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演奏揚琴 阿揚的人生與父親連結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17 三月 2018 13:08

記者江思婷/報導

在花蓮監獄服刑五年前的阿揚,在獄中痛改前非學起揚琴,阿揚告訴母親他用心鑽研學習揚琴,母親才告訴他,他未曾見過面的父親生前就是廣州、香港揚琴冠軍老師,這一年阿揚已經三十二歲,透過揚琴,他的生命與父親有了連結。

出生後就沒有跟父親見過面的阿揚(右圖),生活中只有外公、外婆與媽媽,父親的角色在成長過程中缺席,阿揚不以為意,因為外公與外婆給他滿滿的愛。

年輕時犯下重罪,讓阿揚在二十多歲就入獄服刑,五年前阿揚轉到花蓮監獄開始學起國樂,但不知為何他只挑選揚琴,花蓮沒有揚琴老師,他都是靠家人寄樂譜揣摩,開始學習揚琴。

阿揚昨天在監獄以揚琴演奏「愛的可能、時間都去哪兒了」歌曲,通過台下三名位評審「OK」舉牌,取得街頭藝人執照。

阿揚說,年輕時不懂事,逞凶鬥狠擄人勒贖犯下大錯,遭重判二十七年有期徒刑,因監獄內的這台揚琴,讓他重拾人生方向,也才知道身上流著揚琴大師的血液,希望考取執照後,有一天出監後可以到醫院、養老院演奏撫慰人心。

阿揚說,入監服刑邁入第九年,就讀大學時因沉迷網咖、酒店,在網路結交到壞朋友,路走偏了以為賺錢是人生目標,參與擄人勒贖、強盜案被警方逮捕,當時法官考量他後來釋放被害人免於死亡,與被害人達成賠償和解,判他二十七年有期徒刑。

五年多前阿揚轉到花蓮監獄服刑,因參加監獄的團康活動,無意間發現器材室放著一台塵封已久的揚琴無人使用,沒想到一碰之後發現竟能奏出美妙樂章,於是開始透過母親的探視時間請她在網路上幫忙找如何演奏揚琴的資料,靠著網路資訊自學,慢慢學會了演奏揚琴。

監獄教誨師蔡輝煌說,阿揚在獄中頗有樂器天份,花蓮有古箏老師,但沒什麼揚琴老師可以教導他這樣樂器,沒想到他靠自己摸索,竟可以讓這台塵封已久的揚琴,演奏出令人動容的生命之歌。

阿揚說,他的本名有個「揚」字,其實是有緣由的,這個身世之謎直到二年多前,他開始學習揚琴後母親才告訴他,生父是大陸廣州及香港的知名揚琴大師,曾在揚琴大賽中獲獎無數,但他一出生就未見過生父,至今生父仍是下落不明。

阿揚說,小時候只從照片中看過父親的樣子,接觸揚琴後,才知道遺傳了父親的音樂天份,在人生轉彎的地方,跟父親喜愛的揚琴相遇,這是一份感動與珍惜。

阿揚懺悔的說,年輕不懂事逞兇鬥狠一時糊塗犯下大錯,入監服刑後,他才開始思索不該讓愛他的家人擔心,將來有機會假釋重新出社會,要去養老院、醫院演奏揚琴重拾人生關懷弱勢,用音樂帶給大家心靈上的滿足跟安慰。

阿揚感謝花蓮監獄典獄長葛煌明與文化局給他機會,讓他順利考取街頭藝人證照,他開心要與母親分享,謝謝未曾見面的爸爸,終於在揚琴的樂聲中,找到跟父親的連結,他要成為更好的人,感謝社會對他的接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