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縣府遭痛斥手法霸道、浪費公帑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17 四月 2018 09:01

民代、學者、環團強調193線拓寬必要性、適法性、交通瓶頸、環境調查、土地徵收等疑慮都未解

花蓮縣議員

 

莊枝財:增加徵收6成土地 經費在哪?

花蓮縣議員莊枝財表示,花蓮縣財政支出80%來自中央經費的挹注,縣府本身的經費根本就不夠,自從傅縣長上任以來將近8年多了,浪費很多的建設經費,例如香榭大道,縣府硬要用大理石,花了6億多幾乎都是縣政府的經費,中央只補助2億多而已,像這個例子就是亂花錢。尤其193道路,本來要開闢這條道路因為影響到防風林,所以它現在西移了將近8成,所以西移以後土地都要徵收。目前行政院沒有要補助經費,增加徵收土地6成多,這都需要地方政府的經費來支出,不知道花蓮縣政府如果要開闢這條道路,經費在哪裡?到目前為止沒有說明經費的來源,要如何來做呢?尤其傅縣長任期剩8個月而已,這樣的重大政策我希望留給下一任縣長再來決定,呼籲縣長對本案能三思,尤其花蓮縣從山腳下到海邊腹地這麼小,我們需要這麼多道路嗎?尤其今天又新闢這條193線道路還沒有經過環評,一定要做嗎?我再次呼籲傅縣長,你是拿香的、你是拜拜的人,我們知道佛教有因果關係,如果是這樣的事情我們希望為後代子孫留一些比較乾淨的環境。

東華大學教授

 

戴興盛:錯誤決策 傷害七星潭觀光價值

東華大學教授戴興盛表示,我們大家站出來質疑縣政府關於193線的決策,是因為我們認為縣政府做了一個錯誤的決策,七星潭是花蓮人共同的心靈的故鄉,也是花蓮人最重要的觀光資產,世界各國對於這麼美麗這麼重要的觀光資產,符合長遠利益的態度,都是要善加維護而不是破壞它,今天縣政府不但沒有想辦法好好維護他,甚至要在旁邊開一條大馬路,從而傷害它長期的觀光的價值,嚴重違反了花蓮縣民長期發展觀光的利益,這絕對不是長期發展觀光的正途。

 

花蓮縣現在愈來愈倚重的國際觀光客,他們主要是透過公共交通工具來花蓮,到花蓮縣以後必須倚賴縣內公共交通工具才有辦法到縣內各觀光景點。為了因應這趨勢,意味著我們花蓮縣境內跟觀光有關的運輸設施必須要徹底的改善,才有可能避免再次發生像前不久清明連假整個花蓮大塞車的狀況,我要再次強調這樣的大塞車是花蓮人共同的憂慮,但它絕對不是透過拓寬馬路能夠解決的,因為汽車成長的數量會遠超過道路的容量,因此就知道是必須改善公共交通,因此我們鄭重呼籲花蓮縣政府暫停這個計畫,同時要根本性的去思考整個花蓮縣對內對外的公共運輸措施,有效提出公共運輸改善方案。

好好享想論壇發起人

 

賴威任:硬要拓寬人煙少道路 匪夷所思

好好享想論壇發起人賴威任表示,花蓮縣政府已明確知道及承認,拓寬193線對紓解蘇花改車流其實是沒有任何幫助,一是用路人的習慣,除非是原本就想要去七星潭,若是要進入市區,不必冒著經過七星潭增加更多塞車風險;二是根據交通顧問公司的調查,1年之中只有20多天有塞車的可能,其餘時間車流都可以很順暢,縣府硬是要花上億元拓寬一條人煙稀少的道路,令人匪夷所思。事實上,最具迫切性的,是花蓮縣境內大眾運輸系統建置需要全盤的整體規劃。縣道193所在的新城鄉,其區域內包括像是DRTS等大眾運輸也應該一併考量。此外,193線拓寬案幾乎是一條新的路線,需要徵收的土地勢必較原先規劃更多,相信經費也會從原先的7億向上攀升,把這些錢用在提升大眾運輸應是更好的選擇。

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執行長

 

張卉君:看見執政的顢頇 利益結構深植

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執行長張卉君表示,參與193線拓寬案一路走來,看見執政的顢頇與利益結構的深植,也反映出公民的力量和純真。黑潮針對本案的生態問題不斷呼籲、多次提出糾正,如今送大會的報告書,環境資料仍然沒有補齊,開發單位以符合法規為由,認定105年的調查足以交代,漠視近兩年的環境改變,以及新闢道路範圍已西移,更罔顧環委的要求與民眾的指證。新闢道路8成不在原縣道193上,當初的施測點是否足以當背景值來做比較基準顯有疑慮,足見縣府無視花蓮多次受風災、震災影響,忽視其環境區位獨特性而強行開發,罔顧人民生命安全,讓人懷疑其急欲開闢道路背後的用心,我們強烈呼籲環評委員退件,不要為拓寬才會安全、拓寬才不塞車的假議題背書,製造更多環境難民。

義務律師

 

陳憲政:全段都應該審查 否則程序違法

義務律師陳憲政指出,該案的環評非常弔詭,依照環評法16之1條的規定,任何開發案的環評通過之後3年後沒有開工,就要環境現況差異分析。105年時開發單位縣政府,用規避的方式把193分為北中南段,南段先送件,當時南段已經通過,北段當時就決議暫緩拓寬改善,本來21.7公里全段都要環現差審核,按照環評法規定如果環現差沒有通過是不准開發,所以按照邏輯既然先送了南段,我們就會推定說北段應該就不開,可是縣府切開之後,南段送了然後再說沒有關係,北段另外再送,而北段送的是還差程序,不是環現差程序,這兩個有很大差別,環差程序就是可以一直補件補到通過為止。更弔詭的還有第9次審查的新闢方案中,有80%新闢道路,但縣府一直說起點終點在北段來講都一樣,沒任何改變。我們強烈質疑這樣的環評程序是有很嚴重瑕疵存在。按照環評法16之1條規定,全段都應該環現差審查,並且通過才可以開工,不然我們認為這樣的程序是違法的。

地球公民基金會專員

 

詹壹雯:縣政府霸道手法 增加全縣負債

地球公民基金會專員詹壹雯痛批,根據《行政程序法》所示,開發行為應有助於達成開發目的;並符合最小侵害原則。但是縣道193線拓寬案的開發目的從觀光遊憩功能,到紓解蘇花改車流、變成緊急維生道路,開發目的一變再變,只有「執意拓寬」這個開發行為沒有改變,如何證明開發行為能達成目的?而新闢路線高達62%以上是私有地,地主還要等環評通過才會被告知,這有符合最小侵害原則嗎?民眾質疑8成以上不在原193線上的新闢道路,竟由縣政府自己認定仍屬於原計畫範圍,完全是球員兼裁判打假球。縣府鑽法律漏洞不只一樁,105年時,刻意將原計畫總長21.7公里切割審查,以0~16.5K「暫緩拓寬改善」的說法,故意讓193線南段(南濱至光華)段先通過,目的其實是要漸進式地一段一段拓寬,並藉此規避環評法施行細則第37條和環評法第16之1條應該針對全段21.7K進行「環現差」的規定。縣府在法規上左閃右躲,屢次先斬後奏、增加全縣負債又無視民眾權益的霸道手法,大家不應再忍耐,我們要求縣政府撤銷本案,也呼籲環評委員於審查時做出退件決議。

幸福193聯盟總召

 

譚凱聰:縣府虛擲公帑 縣民不應再隱忍

幸福193聯盟總召譚凱聰表示,當環差程序已來到環評大會,好像要告一段落的時刻,但花蓮民眾在生活中對拓寬案的實際檢驗,才正要開始。從南段拓寬計畫超支延宕、漁場街動工影響居民生活,到清明連假車潮都沒塞住台9線的實例,在在反映出開發單位聲稱的拓寬必要性與交通流量預測是脫離現實的,是一個無理、擾民甚至將導致全縣負債的計畫。幸福193聯盟邀請所有花蓮人以接下來2年的時光,見證去年環評委員口口聲聲希望人們尊重程序,最後放行的計畫,其成果是否有資格獲得人們的尊重。

 

縣政府不顧花蓮縣財政困窘,執意浪費7億元拓寬縣道193,根本無助於解決市區塞車問題。綜觀縣府多項亂撒錢且具爭議的施政,諸如:香榭大道、太平洋觀光燈會等,看不出對民眾生活的長遠助益,還增加縣民全體負債。縣府譁眾取寵、虛擲公帑的惡習,花蓮人不應再隱忍。我們呼籲縣政府回頭是岸,正視花蓮整體交通規劃與民生需求,不要再浪費人民血汗錢亂開路。同時要求縣政府撤回縣道193拓寬案,省下7億元經費,將資源投注在更具急迫性和必要性的公共建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