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小公務員的悲哀!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09 四月 2018 15:52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阮文彬.江思婷

甫近某鄉公所鄉長、職員貪瀆案件二審宣判,我為一位約僱人員辯護,幸運獲得慈悲胸懷法官的憫恕,從應該入獄的刑期,減為緩刑宣告,當事人深表感謝。
話說接案時,已是在起訴以後的事,看了起訴書,眉頭不禁一皺,基於多年辦案經驗發現,案情單純,被告無變更罪名的空間,亦即只能求情。
我向被告據實以告,這案件你有自白,最低刑度 2年8個月,除非遇上慈悲法官。而依據經驗,一審的法官不易適用刑法第59條情堪憫恕減輕其刑,你有無機會不要被關,還是向神祈禱吧!
被告聽我這麼誠懇的告知未來可能的判決結果,在年輕的稚嫩臉龐上,顯現出無奈與無辜的眼神。我也只能勸他,先放下心頭的壓力,畢竟在判決以前,日子還是要過,讓自己輕鬆一點。
不過在旁的母親聽聞,森七七的說,真後悔讓他這麼年輕進公部門,沒有經驗,又不知道如何抗拒外來的壓力,希望我能幫忙,讓她的孩子不要入監獄。唉!我嘆口氣,也只能勉強的承諾,請她不要煩惱,我會盡力就是了。其實,我明白,心中已經壓著一塊石頭了。
我閱完了全卷證資料以後,發現該工程最初設計就有一些問題,承包商無法如期完工,延誤工程,有其原因。但是,契約卻規定了工期,遲誤的違約罰款,包商無可卸責。
至於,被告的問題在於他年輕,且只是公所約僱人員,卻要臨時從協辦變成正式承辦人員,在經驗上絕對欠缺。當工程結案未能完工,已然逾期多時,依據合約應課以違約罰金。不意竟有民意代表施壓,上級長官亦來關說,年輕人實在不知所措,復礙於長官、民代壓力,而未依規定對承包商辦理罰款,終究這樣圖利廠商的事,還是被查獲。
因為被告未依規定,違背職務未課廠商罰金,依貪污治罪條例違背職務圖利他人的犯行,證據確鑿,因被告在偵查中即認罪,犯後態度良好,看他臉上顯現淡淡的哀傷,會讓人覺得很無辜,值得同情。我心想,如果我是法官,將會適用刑法第59條減輕他的刑度,給他緩刑自新的機會。
話說該案正式進入刑事調查後,我的辯護主軸還是以哀兵姿態,請求法院給予從輕,以被告自白,及犯行情堪憫恕酌減兩道刑期。其實,心中完全沒有把握能說服一審法官啊!
最後審理判決結果,果然未加適用刑法第59條,其理由略以,「性被告身為公務員,本應奉公守法、廉潔自守,善盡其職責,卻明知違法而以於其主官監督之工作上利用虛偽記載文書之方式,隱瞞公共工程未能完工之事實,包庇廠商逾期繼續施工,其所不當甚明,且影響公眾對公務員依法公平處理事務之觀感,是縱被告有坦白犯行、素行良好、未從中獲得任何利益等情狀,僅可為法定刑內從輕科刑之標準,不得據為酌量減刑之理由,故被告之辯護人為其主張其犯罪情狀顯堪憫恕,應依刑法第59條之規定酌減其刑,礙難允許」。
判決結果沒有出現奇蹟,被告有些許的失望,也只有安慰再安慰,要他不斷的向神禱告,祈求庇佑,二審能遇到慈悲的法官。於是,被告繼續提起上訴,我則硬著頭皮,迎接未來不易的辯護旅程。
這種貪污治罪條例的案件,有時候是出於公務員的無奈,情有可原,或小貪心,所得金額微少。然而,只要貪污犯罪,無不是重罪,在情輕法重的情事下,不予減輕其刑,將會被判決入獄,有的法官實在判不下去。因此,應用刑法第59條來減輕其刑,讓初犯又情節輕微,態度良好,復無前科的被告有自新機會,加以引用,尚非少見,亦符合人民的法感情。
本件最後在二審辯論時,我亦持相同的辯解,祈請法院給予年輕不懂事的被告一個緩刑的機會。
最後宣判,心中忐忑不安,沒想到宣判結果,被告竟然是被判決緩刑,令我喜出望外,也感恩合議庭的悲心。
其判決理由略以:「查被告係以約僱人員名義於鄉公所建設課任職,並無主辦工程之經驗,證人辛於本院證稱其於鄉公所任職時,被告係其協辦人員,其於100年10月24日遷調其他機關時,鄉公所之工程案件甚多,包括○○溪產業道路改善工程在內之諸多工程,均改由被告繼任主辦,而同案被告甲具有民意代表身分,被告年紀尚輕,甫接手鄉公所公共工程之主辦一職,即需負責諸多公共工程業務,缺乏主辦經驗,工作壓力甚為龐大,又遭受民意代表施壓,於此多重壓力下,因而以虛偽記載及行使登載不實公文書之方式,隱瞞公共工程未能完工之事實,其本人並未從中獲得任何利益,依其犯罪情狀,顯可憫恕,認其所犯貪污治罪條例之圖利罪經依同條例第8條第2項前段減輕其刑後,及所犯刑法第216條之行使不實登載公文書罪,科以最低刑度均仍嫌過重,爰依刑法第59條酌減其刑。」
被告得到判決緩刑宣告,無庸身繫囹圄,頗為高興。但是,這貪污罪的加身,恐怕影響其未來當公務員、選舉民意代表的機會。在此來個法律宣導,刑法第21條規定,公務員依法令之行為,不罰。依所屬上級公務員命令之職務上行為,不罰。但明知命令違法者,不在此限。因而,本件被告是不可能在明知命令違法猶執行下,躲過刑責。
個人以為,小公務員遇此情狀,似可上簽呈載明,指示之事,有違法之嫌,歉難遵辦。倘若非要執行,請改分他人辦理,或請調他處。「寧可抗命,也不要違背法令」,否則,日後不免調查員等著和你見面,屆時後悔就莫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