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束手無策的毒品防範 淺介毒品法庭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07 五月 2018 08:00

曾泰源律師/撰文

記者江思婷‧阮文彬/整理

筆者於80、81年間擔任台灣花蓮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時,任行政院長的連戰先生鑒於毒品危害社會的嚴重性,向毒品宣戰。當年我因承辦煙毒案件專股,在警、調配合下,戮力掃蕩毒品,固將施用四號毒品海洛英的人ㄧㄧ送入監獄,花蓮吸用海洛因人口減少許多。然而,當年安非他命的販賣、施用案件,卻取而代之,迄今猶抓不勝抓。

尤有甚者,爾今台灣社會新興毒品,卻如雨後春筍般的冒出,愷他命、Fm2及各種不同的毒品,吸引年輕族群,毒害社會,益加嚴重。

昔日政府對於毒品的防制,歷經幾任總統皆非常重視毒品氾濫的現象,極力推動反毒政策,不遺餘力。乃至今日,小英總統在520上任的第一件重大宣示,就是在6月3日的全國反毒會議上強調:「毒品防制是政府第一要務」。

然而,多年來警政單位及檢調共同努力查緝並掃蕩毒品的成效雖然斐然,卻仍無法阻止毒品案的攀升,也意外衍生毒犯塞爆監所的窘況。監所人滿為患的情況,已成為政府另一頭痛的難題。

因此,有立法委員呼籲降低假釋門檻,紓解監所壓力,姑不論是否妥適,個人認為實際上,無解於不斷的毒品犯罪。

更應檢討的是,司法把那麼多販賣、施用毒品之人關起來,有無降低再犯或遏止毒品案件的效果?如果沒有,那麼司法還有無良策,可以進一步防制毒品的蔓延呢?

這次司法改革會議共識到,毒品問題已嚴重到動搖國本,有人提議應成立如美國、澳洲毒品法庭的制度才可解決監獄擁擠,減少毒品案件等問題。

惟按毒品法庭是否真的有如此效能?其如何運作?能否妥適運用在我國的毒品防制機制上?實值得探討。

首先說明,何謂毒品法庭,它是由專庭法官主導,以具體個案(施用毒品者)為中心,由醫師或專業人員對個案進行最適評估,在檢察官監督與觀護人輔導下,分別給予戒癮治療、短期戒治隔離或監禁徒刑,並可搭配社會勞動或輔導就業,甚至設立酬賞回饋機制,積極鼓勵復歸社會。此外,毒品法庭運作上也可將目前聲請觀察勒戒、強制戒治裁定、緩起訴戒癮治療等繁複程序,全部統合彈性簡化,讓專庭法官下達最適合個案的司法處遇。

這個制度運作上,由檢察官先篩選個案,給予緩起訴戒癮治療或向毒品法庭聲請保安處分(或起訴),法官則邀請觀護人、醫生、諮商師、社工師及檢察官共同研商,最後作出最適合的處分,再交由檢察官與觀護人等執行,並定期陳報法院,法官可隨時加重或減輕,表現良好可裁定免除其刑。

當觀護人、檢察官及法官都以毒品專庭方式運作,法官的裁決會更有彈性、效率。由於觀護人直接了解被告,在整合醫療、社工、職訓等意見後,可以和檢察官向法官提出建議,法官具有最完整的多元處遇手段——從最輕的團體課程、門診治療,到較重的監護治療、有期徒刑。被告在這樣剛柔並濟且有效率的法庭裡,才能直接感受到司法對他的期待與強制力,他也會更傾向配合司法。(以上三段均參註1)以達吸毒之人戒除、禁制施用毒品的目的,也可降低監所對於服刑人犯的壓力與負擔。

從上開制度的運作過程到法官作出處遇,以至於最後的執行,可說必須統合協調許多的專業人士,共同參與,方才有其效果。基本上,本文是肯定如此制度,傾醫療、社工、司法及其他專業人員全力,專注於施用毒品人的處遇措施,必會收其成效。然而,依據個人多年的經驗,毒品的防制,終其戰場在家庭、社會,乃至於,施用毒品人的心。只有成立毒品法庭真能戒除吸毒人的癮頭?乃至根絕毒品犯罪嗎?不無疑義。

尤其是,美國毒品法庭,對於施用毒品者面臨刑罰處遇和治療處遇措施可以二擇一,似乎沒有放棄刑罰處罰,而是利用要棍棒或是給糖果的心理,當給你糖果而你又違反約定時,隨伺在側的棍棒將如落雨般而下。在法律不放棄對吸毒者刑罰時,問題將永續地存在,畢竟吸用毒品者的欲望、空虛、壓力遠高於未吸毒人,又如何得用刑罰加以解消與防止呢?

從美國各州毒品法庭的規劃來看,並非每個施用毒品者都能進入治療措施方案,至於,評估行為人的過程會否耗費過多的時間、參與治療反而受到司法管控的時間更長,導致施用毒品者參與意願過低?(註2)

個人以為,依據我國政府現在的財政狀況,實際上不大可能大幅地增加財力、物力、人力設立毒品法庭的,倘若只是在不大幅增援的前提下,就現有的人力、物力設置毒品專庭,只看到陽春的設置,不易達成所謂毒品法庭的目標,而徒具形式,意義不大。

個人觀察販賣、施用毒品之人,法律的判刑,監所的執行,似無法杜絕再犯的情事。多年見聞,還是強調,如花蓮地院吳志強法官所提建議,「政府宜挹注相當資源在醫療、心理及社福單位,修補個人與家庭、社會間的脆弱及斷裂之處,協助個人建立連結,自主性地脫離反覆施用、藥物濫用的迴圈之中。」此外,並應借助宗教信仰的心靈力量,以克制吸毒人的癮頭,降低施用毒品的人口,才是根本防制毒品再犯之策。

(註1)劉立耕2018、3、21發表-吸毒與用藥,犯罪或成癮?

 

(註2)吳志強臉書發文─毒品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