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被告沒有請律師 可以取得卷宗證物嗎?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11 三月 2018 09:58

案例:

阿忠被檢察官起訴傷害罪,阿忠在法院審理時,沒有請律師,為了在法庭上替自己辯護,所以,向法官聲請交付跟這個案件有關的全部卷宗證物影印本,卻被法官裁定駁回。阿忠不請律師的話,有沒有辦法取得全部的卷宗證物影本?

解析:

阿忠被起訴傷害罪,檢察官起訴時,會把本案相關的筆錄、扣案證物、相片…等證據,一併移送法院。這些證物跟阿中到底會不會構成犯罪,當然會有直接的影響。舉例來說:告訴人在筆錄中指控阿忠在3月9日拿刀砍殺他,造成他右手手指割傷,而且也提出3月10日的診斷證明書,上面確實有記載:右手食指切割傷4公分。

這樣看起來似乎已經罪證確鑿,不過,其實仔細看卷內的另一張3月8日的診斷證明書,卻可以看得出來,阿忠是在3月9日到告訴人家中的,但告訴人卻在3月8日在工廠因為操作機器不慎,右手食指就已經有4公分的切割傷了,難道被告可以在3月9日持刀砍殺造成時空逆轉,所以,被害人在3月8日提前受傷嗎?

這對被告會不會構成犯罪,當然有重大的影響。所以,一定要取得這些卷證的影印本(但也不可能交付證物的原本,不然,萬一被告湮滅證物,怎麼辦?),否則,怎麼在法庭上答辯?

只是現行的刑事訴訟法第33條規定:律師在法院審判中,可以檢閱卷宗、證物,並且可以抄錄或攝影。但是沒有請律師的被告,只能夠請求法院給筆錄的影印本,不能取得全部的卷宗證物。

但其實要請律師的費用很高(雖然也有法扶可以幫忙請免費的律師,不過,也不是每個被告都能夠符合資格),那請不起律師的人怎麼辦?難道這條法律只保障有錢人,沒錢的被告只好自認倒楣嗎?雖然「法律之前人人一律平等」,可是刑事訴訟法的這個條文明顯就已經重富輕貧了。

阿忠向法官聲請閱覽卷宗證物一直被駁回,後來阿忠不得已只好向大法官聲請釋憲,終於大法官會議作成釋字第762號解釋宣告刑事訴訟法第33條第2項違憲,理由是:憲法第16條規定人民有訴訟權,就是為了確保人民有受公平審判的權利,依正當法律程序之要求,刑事被告應享有充分的防禦權,這當然包括知道全部的卷宗證物,才能受到公平的審判。

所以,在刑事案件審判中,原則上應該讓被告可以用適當方式適時知道卷宗及證物的全部內容。而刑事訴訟法這個條文,剝奪了沒有請律師的被告直接獲知卷證資訊的權利,已經妨害被告行使防禦權,違反憲法第16條保障訴訟權的正當法律程序原則,必須要在1年內修正,逾期不修正的話,以後只要被告聲請,並且預付費用後,法院就必須要給全部卷宗及證物的影印本。

法院實務上,已經這樣運轉了數十年:只要被告沒有請律師,就只能聲請到筆錄的影印本,沒有辦法印證物(診斷書、相片…),這樣對被告很不公平,而且這是一個很淺易懂的道理(為什麼有錢人可以,窮人就不行,法律顯然不公平!),但司法就像一灘死水,只要法律這樣規定,從來沒有任何人會去懷疑這條法律有沒有問題?或者就算懷疑了,也不會主動替被告聲請釋憲,數十年來不知有多少人在此「遇害」?希望這樣的事件,不會再重演!

 

撰文:李殷財律師(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阮文彬‧江思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