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無私‧共好 曾吉生創淺草堂增加農見度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16 七月 2018 07:49

今年44歲的菜鳥農民曾吉生,6年前從台北隻身到花蓮在荒蕪旱地上重啟山苦瓜,歷經5年農產加工試驗,終於在2017年成立東部首家有機農產加工廠;曾吉生發揮過去印刷長才,為縣內百位農友農產品進行包裝行銷,從有機包裝到產品行銷,以一條龍的專業服務,成功打響淺草堂的嚴謹專業服務,並在去年獲得花蓮縣模範農民表揚。

記者江思婷/報導‧攝影

曾吉生說,6年前在志學的荒蕪旱地開始種起山苦瓜,當時一直在思索要跳脫傳統農業農耕方式,卻不得其門而入,無意間在花蓮壽豐一戶人家前院看到了攀藤爬滿的山苦瓜,特殊、溫潤的苦刺味在腦海中揮之不去,開啟了他與山苦瓜在壽豐的美好緣分。
參加農改場課程學務農
曾吉生感謝花蓮區農業改良場在101年開辦的課程,課程中傳授的就是學習種植保健植物山苦瓜,這是第二度與山苦瓜結緣,而山苦瓜種植實習的地點,正是他初視山苦瓜的壽豐鄉,他在心中下定決心表示,這是老天巧妙的安排,要他對後山花蓮的山苦瓜產生情感並肩負起使命感,他毅然決然結束台北繁華的印刷廠公司,一個人來到花蓮縣壽豐鄉定居,當起專職菜鳥農夫。
研究山苦瓜並創立品牌
「一塊地都沒有,跑來當農夫!」曾吉生說,當初對農業「有點興趣」,就跑來花蓮投入有機農業領域、參加產銷班課程,從山苦瓜種植開始投入研究,並創立品牌,種植丹蔘、當歸等,高經濟價值的作物;有了農作物,再來就是煩惱該怎麼銷出去!種出優質農作物對一般農民來說都不算難事,但如何趕在作物壞掉前銷售出去,則非常有挑戰性,曾吉生說,過去有機農作物加工,都須送到西部加工廠,運送時間、加工費用都提高成本負擔。
設有機加工廠服務農民
曾吉生認為,中央山脈下大山大海的花蓮,壽豐不僅更是進入花東縱谷的第一站,也是要離開的唯一出口,花蓮的大山大海給他壯闊的能量,他開始思考花蓮該有的獨特農作物,像花蓮山苦瓜這是可以造福人群的作物,他向農民請益學習種植技術後,發現花蓮沒有有機加工廠,農民必須仰賴外縣市加工廠,他開始除了種植山苦瓜之外,也用心經營自己創立的花蓮淺草堂品牌,他有計畫逐步要讓花蓮山苦瓜成為後山明星產品,結合山苦瓜農民的力量,讓外界認識後山的驕傲-山苦瓜。
曾吉生說,他建立自己的品牌,是希望告訴消費者淺草堂給的不只是一個商品,而是一份貨真價實的健康,保健作物製造出的加工品,最天然,樸實不華麗的包裝,並且用服務心為農民建立起一條龍的服務模式,不僅確保自己品質穩定,也讓相同種植山苦瓜與其他農民,可以安心生產,在花蓮淺草堂包裝,由他來為農民設計商品外觀與盒子,曾吉生用專業協助將農作物變成農產品。
以一條龍專業服務農民
曾吉生說,淺草堂服務對象包括:自有經營有機農場耕作生產,有需求時產銷班共同協助耕種,或是採自有經營有機加工及分裝,並協助其他有機農友代工,他抱持共好的理念,以一條龍的專業方式來服務農民,這期間包括農糧署東區分署、花蓮區農業改良場、縣政府、花蓮縣農會以及各鄉鎮農會先進與前輩都前往為他加油打氣,還有農委會中央級長官在活動中為他鼓勵給肯定,都讓他在前行的路上,更具信心與勇氣。
開放加盟模式增能見度
曾吉生說,淺草堂主力著重山苦瓜品牌的經營,除了提升加工技術質量,接軌食研所進行技術升級,並陸續開直營店增加能見度,並開放加盟模式將品牌曝光度放大。
山苦瓜茶包 小東西有大學問

曾吉生說,要做出好的山苦瓜茶包,要從選種開始,挑選花蓮正綠皮山苦瓜,果實偏苦,適合做茶包品種,山苦瓜品種就是茶包成敗最大關鍵,淺草堂採正宗綠皮山苦瓜,及花蓮原生種山苦瓜做基底,果實必須保持深綠約10至15公分左右才適合加工。
含水率高標準創下紀錄
曾吉生說,在6年摸索過程中,了解山苦瓜各項部位的特性,才能準確掌握製作的分量多寡,接續加工製作均採低溫乾燥,掌握乾燥度,而非一般乾了就好,淺草堂含水率均做1至2%左右,含水率做高標準,就是為了確保將來山苦瓜茶包的成品保存時間,紮實的加工品質,創下花蓮第一紀錄。

1個茶包呈現豐富口感
曾吉生強調,依花蓮山苦瓜部位不同,放置比例不同製作茶包,一個茶包有容量限制在3公克內,必須展現出山苦瓜茶多層次的口感,要成就多層次口感,這是一個花很多心思的事,要一直不斷的做測試,為達到絕妙口感,他堅持測試了1年,不同比例測試上百次才完成,同類型的山苦瓜茶包可能連最基本的3公克量都不足,淺草堂堅持原料不偷工,把關品質,在乎消費者的感受,每一個茶包都是一樣穩定的品質。

重視包材確保創新環保
曾吉生更重視茶包包材的安全性,目前淺草堂都是自有有機驗證的山苦瓜,包材安全性上淺草堂採用食品級安全包材,材質經有機驗證單位核定,淺草堂默默地在每一包茶包內都導入氮氣充填技術,提升品質,外袋部分捨棄傳統大量印製紙捲,用少量多樣轉印創新又環保。

創東部首家有機加工廠
曾吉生率花蓮農民之先,2017年3月獲得有機農產加工的合法證照,並創立「淺草堂」品牌,成為東部地區首家有機農場加工廠,但在草創初期,卻因農產品保存易損壞,資金慘賠逾百萬,為了想要保存大量優質農產,專心研發農產品加工技術,成功保留山苦瓜等養生植物特性。

就近加工提升工作效率
曾吉生說,過去有機農作物要加工成茶包等製品,均須運往西部有機加工廠,不僅成本費用高,路途往返時間,也會影響農產加工時程,若花東地區能有在地加工廠,農民就能安心投入有機作物栽培,就近進行有效率的加工。

三角立體茶包方便攜帶
曾吉生創立的「淺草堂」以自有品牌從栽種有機農產,有山苦瓜、丹蔘、當歸及薑黃等,甚至到有機農產加工,以三角立體茶包製成,方便攜帶使用,曾吉生以其從農經驗,協助花蓮縣13鄉鎮百位農民投入有機產品加工與包裝,提升整體農產經濟價值。
曾吉生強調,加工有機農產品不容易,過程繁瑣還要經過SGS檢驗,但身為「食安問題解決者」,看到有機農業對於土地環境、健康生活的助益,就算再苦都要咬著牙做出成果,與民眾分享更多的產地銷優質農產品,不僅增加能見度,看到有機農業對於土地環境、健康生活的助益,就算再苦都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