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美好都市文化的表徵從廁所開始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29 四月 2018 13:15

陳文奎

日前與朋友談及我們的廁所文化議題,如:找不到逛街時的方便處;就是找到了,也要遍尋很久;有時公用的廁所,整潔的不少,髒亂的也很常見…。

對一個建築人來說,也曾到國內外旅行、開會,這雖然是一件小事,但也值得我們當成一件大事來看待。因為有言是「見微知著」,在日本等國家,從他們的廁所,就可以看到這處人家或組織的文化水平在哪裡,可以深度地去體認其待人處事的態度為何?而後決定與其互動的策略或價值選項為何者?甚或決定是否與其交誼?

事情從台灣於民國62年的第一次石油能源危機開始,那時石油大漲,土地日日有漲無停,就是石油的相關產品亦是。有位住在梨山的朋友,是「老芋」的退休榮民,他將山上的廁所改造,由掏取糞坑式,改建成沖水馬桶式,亦自備一座大型的汙水池,做為發酵後的蔬果灌溉用和有機肥、化學肥並用。古云「書中自有黃金屋」,「老芋」的朋友娶的太太是台中果農的美女,想不到太太的父親到山上住一陣子度假,竟說他老人家用不慣新式的沖水馬桶,懷念起半個世紀前的掏取糞坑式廁所,一面蹲著可以一面抽香菸,整個廁所間藏著濃濃的菸香味。因此其家中另一處待改建的掏取糞坑式廁所就留下,專供岳父大人使用。

這段插曲成為大家茶餘飯後的笑話,這就是生活,也是文化。一切習慣就好,無所謂好與壞。

在人口密集的地區,尤其高密度的都市,掏取糞坑式的發酵臭味漸被取代,台灣的鄉下也少有了。在大陸的絲路,因年下雨量每年平均不到17釐米,在雨量極少的非綠洲地方,則在絲路大道旁的廁所,在大號下方為乾燥的土坑,居高臨下又在太陽曝曬之下乾硬迅速,臭味不久即消失,人人感到很平常,不能說人家是落伍,此乃在地的特性。

今天台灣沖水馬桶的廁所多多,重視的又有幾許?在台中市有一所賣書的大書局,樓面有3層,其面積約在300坪,鄰近車站。其廁所開放後,又以有顧客將書本丟入高高的水箱內為理由,而逕行關閉。因此顧客則到隔壁的超市使用,但不久後,該超市又以沖水馬桶阻塞為由,長期關閉,因此顧客之後只好轉移到更遠的車站或賣場的地方消費兼一時方便如廁。

我們曾電詢地方政府的建管、環保、經發局等單位,得知目前法規無明定賣場、商店,在一定面積以上的,需有廁所的規定,所以方便的問題只有市民上街時,自行設法解決。

試問,這不正是如同市民上街,找不到停車位,而政府施政卻不以公用地興建停車場或獎勵私人投資興建停車場一樣?政府的存在是為人民解決難題,否則其存在又有何意義呢?孩童或老人家因而憋尿、或尿失禁,甚或引發攝護腺發炎,就有如上街停車,稍不小心,就挨處罰的一樣可悲!

 

甚至我們今天廁所多的是可以在密閉戶採光通風,卻多不開設;又或者廁所不設清潔口,以致塞住時難清理,或為了被塞住而索性關閉廁所,真是何其怪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