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孝子返鄉 為照顧媽媽開按摩養生坊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12 五月 2018 13:00

記者李婉瑩/報導

走過光復街,赫然發現一幢花草扶疏的庭園平房,不仔細看招牌,誤以為來到了咖啡館,淡綠色的招牌上寫著「香草足體養生坊」。讓人忍不住好奇,向內探了探頭,心想,這一定是很高檔的地方吧!

老闆陳賢明熱情地出來招呼,店裡亮橘色皮製的躺椅吸引了記者的目光,芳香的香草精油瀰漫在整個空間裡,讓人真的很難拒絕老闆原住民特有的燦爛的笑容與親切的款待。

腳步不聽使喚的乖乖聽著老闆的引導,脫下鞋子,換上店內舒適的室內拖鞋,坐在咖啡廳般的店裡,老闆已為我端上了一壺暖呼呼、香味四溢的香草茶。輕啜著這一杯暖心茶,我看著落地窗前的皮椅上,躺著一位老婦人,她望著窗外的花草,享受難得的暖陽,十分怡然自得的樣子。

「那是我的媽媽,」老闆似乎看穿了我的好奇心,「她快八十歲了,得了阿茲海默症。」「不好意思,我以為是您的客人。因為她看起來非常享受且沉浸在這個氛圍裡。」我看著老婦人,一點也不像生病的樣子。

聊著聊著,陳賢明聊起了自己的故事。「這一家店是為了照顧我媽媽而開的。」

二十多年前,國中的陳賢明對大都市充滿了嚮往與夢想,他揹起行囊,離開了花蓮豐濱的老家,到台北求學;後來在台北接觸了中醫推拿,憑藉著他的好手藝與虛心學習、努力鑽研,以及阿美族的勤奮性格,客人越來越多,甚至在台北的大安區與信義計畫區開了二家腳底按摩養生館。店裡客人從早預約到晚,絡繹不絕,還請了很多師傅幫忙。

但十年前在老家母親卻被診斷出罹患了阿茲海默症,兄弟姐妹各自婚嫁,居住台灣各地,身為長子的他,自幼離家奮鬥,深深覺得對父母有一份難以言喻的掛念,也覺得照顧年邁的父母就是自己應該承擔的責任,因此,只好花蓮台北兩地奔波。四年前,父親卻不幸發生車禍意外過世,獨留生病的母親在豐濱老家,他只好將母親接到台北一起居住,住在台北的母親,並不快樂,病情急速惡化,常常念著要回花蓮。

為了母親,陳賢明完全放棄了台北的生活與二家生意興隆的養生館,毅然決然帶著母親搬回了花蓮,但自己的一身好手藝,他並不想放棄。他想,「花蓮為什麼不能有個不一樣的按摩養生館呢?」勇於作夢的他,決定為了母親讓這個夢想實現。

尋遍花蓮大街小巷,終於在光復街發現了一個破爛的日式平房,他為這個地方規劃了美麗的藍圖,用誠意打動了房東,然後以六個月的時間花了六百萬的積蓄,終於打造出「Hani olay香草足體養生坊」。「回到花蓮開店,是因為照顧媽媽,也可以常常開車載她回去豐濱看看海,媽媽回到花蓮住,身體好很多,這是再多錢都買不到的,雖然媽媽變得像小孩子一樣,只要她還認得我就好。」

陳賢明說,每天有媽媽陪伴他一起上班,是一件最幸福的事了!他把店裡最好的位置留給媽媽坐,看見陳媽媽幸福的在橘色的躺椅上睡著了,陳賢明摸摸媽媽的額頭,「小時候媽媽很辛苦的照顧我們,現在換我照顧她,回到花蓮的選擇與辛苦,一切都值得!」

Hani olay香草足體養生坊

地址:花蓮市光復街122-1號

電話:03-8321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