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商號統一編號錯誤 還能實施假扣押嗎?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29 五月 2018 07:57

撰文/湯文章(花蓮地方法院民庭庭長)

整理/記者江思婷.阮文彬

一、案例:

甲因興房屋與乙土木包工業(統一編號:2559988)因興建房屋有工程款糾紛,甲向法院聲請願供擔保對乙土木包工業實施假扣押,法院准許假扣押。嗣甲提供擔保後向法院執行處聲請對乙土木包工業,在A銀行的帳戶實施假扣押,因法執行處人員的疏失,將乙土木包工業的統一編號打成2559989,但帳號記載仍為乙土木包工業。A銀行於100年9月5日上午收受法院的執行命令後,發現錯誤,即於上午11時通知法院。法院執行處亦在電話中,要求A銀行更正錯誤,但法院遲至9月6日上午才發函通知A銀行更正錯誤,A銀行於9月6日下午2時才收受執行法院的更正通知。惟乙土木包工業於9月6日上午到A銀行提款,A銀行以商號統一編號錯誤,無法認定假扣押有效為由,並未加以阻止而讓乙土木包工業將帳戶內的存款提領一空。嗣甲因執行無著,乃狀告A銀行,認為A銀行未遵守假扣押命令訴請損害賠償,有無理由?

二、解析:

本問題的關鍵在於A銀行收受執行法院核發的假扣押執行命令是否有效?這又涉及到:一、商號統一編號錯誤,但帳戶名稱仍然正確,假扣押執行命令,是否無效?二、執行法院經A銀行通知錯誤後,在電話中

要求A銀行更正錯誤,是否會使無效的假扣押變成有效?等二個問題。

首先,獨資商號僅為商業名稱,並無當事人能力,實務上均列「乙即00土木包工業」為當事人,但商號名稱並不能排除有相同之情形,與自然人有同名同姓之情形相似;而營利事業統一編號為政府機關用以商業行政管理、課稅之用,其統一編號不易發生相同之情形,與自然人之國民身分證統一編號具有獨特性較不易發生編號相同之情形類似,因此執行命令不僅提供債務人商號名稱,復註記統一編號,就可知道債務人為營利事業時,佐以統一編號方可確保辨視無誤、不易發生錯誤扣押他人財產之審慎作法。故倘若債務人統一編號之記載已發生明顯錯誤,客觀上極易使第三人對應予扣押之債務人為何人產生疑慮。所以,執行命令所載債務人名稱固可認為無誤,然其統一編號既有上述之錯誤,如要求銀行另行依債務人名稱查詢後再行判斷統一編號應係如何、是否為同一當事人等情而加重第三人之義務及責任,理應由債權人或執行法院更進一步提供債務人相關之資料以供第三人核對確認,收受假扣押執行命令之第三人銀行,應無自行主動查詢之義務。因此,A銀行以商號統一編號錯誤,無法認定執行法院核發之假扣押執行命令的對象即為A銀行內之戶,而不予扣押,致並未加以阻止而讓乙土木包工業將帳戶內存款提領一空,並無違誤。

 

其次,「就債務人對於第三人之金錢債權為執行時,執行法院應發扣押命令禁止債務人收取或為其他處分,並禁止第三人向債務人清償」、「第165條、第116條、第116條之1及前條之命令,應送達於債務人及第三人,已為送達後,應通知債權人。前項命令,送達於第三人時發生效力,無第三人者,送達於債務人時發生效力。但送達前已為扣押登記者,於登記時發生效力。」強制執行法第115條第1項、第118條分別定有明文。所以,以扣押命令應以書面為之,且應明確表明債務人為何人,以便第三人能迅速自扣押命令書面之記載辨明債務人為何人。A銀行於100年9月5日上午收受法院的執行命令後,發現錯誤,即於上午11時通知法院。雖然法院執行處亦在電話中,要求A銀行更正錯誤,但此口頭要求並無拘束力。嗣法院遲至9月6日上午才發函通知A銀行更正錯誤,A銀行於9月6日下午2時才收受執行法院的更正通知,該假扣押執行命令應該到此時才發生效力。所以,乙土木包工業於9月6日上午到A銀行提款,並無不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