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罹難者聯合公祭 願逝者安息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13 二月 2018 08:07

蕭美琴到場致哀:感謝大家的善款 台灣人非常有愛心 不會讓花蓮人孤單

記者阮文彬/報導

花蓮地震罹難者們的聯合公祭大典,昨天正式完成,希望逝者能得到安息,家屬能夠停止悲傷,平靜過新生活。

花蓮縣政府昨天在市立殯儀館舉辦震災罹難者聯合公祭,包括總統府秘書長吳釗燮、行政院秘書長卓榮泰、大陸委員會主委張小月、海峽交流基金會董事長田弘茂,皆到場表示哀悼。

聯合公祭大典除了向家屬表示無限的哀悼,也希望能平復心情繼續生活,畢竟這樣的天災是過去沒見過的,希望逝者能得到安息,家屬能夠停止悲傷。

民主進步黨立委蕭美琴也到現場致哀,她表示,感謝大家的善款,每一分錢都是非常有價值的,台灣人非常有愛心,不會讓花蓮人孤單。

此外,花蓮雲門翠堤大樓於地震中倒塌,二樓漂亮生活旅店的負責人陳光印也到了公祭現場致意,隨後也遭到大批媒體包圍。

陳光印說,對於罹難者與家屬,內心只有不捨與萬分哀痛;感謝政府日以繼夜的救災,也感謝各地善心人士不停地投入資源,大家辛苦了。

美樂蒂來台籌措醫療費罹難 丈夫止不住淚

記者阮文彬/報導

菲律賓籍看護美樂蒂不幸在花蓮地震罹難,家人哀慟逾恆,表姐蜜雪兒(暫譯)日前說,美樂蒂到台灣主要是為籌措先生的醫療費用,她的驟逝讓他難以接受,整天哭,他因車禍導致講話困難,家人只知道他非常痛苦。

來台工作在五月將滿三年的美樂蒂,本打算年底要首度回家看看,卻發生意外,得年僅二十八歲。大她五歲的蜜雪兒日前說,美樂蒂很友善,和大家都好像認識很久,像是媽媽,「我們都很愛她,我們好想她。」

蜜雪兒透過社群網站接受訪問時說,她和美樂蒂家住很近,都在呂宋島東北卡加延省的小村落,從小玩一起,感情很好,直到兩人都分別結婚。

美樂蒂在地震後兩天才尋獲,她可能受困的消息傳出後,蜜雪兒非常著急,在臉書祈禱上帝,盼表妹獲救,但仍傳來噩耗。蜜雪兒說,家人試著向美樂蒂的母親解釋發生什麼事,「阿姨至今無法接受美樂蒂走了的事實」,家裡頓失了經濟來源。

意外發生前,美樂蒂受僱照顧林英明,與林英明的胞姊、近年才和日籍先生回台灣定居的大久保淑珉同住在被地震震垮的雲門翠堤大樓。大久保淑珉表示,美樂蒂的先生在三年前發生車禍,也在台灣工作的阿姨建議她到台灣來工作,賺醫療費。

蜜雪兒說,美樂蒂的先生二○一四年騎車時車禍,造成身體右半邊癱瘓,無法正常講話,美樂蒂死後他一直哭,家人聽不懂他講什麼,只能看出他無法接受打擊的表情。

美樂蒂二○一五年來台灣時,女兒才三歲。蜜雪兒說,「小美樂蒂」現在唸幼稚園,是很漂亮、好學的小女孩;美樂蒂還有一個弟弟,全家以務農為生,為能多賺錢,也種蔬菜。

美樂蒂的弟弟傑生說,美樂蒂的不幸,發生的這麼突然,家人都感到難以承受,「我們非常傷心,大家只能試著強忍悲痛。」

由於美樂蒂的先生也需要照顧,弟弟扛起處理所有事情的責任,近日已有聯繫辦理護照的事情,但是會不會來台灣,目前還沒有做最後的決定。

根據大久保淑珉指出,美樂蒂到台灣後首先在台北當保母,雇主在酒吧上夜班,她白天、晚上都要照顧小孩,做了一年就辭掉;之後被派到花蓮照顧失智症老人,有時會被病患咬、或打,她撐了一年,直到病患有一天拿刀對她,她才離開;接著被派到比她的家鄉還鄉下的原住民部落,只做一星期,然後陸續照顧的兩個老人都過世,去年九月才開始照顧她弟弟。

大久保淑珉夫妻幾年前搬回台灣,她將家裡改為無障礙空間,方便照顧先生,因為空間大,弟弟也同住,因此她和美樂蒂住一起,感情很好。她說,美樂蒂曾跟她說,五月滿三年後能不能先不回菲律賓,耶誕節再讓回去,希望回來再繼續照顧她弟弟,這樣就不用再付一筆仲介費,她先生手術已花了新台幣三十五萬元,她需要在台灣再工作十年,再籌四十五萬元的醫藥費,給先生做腦部手術。

美樂蒂才到大久保淑珉家短短四個月,大久保淑珉說,美樂蒂已經帶給他們很大的快樂,「她真的是很棒的女孩子,很善良、開朗,本來我們家裡都太不講話的,她來之後的第三天、第四天,本來是四十度的燈光,立刻變成一百度,好亮、好棒的女孩子。」

許多在台灣的菲籍看護都為美樂蒂的不幸感到非常難過,外籍看護沒有受勞基法以及勞保保障的問題也再被討論。記者告訴蜜雪兒這些,蜜雪兒說,在卡加延省的生活很簡單,也常常讓她想起孩童時期,大家互相幫忙,跟著父母和親戚在河邊種菜。

蜜雪兒說,即使工作再重,她從沒看過美樂蒂認輸或放棄,她總是很熱心地幫助別人,同時心裡充滿著快樂,「她就像是媽媽一樣,我們都很愛她,我們好想她。」

 

蜜雪兒也說,她希望台灣的政府能好好的照顧菲律賓移工的權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