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陪伴父母的子女 先得利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02 四月 2018 08:25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阮文彬.江思婷

根據O時電子報報導,婦人甲與丈夫接連生下7名女兒(以下簡稱乙),年紀最小的兒子(丙)備受疼愛,兒女成年後,7名女兒雖已嫁為人妻,也都會定期回家探視雙親,但在母親過世後,身為獨子的丙卻表示,母親晚年生病時姊姊們都漠不關心,甚至恐嚇看護不要照顧母親,因此母親立下遺囑說「女兒們都沒有來看我,我的財產不給女兒們繼承。」

乙非常不滿,認為2007年爸爸過世時就將所有土地都給弟弟,如今媽媽過世又將遺產獨留弟弟,因此決定打官司爭取繼承分配遺產。

為了爭取父母遺產,導致兄弟姊妹失和,對簿公堂的案件,於今的法院實務,屢見不鮮。把累積數十年的手足情誼,為遺產繼承,毀於一旦,真是情何以堪。

猶記得多年前曾經接辦一件父親中頭彩,3子之1丁得知,旋即辭職回故鄉照顧陪伴老父。其他兄弟心想,老父有人照料,放心在外地工作。嗣後老父往生,渠等回來辦理後事後,對父親所遺留的祖產房屋要辦理登記,另以為父親必留有許多現金,要來分得之際,卻發現均為弟弟登記,老父的存摺已空。

俗謂「近水樓台,先得月」,與父母同住一起,較亦取得老人家的歡心,更容易接觸父母的財產,是為人情之常。我告訴委託人,如果沒有違法的證據,要爭遺產有其難度。

該案幸被我從其父親的病歷找出,其老父往生前已生病住院,而有意識不清的證據。是時丁趁機盜領父親存簿內的錢,因此提告丁偽造文書及詐欺罪。最後委託人才獲得數百萬元的和解金。看倌們!本件為何老父的財產全為與父同住的兄弟所取得,應不難猜解吧!

言歸正傳,本件子丙在母親甲晚年生活最需要照顧時,至少願意親自與母親同住照料(是否真心難以得知),衡諸老人家心裡,當然感受最深,進一步覺得丙最孝順。倘若老母親丙又有嫁出去的女兒 ,如潑出去的水之舊思維,或重男輕女的觀念,難保老人家不會有私心的將遺產悉數留給兒子丙啊!

此外,丙若有私心,亦不無可能慫恿老母甲將其財產留給他,而老人家「耳朵輕」,經不起甜言蜜語、慫恿下,極可能依據兒子丙的話,將全部財產留給丙。此實為無法留下來照顧母親的女兒們乙,所無法防範的,乙與甲不同住一起,可謂處於頗為劣勢的情境。此時遇到有心的丙,焉會不發生遺產的爭議呢?

本件相信丙會與甲協商寫下遺囑,謂「女兒們都沒有來看我,我的財產不給女兒們繼承。」這一句話,勢必有人指點,而該人應該不是高人。

諒丙應已先請教他人,如果母親生前贈與不動產的話,會課以高額贈與稅,又為了想獨得遺產。因而,出此下策,求助高人指點,然該高人一知半解法律的規定,誤以為讓甲寫下上開遺囑,即可排除女兒們出來繼承分取母親甲的遺產。

殊不知,母親認為女兒沒來探望她,依諸常理與客觀事實,實難認為成立民法第1145條第1項第5款所規定的「對繼承人重大虐待或侮辱事件,經被繼承人表示其不得繼承者。」,而符合法定喪失繼承權之原因。

從而,本件母親甲所立遺囑已侵犯姊姊們的遺產特留分,因此,姊姊們可以對丙提起侵害特留分的訴訟,請求法律上可得繼承的遺產,丙無法單獨取得母親之遺產。

 

遺產常常是親人生前辛苦作為而得。對於繼承人而言,實是不勞而獲,自天上掉下來的禮物,能繼承得到的是多得的,何須貪得無厭,全收歸於己呢?為了遺產,卻壞了手足之情。然而反過來說,子女在父母年邁時,真心加以陪伴,使其走完一生,得到最後孝心的,多一點遺產利益,似不為過。然而,最讓人痛恨的是虛情假意,為霸佔父母親全部遺產,不依據法律規定的違法繼承人,當然其他繼承人應據理力爭,不惜與之對簿公堂,世上才有公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