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惡法亦法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10 九月 2018 08:13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江思婷

前此,閱覽到已退休的康樹正院長臉書貼文標題「惡法亦法」一文,談到檢肅流氓條例的廢止,心有戚戚焉,回想到該法存在時的情境。
康院長回憶在1985年7月19日制定,2009年1月21日廢止,施行超過24載的檢肅流氓條例。有與源於羅馬時代,盛行於13世紀至19世紀中葉歐洲的糾問主義色彩,存在著以下特徵:1.法院扮演追訴者及裁判者的角色,像「包公」問案一樣,球員兼裁判。2.秘密審判,審判不公開。
3.法院依職權調查證據,職權主義色彩濃厚。幸而,雖然惡法亦法,但最後經大法官幾次宣告違憲後,終於壽終正寢。
該檢肅流氓條例的立法固然一時間對於平日在社會上,為非作歹,耀武揚威的一些混混有嚇止或預防,維護治安的作用。然而,警方長官則需要查緝的績效,實施到後來,不免於浮濫,基層警員為達目標,大流氓抓不到,抓小泥鰍來充數。
我當年承接的被移送流氓的案件,在記憶中,裁定不付流氓感訓的比例,比例應有百分之五十,為何能那麼高?實在是要感謝當年在台灣花蓮地方法院服務的王復生法官。他在我承辦為被移送流氓案件的當事人辯護時,最後給予不付感訓的裁定。最讚的是在書類中楬櫫構成流氓要件的幾項重要原則,關於行為人需有慣習性、以社會為公敵等多項要件要素,作為構成流氓感訓的判斷依據,他的判決書對被移送的流氓行為逐一調查、檢視證據。即使認定行為真實,然而,會再判斷其否僅為偶發性,或有其他因素惹起而不具慣習性;最後判斷被移送人主觀上或客觀的行為是否已達具備以社會大眾為公敵的暴力程度。
以我從裁定書上的論理來看,除非該人真的是大流氓,否則,僅是不務正業的小混混,要構成感訓著實不易。
後來我所接受委託的檢肅流氓條例案件,幾乎就是套用王法官的論證公式,深入析理,果真能說服法院,就精神有問題的不定時發作的,或根本是小混混,耍一點威風的,乃至於,只是狐群狗黨,不是嚴重暴力,以社會為公敵的小泥鰍,均得到法院裁定非屬流氓,不付感訓的結果。
記憶最深刻的一件是,我台南同鄉的偵查員,在他承辦的移送流氓案件被裁定不付感訓後,向我抱怨,害他被處分記過。實際上,我還沒告訴他,被移送人當庭抗辯,警詢筆錄根本非他所供述;於是,我聲請法院命警方將錄音帶送交法院,當庭履勘、播放,竟然發現整卷錄音帶是空白的,最後法院裁定結果,不言可喻。如此辦案方式,倘若是現代的當事人,鄉親恐怕會被告死,還敢向我抱怨。
就因當年的立法有其主政者的意志與需要,然而歷經風土民情變遷,或自由、民主的價值進步,與人民的要求。甚至於,連執法者都說過於嚴苛時,惡法當然不要讓它是法,廢除或修正是必要的。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