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公司法》大翻修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三, 14 三月 2018 08:28

雲飛揚

有投資股票的股迷們都知道,要賺快錢的撇步之一,就是每年的董監改選行情。公司派與市場派為了爭奪經營權,鎖定某檔有題材的股票用力的買,雙方爭奪有限的籌碼,於是便拉升了股價,也不管該公司歷年的殖利率好不好、每股盈餘究竟賺了多少錢…不理性的市場行為,給了炒短線的投機客海撈一筆的良機。

若一家公司的股權當中,董監持股過低,代表自己內部人都不看好自家公司的股票,要靠其他法人或外資幫忙抬轎,同時若該公司有大筆土地資產,也容易淪為被市場派覬覦的對象,像知名的大同(2371)在《公司法》修改後,很容易成為市場派狙擊的目標,截至2017年12月統計,其董監持股比率僅7.62%。直言之,因《公司法》已被列為立法院新會期的優先法案,未來修正通過後,上市櫃公司的經營權大戰將進入一個全新的時代。

過去《公司法》多偏向保護公司現行的經營權,但修法通過後,公司派與市場派的攻防武器趨於對等。檢視本次與股務有關的3項重要修改:首先,取消董事會資格審查權,以資格不符為由,恐將成為歷史;其次,股東名冊不再是公司派專利,目前各公司召開股東會必須有停止過戶期間,才能認定哪些人的持股是有效的,「認定」為系爭之點;再者,過半股權可自行召開股東會,目前外資持有高科技公司股權過半的情況頗多,未來若這些外資聯合起來,召開股東會要換掉公司經營層或要求多配發股利,恐難定紛止爭。

不過,修正之後的《公司法》對投資人也有好處,為增加公司的經營彈性,未來公司可分期中及期末兩次分配股利。只不過,新法罰則太輕,難杜亂象是真!雖然《公司法》增列許多對市場派有利的規定,但處罰太低恐成具文。例如,公司派不將股東名冊交給市場派,或仍故意以各類理由剔除市場派所提之董事候選人名單,頂多只處新臺幣24萬至240萬的罰款,這與動輒牽涉至少上百億的資產相比,不及九牛之一毛,似乎無關痛癢的變相繳交保護費吧!良善美意還是難以達成。看來,經濟部有必要考慮將罰款額度上限再斟酌吧。

昔日人人稱羨的獨董,多有被酬庸的聯想,畢竟,董事長不會找一個處處與之意見相左的人來擔任獨立董事,也因此獨董原本的監督角色往往淪為形同虛設,尸位素餐不乏其人,如今在新法框架之下,因權責不相稱(沒持股、權力大),獨董淪為股權爭奪工具不難想像,像昔日台新金與財政部爭奪彰銀經營權便是顯著例子,台新金雖二審在高院獲得勝訴,但財政部也提上訴,案件仍在最高法院審理中。未來獨董的法律責任加重,加上待遇普遍不高,想出任者恐要有自知之明,小心別被違法的公司經營層所牽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