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供出共犯要經檢察官事前明示同意 才能減刑?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18 九月 2018 07:33

撰文/湯文章(東大國際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

整理/記者江思婷

一、案例:

小明與小華、阿山、阿成等四人,共同前往國有保安林內盜採牛樟。經人檢舉為警循線查獲小明,移送檢察官偵辦後將小明收押,檢察官認為尚有共犯,但不知為何人,乃要警察續行偵辦,經警借提訊問曉以大義後,小明表示願意供出共犯為何人,承辦員警將該情報告檢察官,表示已經得悉共犯為何人,可否通知共犯到警局製作筆錄,檢察官表示同意。嗣經員警通知後共犯小華、阿山、阿成等三人到案經訊問後,以四人共同違反森林法第52條規定,移送檢察官偵辦。嗣經檢察官偵查起訴,法院審判時,小明抗辯:其供出共犯,應該減刑。有無理由?

二、解析:

森林法第50條及第52條所列刑事案件之被告或犯罪嫌疑人,於偵查中供述與該案案情有重要關係之待證事項或其他正犯或共犯之犯罪事證,因而使檢察官得以追訴該案之其他正犯或共犯者,以經檢察官事先同意者為限,就其因供述所涉之犯罪,減輕或免除其刑,森林法第52條第6項定有明文。該規定之立法理由,該規定係參考證人保護法之規定,目的在於藉減輕或免除其刑之誘因,俾犯罪嫌疑人於偵查中供述更多事證,以利森林保護。但森林法第52條第6項規定之適用,以「經檢察官事先同意」為要件,卻未規定同意之方式,因此產生「事先同意」究竟要明示或默示?書面或口頭之同意皆可?的問題。實務見解有指出,以檢察官於偵查中明示同意為要件(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4080號刑事判決),更有認為此規定既對於行為人之刑責有重大影響,自以書面明示較為妥當,並杜絕法律適用爭議(臺灣台東地方法院106年度原訴字第10號刑事判決)。換言之,依目前實務見解,除非檢察官事前明示同意,否則縱使於偵辦過程中,自願供出共犯,亦無減刑之餘地,僅能當作刑法第57條第10款犯罪後態度良好,作為量刑之參考。

然而,該條之立法理由已明白揭示以減輕或免除其刑為誘因,藉以取得犯罪證據,目的無非是在節省司法資源,就法律經濟分析來論,投入極少成本卻能得到極大的效果,符合效率,實無加以嚴格限制的必要。況且,並無相關法律明文規定,警察或檢察官在偵辦違反森林法時,應告知犯罪嫌疑人有此減刑或免刑之規定,而一般人民並不當然知悉該項規定。因此,當警察或檢察官不欲讓犯罪嫌疑人有減刑或免刑之適用,而不告知該項定,使用偵辦技巧,循循善誘或曉以大義,犯罪嫌疑人果然供出與該案案情有重要關係之待證事項或其他正犯或共犯之犯罪事證,偵辦犯罪之目的已達,但犯罪嫌疑人卻不能享有減刑或免刑之恩典,豈合乎事理之平?因此,該條項之適用,實無限制在「明示」及「書面同意」之必要。若有其他證據顯示,與該案案情有重要關係之待證事項或其他正犯或共犯之犯罪事證之查獲,確實係來自於犯罪嫌疑人之供述,即應給予減刑或免刑之優惠。

 

本件犯罪嫌疑人小明,係因檢察官認為尚有其他共犯,要求警察續行偵辦,過程中小明表示願意供出共犯為何人,承辦員警業將該情報告檢察官,檢察官得知共犯為何人後,亦同意警察通知共犯到警局製作筆錄,種種事證顯示檢察官已默示同意,故小明應該有森林法第52條第6項減刑或免刑之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