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徐榛蔚、劉曉玫2強對決 高潞扮演關鍵第3人角色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11 六月 2018 07:49

◎記者劉天生

年底花蓮縣長選舉十一月二十四日投票,目前在檯面上僅有國、民兩黨提名參選人徐榛蔚與劉曉玫,依據選情初期態勢分析,徐榛蔚有縣長老公傅崐萁的行政護盤加持優勢,劉曉玫議員用心監督縣府且問政犀利、揭弊火力有目共睹,但民進黨政府改革軍公教退休金引發反彈,在民風保守的花蓮,年金改革似乎對劉不利。不過,扮演「關鍵角色」的第三人──原住民立委高潞‧以用,一旦加入戰局,花蓮縣長選戰即出現變數。

花蓮過去由於交通不便被稱為後山,人口結構為閩南、外省、客家、原住民等四大族群,多為軍公教與農漁民,因此政治表現冷漠與保守,民國三十九年實施地方自治選舉以來,除當選第一屆縣長楊仲鯨是無黨籍外,歷屆縣長選舉一直由國民黨所掌握,連其他公職選舉也都是國民黨的天下,直到民國八十一年底民進黨已故主席黃信介「元帥東征」當選立委後,才突破國民黨在花蓮全縣選舉壟斷的局面。

八年前遭國民黨開除黨籍的傅崐萁用無黨籍身分參選縣長以壓倒性的票數當選,迄今連任二屆。花蓮縣地方自治六十八年來,非國民黨籍的縣長只有三人,當選二人、另一人是無黨籍范光群在民國八十二年代理縣長八個多月。

黃信介的當選讓民進黨在花蓮由大沙漠變小綠洲,造成政治生態與環境的改變,二十多年來在藍綠參選人地域與政治意識形態操作下,花蓮選民結構形成三大票倉,閩南本土、外省與客家、原住民族各佔三分之一,閩南本土票源大部分會支持民進黨,而外省與客家、原住民票源多數為國民黨囊括,傅崐萁的票源基礎也在外省與客家、原住民族群利益中遊走。

而花蓮大小選舉在「請客吃飯、遊山玩水」金錢政治遊戲潛規則中形成指標。在徐、劉兩人與國、民兩黨捉對廝殺下,藍綠、個人基本盤呈現,選情單純得讓選民「昏迷指數剩下三」,勝敗立判,而三分之一原住民族選票「轉向」成為關鍵,讓選情由單純趨向複雜的態勢。

高潞可成全國火車頭

時代力量不分區立委高潞,也在花蓮透過選舉而遞補當選第六選區縣議員,顯示原民基層實力的一面,雖在花蓮全縣知名度以及政黨票源基本盤不高,但高潞以非典型政治人物的清新形象可給予選民耳目一新之感,首次面對花蓮縣長選情既無行政資源又無強力政黨後盾而有「選票不知道在哪裏」的迷惑,選舉難度較高,有如跳火坑,然而年底九合一大選代表第三勢力的時代力量「不缺席」,高潞發揮「母雞帶小雞」的角色在花蓮參選形成全國「火車頭」,如勝選成為第一位原住民女縣長,勢將聲名大噪,落選也可在地方扎根,落實為民服務,改變花蓮地方政治生態,有助未來選情,雖敗猶榮,向不可能的任務挑戰,如何感動選民形成選情「三足鼎立」,有待觀察。

東方報報導分析正確

東方報前年初報導,台北政壇盛傳「花蓮縣縣長傅崐萁官司纏身,所涉嫌重判的二大違反證券交易法案件久拖不決,總統蔡英文上任後的新政府會有司法改革;另外研判傅崐萁為延續政治生命,會辭職以利其妻徐榛蔚競選縣長補選布局」等情,而惹怒盤據花蓮政壇十七年之久的傅崐萁提告,以訴訟威嚇記者,製造「仇恨與對立」的濫觴,雖然傅主動向法院撤回自訴,但寫下台灣民主政治自治史上第一個縣長告媒體而破功的最壞示範。如今徐榛蔚代表國民黨參選縣長也證明二年前東方報報導與分析的正確性。自由與民主是台灣的價值,新聞自由更是台灣核心價值,也是普世價值。傅崐萁讓「縣民有感」的告媒體、告議員,告得花蓮成為「告訴大縣」。

花蓮人眾所周知也津津樂道的是,民國九十八年底傅崐萁就職前二天以夫婦「個性不合」為由到吉安鄉戶政事務所辦理離婚登記,就職時宣布徐榛蔚出任花蓮縣副縣長,內政部認為透過假離婚方式任命副縣長為非法,撤銷任命,徐榛蔚只擔任二天副縣長,並移請監察院裁罰,次年花蓮地檢署依偽造文書罪嫌起訴傅、徐,隔年花蓮地方法院判決二人假離婚案有罪,依「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分別判處有期徒刑六月和四月,均得易科罰金。監察院則以違反「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開罰一○○萬元。民國一○五年傅、徐恢復法律上的婚姻關係。

可能是3個女人戰爭

年底花蓮縣長選戰,有可能是「三個女人的戰爭」,但不論誰當選,寫下台灣地方政治史花蓮縣第一位女縣長的美麗新篇章,尤其原民在台灣有千年以上的歷史,高潞一旦參選地方首長,創造「千年以來第一戰,翻轉歷史第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