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調解時律師的立場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04 六月 2018 07:53

撰文:曾泰源律師(維德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江思婷‧阮文彬

民事訴訟的提起,通常是在有民事糾葛的兩造當事人,因私權上的爭執,於私底下無法協議處理,不得已向法院提出起訴,請求法院公平裁判。

為快速的解決民事糾紛,防止打官司時間上的冗長,及當事人所受訴訟上的精神壓力,同時造成法官工作上的負荷過重,缺乏時間辦理更複雜的案件。因此,政府另設有鄉鎮公所的調解,以及法院訴訟前的調解先行,尤其,近年的刑事庭在訴訟中,亦可安排民事的調解,在足以證明調解的重要性。

希望打官司的人,多加利用。一般鄉鎮公所或法院調解委員,具有豐富的人生經驗,相信都是一時之選,絕對可以藉由他們豐富的閱歷,立公平客觀的角度,為大家服務。

從一般的經驗論理法則來看,打官司的雙方必有一方對,一方錯,不可能兩方皆對皆錯。法院訟訴的提出,常因為對錯隱晦不明下,造成法官判斷上的困難,如果案件複雜,當事人爭執的很厲害,在剪不斷,理還亂的情形時,將使得案件愈審愈開花,牽延時日,不利訴訟經濟原則,更讓雙方疲於奔命於法院間,難以安眠,恐非打官司人之福。

訴訟上的勞民傷財,人民對於官司勝敗的不確定性,心中無不忐忑不安,打過官司的人大致上都可以體會得到這樣的心情。訴訟過程的精神煎熬,比起最後判決結果的確定,更難面對與度過。

因此,速審速結,或盡快結束案件,對於當事人來說,未必不是一件好事,畢竟遲來的正義,真的不是正義。個人執業律師多年,堅持以和為貴,避免冗長的官司過程,秉持和解是對訴訟雙方有利益的心態,能和解,盡量勸和解。

然而,在和解過程中,畢竟律師是受一方當事人所委託。若不基於委託人的利益,執行職務,恐亦有違反律師法的精神,也不會得到委託人的信任。但個人認為,也不應在瞭解自己委託人明顯無理由的情況下,去硬拗對造,或給予委託人錯誤的觀念,硬是不退讓,影響和解的達成,此並非為當事人利益而為。

我國律師倫理規範第8條規定,律師執行職務,應基於誠信、公平、理性及良知。依理而言,律師執行業務應以公平正義為依歸,以實現律師法第1條規定,律師以保障人權、實現社會正義及促進民主法治為使命。律師應基於前項使命,本於自律自治之精神,誠實執行職務,維護社會秩序及改善法律制度以及第29條規定律師於執行職務時,如發現和解、息訟或認罪,符合當事人之利益及法律正義時,宜協力促成之。

最近有位婦人到我事務所欲委任我辦理她的民事糾紛案件,她說當年與他先生的離婚事件中,我雖是她先生所委託,但是,如果不是我勸他的先生,在現有的證據上,他要拿到孩子的監護權並不容易,再經過調解委員的解釋後,她的先生才讓出監護權,順利和平收場。

她認為我的辦事態度還算公正客觀,不會強詞奪理,也因為感恩,於今遇到了民事糾紛,想到了我,欲委託幫忙打官司。

其實,我早已忘記這件事了。但是,依稀記得多年以來,我在辦理離婚案件中,會衡酌委託人證據上的強弱,來判斷可能未來訴訟上的結果,給委託人建議,作為調解進一步或退讓的參考。終究讓當事人盡快在可接受的條件下,達成和解,未必不利於委託人。

當然,有時候律師的好意,倘若遇到自認為沒有錯,而不退讓的委託人時,上述的規勸和解的方式,反而會得罪委託人,而得不到信賴。雖然如此,我的個性,還是會試著去說明,即便委託人誤會,我也問心無愧。

猶記得曾受委託提告一件公然侮辱訴訟案,雖然此部分我方有理由。但其中又牽涉其夫恐嚇及毀損他人財物罪。

依據我多年的辦案經驗,委託人先生的案件成立機會很高,然而,她的先生矢口否認。在調解委員會時,對方就其公然侮辱部分,願意讓步達成和解,豈料我方提的條件對方不能接受。我見狀後,乃建議是否可以同時解決她先生恐嚇部分,希望對方也能夠不追究,我方降低和解條件。不意我意見一提出來,委託人心生不悅,說她先生無恐嚇事,反懷疑我是否偏袒對方。

就在委託人堅持己見下,談判不成。此時,我知道委託人不信賴我了,公然侮辱案件,即使成立起訴,她應該不會再來委任。

果不其然,對造被起訴,委託人另找高明。可是那件訴訟的最後結果,據聞她的先生恐嚇罪、毀損罪被起訴,而她告人家的公然侮辱罪,最後為法院無罪判決確定。

聽到這樣的結果,想想,如果她與先生最初聽從我的建言,則不至於最後全盤皆輸。我相信我的判斷能力,然而或許自己能力有限,無法說服委託人依據我的意見,達成和解,而心中有點遺憾。或許是磁場不合,緣分不夠吧!又能奈何,總是心中無愧就是了。

上述的不悅經驗,有的律師道長偶爾也會遇到。可是我還是堅信在調解的立場,律師應時時為當事人著想,以「和為貴,訟終凶」的最高指導原則,盡力促成和解,才是正道。畢竟律師是從別人的傷害、痛苦中得到報酬的利益。非不得已,誰願走進法院。

 

當律師本著息訟止爭的態度執行業務,有時委託人亦應理性的判斷律師的分析建議,不要動則懷疑律師是否有偏袒,堅持己見,不利終結訟爭,判決最後結果,是不可逆料,未必如己願,免得到頭來,後悔莫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