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說人酒家女 龔文俊道歉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四, 17 五月 2018 08:04

潘月霞:內心深層傷害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記者張柏東/報導

國民黨籍的玉里鎮長龔文俊五月十四日晚間出席在蓮池坊餐廳舉辦的里長聯誼會餐敘時,公然指稱在座的國民黨玉里鎮黨部主任委員潘月霞是「酒家女」。龔文俊昨天舉行記者會九十度鞠躬公開道歉,不過在書面新聞稿中聲稱這是「一句無針對性的話語」。潘月霞昨天出席玉里警分局義警中隊常訓時說,她遭到的內心深層傷害無法用言語來形容,她沒有看到鎮長龔文俊的道歉誠意,她將保留法律追訴權。

鎮公所昨天發布的新聞稿全文如下:十四日晚間玉里鎮里長聯誼會餐敘,出席人員除里長外,還邀請鎮長龔文俊、鎮民代表、國民黨玉里鎮黨部主委潘月霞等人,眾人酒酣耳熱之際,龔鎮長一句無針對性的話語,讓同桌的潘主委感受委屈,隔日經幕僚人員提醒與陪同下,龔鎮長立即前往潘主委住處鄭重致歉,但因主委外出而到訪未遇,為了表達內心的歉意,並記取這次的經驗及教訓,龔鎮長特別公開發表致歉聲明,懇請潘月霞女士能夠寬諒,鎮長表示:「身為首長理應謹言慎行,顧及他人感受,但內心謹守憲法所保障人民的平等權,對於任何職業皆平等心看待並無歧視任何職業,爰此也要向鎮民說聲抱歉,造成大家的困擾與誤解,文俊深表歉疚並會深刻反省檢討」。日後仍以鎮民福祉與鎮政為重,繼續為鎮民打拚不讓民眾失望。

鎮長龔文俊昨天上午是在鎮長室舉行記者會,隨即九十度鞠躬道歉,發布新聞稿提出說明。此一事件隨即引發玉里鎮各大LINE、臉書群組熱烈討論。而事件發生後,送花到潘月霞家裡聲援、安慰的絡繹於途。潘月霞目前除了是國民黨玉里鎮黨部主任委員,也是花蓮縣南區縣議員潘富民的妻子,已積極參與下一屆花蓮縣南區縣議員選舉。潘富民當天晚上看到潘月霞哭著返家,已隨即打電話向龔文俊表達抗議。

潘月霞說,龔文俊是指著她本人、說著她的姓名,公開說她是「酒家女」,當時在場的有里長聯誼會主席張添富、鎮代會副主席葉微琪、永昌里長趙琦文等人可以為證。龔文俊說他講的是「一句無針對性的話語」,與事實嚴重出入與扭曲,造成社會的誤解、欺騙與失望,有必要撥亂反正、回歸事實真相。

此一事件發生時,是龔文俊到潘月霞這一桌來敬酒,龔文俊先是向張添富敬酒,但是遭到張添富婉拒,張添富說他這兩天已經喝了很多酒了,希望不要再喝了。不料龔文俊看到潘月霞坐在張添富旁邊,突然話鋒一轉的說:「主任委員潘月霞是酒家女喔!」,潘月霞一聽馬上哭了起來。張添富則桌子一拍說:「你身為一鎮之長,怎麼可以罵人是酒家女呢?」、「你再講一次試看看!」,隨即離席表示抗議,接著陸續有許多人跟進離席。

潘月霞說她很難過,這句「酒家女」讓她的內心遭到言語無法形容的深層傷害,誰無父母、誰無子女,誰又願意被別人羞辱說是「酒家女」?好在她的丈夫潘富民信任她、支持她,否則是否又可能會成為一場家庭感情風暴?

 

潘月霞說,她身為玉里鎮的一份子,希望將來選出來的鎮長,是一個懂得尊重、能夠愛護鄉親的鎮長。她希望純樸的玉里鎮能夠是一塊政治領域上的淨土,沒有藍綠之爭、沒有族群之分、沒有門戶之見,是一個人人相互尊重的地方,而不是政治鬥爭的血腥城市叢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