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只要我喜歡 有什麼不可以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四, 26 四月 2018 07:42

陳海天

美國本土於2001年9月11日遭受蓋達組織恐怖攻擊後,美國及許多國家都加強安檢反恐措施,但美國校園槍擊案卻仍接二連三的發生,並造成嚴重傷亡,學校師生與家長為此惶惶不安,已引發對槍枝氾濫的強烈批判與抗爭。

然而,在美留學的臺灣藝人孫鵬、狄鶯之子──孫安佐,3月底被爆出向1名同學透露,計畫5月1日在其就讀的上達比鎮天主教高中發動攻擊。當地警察據報後,前往孫的寄宿家庭搜索,赫然發現孫的房間藏有防彈背心、十字弓、瞄準鏡、9厘米手槍子彈等物品,宛如1座小型彈藥庫。孫安佐隨後遭到逮捕,幾天之後,警方又在他的住處搜出更多「武器」,包括225發散彈槍子彈、663發9厘米手槍子彈、295發AR-15步槍子彈、425發AK-47子彈,以及其他類型子彈等逾1600發。

在美國賓州,只要有「恐嚇意圖」就算違法,而在他被關押的20多天期間,美國又發生2件校園槍擊案,攻擊武器都使用AR-15步槍。當地法院於美國時間昨天上午就孫案首開預審庭。孫家所聘的律師團可能主張放棄聽證會,俾直接進入下一個審判階段,被告可以選擇「認罪協商」,既可以避開媒體注目,加快案件的進行速度,刑責也可能談得比較輕。

無獨有偶的是,日前有媒體報導,3名臺籍女子,去(2017)年4月18日佯裝觀光客進入日本京都市的二條城,並在日本政府指定為國寶的「二之丸御殿」等處所撒放類似焚香的茶色粉末。隨後立即返臺,日本警方後來查出她們的身分,旋即以「建造物侵入罪」罪名發布通緝。事隔1年這3人本月18日再度入境日本成田機場時被警方逮捕。她們供稱是因宗教理由,聲稱要「淨化死者靈魂」,所撒的粉末是香灰。

這兩則躍登國際媒體版面的新聞事件,令人想起1990年代由藝人李明依所拍飲料廣告片中的一句「只要我喜歡 有什麼不可以」,雖然廣告商意在誘發並刺激消費者的購買慾,但卻也間接鼓勵了國內年輕人曲解法治精神濫用自由的行為。

現代人生得少,幾乎每個孩子都是家中的「寶」,父母對子女的愛天經地義,但是過於寵溺則會害了孩子,無論是孩子的人格發展或人際關係,大多會帶來負面影響,養成子女對父母過度依賴的習慣,以致「媽寶」充斥,孫安佐事件只不過是許多現代富有家庭中的現象之一,過去像酒駕肇事致3人死於非命的「葉少爺」、在飯店房間開毒趴釀成小模少女毒發身亡的「土豪哥」…等,都是家境優渥,從小就備受父母百般呵護,長大反成不思進取、惹是生非的麻煩人物。

而3個臺籍婦女在日本的怪異行徑,反映的不正是臺灣這些年來過於強調「人權至上」的個人自由主義,司法無視被害人感受,逐漸對法律鬆綁、寬待「加害人」的氛圍正與日俱升,也不乏政治凌駕司法的案例,318學運中有如「紅衛兵」的學生占領行政院都可獲撤銷告訴,占領立法院也沒事。

人們可能要反思了,到底「自由」幾許?「正義」何在?社會大眾是否還要繼續容忍「利己害他」的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