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日本落語 類似中國相聲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10 六月 2018 12:32

記者李婉瑩/報導

落語,是日本的一種傳統表演藝術,源自於大阪,最早是指說笑話的人,後來逐漸演變成說故事的人,亦稱此表演藝術家為「落語家」。

落語家演出的舞台,被稱為「高座」(こうざ),演出者以跪姿跪坐於「坐蒲團」上,全程皆以單人演出。

演出的說唱橋段,多半是描繪一個漫長和複雜的滑稽故事,並對服飾、音樂等皆有所講究,且一人分飾多角。雖與我們熟知的相聲文化有類似之處,不過落語歷史卻遠早於中國相聲,當初起源是因為日本和尚為了弘揚佛法,引發民眾興趣,拉近與民眾的距離而興起。

簡單說來,落語雖類似中國的單口相聲,但不同之處在於,落語家在台上演出僅有扇子和毛巾兩種道具幫襯,而且每位落語家的出場都有不同的音樂開場,這些樂曲是日本鼓和三味線所演奏的傳統音樂。

這跟我們的現代巨星出場方式亦頗有雷同之處,也就是每位落語家都有專屬於自己的開場樂曲,觀眾只要一聽到某一樂曲響起,就知道是哪一位落語家要出場了,落語家也喜歡觀眾以熱鬧詼諧的方式來迎接他出場,例如大喊「帥哥!喔!耶!總統好!」之類的,落語家就會歡喜出場,一開場便能台上台下打成一片。

落語家一個人跪坐在台上,手上拿著一個扇子,用誇張的語氣和口吻來講一些搞笑的故事和段子。每個段子就有不同的段落與笑點落下之處,這便是落語之意;也就是我們常說的一個「笑哏」。和中國單口相聲不同的是,落語會伴隨著很多的肢體動作和一人飾多角的情況出現,這也就考驗著落語者的表演功力。

這項日本傳統說唱藝術「落語」,過去總被認為是老人家的娛樂,近來在日本卻越來越受到年輕人歡迎。對觀眾來說,約上好友,幾個人去大笑一場,然後去吃點宵夜,舉杯歡笑,豈不美哉?對於落語表演者而言,小劇場式樣的表演更讓他們專注在每個人身上,真正感受到現場觀眾的笑聲,對於落語表演也是很重要的鼓勵。也有更多年輕世代投入這項傳統說唱藝術的研究與鑽研,讓落語在年輕族群中成為一種新鮮的潮文化。

落語的演出目的是為了讓人開心,讓人搞笑,但是落語並非只是搞笑而已。在落語的故事中,多注入了升斗小民的生活故事與生命經驗,頗有生活教育的意涵在其中,藉由搞笑的方式傳達,也達到了寓教於樂的效果,畢竟一開始就是為了弘揚佛法而起啊!落語家藉由小人物的故事,在歡笑中傳達了文化、教育、生命、信仰等各種訊息,各種落語故事中的角色都在落語家口中活靈活現的躍上舞台。

而和單口相聲不同的是,落語分為很多種,最典型的是「滑稽落語」;顧名思義就是講的都是搞笑的段子,以把觀眾逗笑逗樂作為主要目的。另一種則是「人情落語」;其特點是故事性更強,有時候聽完之後讓人感覺不勝唏噓,有時候甚至會傷心落淚。

現代的落語為配合年輕族群,有些會加入帶有現代元素的段子,讓年輕的聽眾也能融入其中。但總體說來,還是老段子居多。這就和中國的單口相聲或者說書人一樣,段子都是固定的,但是每一個落語表演者都有不同的風格呈現。

近來日本澀谷出現了新興的落語表演場,每月一次為期5天的演出總是場場爆滿,對於年輕新世代來說,擁抱傳統笑料與落語藝術家近距離的互動,似乎比起迷偶像、看動漫,還更有真實感。

這些在落語界初初發亮的新秀藝術家們,其奮鬥與研習過程中,也都肩負著振興傳統表演藝術的重要使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