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新聞媒體出路何在?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12 三月 2018 07:18

方圓

傳統媒體,尤其是如報紙、雜誌等紙媒,近年受到網路及社交媒體影響,廣告收入大幅下降,紛紛企圖轉型求生。除傳統紙媒網路、數位化外,這幾年的新興媒體更是直接放棄紙媒,如端傳媒、報導者、上報、民報等,香港壹傳媒集團旗下雜誌壹週刊也在8日宣布,紙本將停刊,全面轉攻數位市場。媒體數位、網路化雖是不可逆的趨勢,但線上營利的經營模式卻還處在摸索階段,媒體的未來將會如何?小型媒體又將如何在夾縫中生存?仍未有答案。

目前台灣的媒體,無分新興網路媒體或傳統紙媒,主要都還是由特定的金主(投資人)投資。不過,有幾家獨立媒體如苦勞網、焦點事件及公庫則是採取小額募資、定期定額捐款的方式運作,但因為受眾重疊性太高,捐款遭稀釋,撐得辛苦,去年紛紛傳出「告急」,雖在讀者加碼捐款下挺過難關,但後續如何仍在未定之天。

至於端傳媒,堪稱目前兩岸三地最優質的網媒之一,在幕後金主撤資後,則是改採「付費牆」(Paywall)的方式維持運作。許多消費者已經習慣免費取得網路服務,免費看新聞、免費聽音樂,甚至免費看電影,但誠如美國俄勒岡大學新聞學教授兼杜氏數位新聞中心的研究人員Damian Radcliffe所說的:「Netflix 和 Spotify 等服務有助使用者養成為數位內容付費的習慣,他們過去經常免費取得線上服務。」付費牆有好有壞,好的是內容有價,逼迫讀者必須付費才能閱讀,但缺點是會降低觸及率與影響性。

另一種方式則是透過線上募資平台,希望能夠藉著向對特定議題新聞有興趣的民眾進行小額募資,來製作專題報導、或辦雜誌或創立線上新聞平台。台灣目前專門為新聞報導專案而設立的募資平台,大約有「weReport調查報導公眾委製平台」和「SOS新聞募資平台」,也有些寫手在flyingV募資,堪稱蓬勃發展。例如《眉角》在2015年初透過SOS平台,在短短時間內就募得485萬元的啟動資金,本報主筆宋瑞文在weReport也持續透過提案募資撰寫專欄,隨專案大小資金設定約為8至12萬,募資成效也不錯。

「群募新聞」(crowdfunded journalism)最大的意義,應該是使新聞媒體無需再依靠大財團、廣告商或特定金主來生存,因此能享有更大的編輯自主權,在報導時也無需顧忌會不會得罪廣告商。不過,相反而言,採取群募的編採團隊也必須要有一定的公信力,產出的新聞亦需有一定品質,才比較有可能募集到資金,財務更需透明化、甚至民主化,因為你的股東現在是數千或數萬名出錢的公眾。

這遂產生了另一個弔詭,原先許多媒體人之所以從主流大媒體出走,到獨立媒體、新興網媒,就是為了捍衛新聞自主權,但群募、或打賞制反而出現了另一雙伸向編輯檯的手:付費的讀者。例如採取小額定期捐款方式運作的苦勞網,就遇到讀者不滿某新聞的露出,而出現停止扣款潮。

整體而言,藉著群募而募資成功的媒體不是沒有,但媒體要長期經營,需要有穩定的資金,群募目前看起來只能做為「啟動基金」,例如《眉角》在資金燒光後即宣布停刊。至於依靠讀者定期定額、小額捐款或付費牆的方式是否能成為穩定的資金來源,目前也只能說大家都還在嘗試,沒人有明確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