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約炮還是性侵?怎麼證明?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23 九月 2018 09:53

資料提供:李殷財律師(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江思婷

【案例】

阿志在交友網站上認識小玉,阿志經常會去接送小玉下班,兩人再一起去吃飯,有時也會把車開到附近的公園約會,兩人就在車上接吻、擁抱…。

有一天兩人約會後,阿志要開車離開前,小玉說:「我們約會的地點都是在公園、在車上,我想換個地點,明天可不可以去你家?」阿志回答:「那當然沒有問題,歡迎之至!」第二天晚上,阿志跟小玉一起吃完晚飯後,兩人就一起到阿志的家中,一開始兩人只是互相愛撫,接著興緻一來,就想要做愛,阿志臨時踩煞車告訴小玉:我沒有保險套,我去隔壁超商買一下保險套,馬上回來。小玉說:沒有關係,我不介意。但阿志說:我們還年輕,這樣對我們都比較好。阿志要出門時,小玉說那我也跟你去挑飲料,兩人就手牽手一起出門,買完保險套,兩人回家完事後,阿志就開車送小玉回家了。隔了2個星期,阿志突然接到警方來電通知他前往製作筆錄,阿志搞不清楚狀況問警察到底發生什麼事?警察說:小玉告你性侵害。阿志會構成犯罪嗎?

【解析】

所謂的性侵害(強制性交)應該是要違反被害人的意願,而發生性交。但從故事來看,其實兩人應該是情投意合,你情我願的。只是阿志要怎麼證明?畢竟女方一直哭哭啼啼的,看起來就是被害人的樣子。

這種案件,雖然只有兩個人在場,應該不會有其他在場的目擊證人,那怎麼辦?其實,要證明一件事情,有時除了人證以外,我們也可以思考看看:有沒有物證?

阿志不是跟小玉交往一段期間了嗎。那應該有雙方聯絡約會的訊息、line對話,這就可以證明雙方是男女朋友關係。雖然可以證明是男女朋友,但男女朋友,不見得女方就一定會同意做愛,所以,還要證明女方是同意的。我們想一下:阿志辦事之前,不是去買保險套嗎?而且還跟小玉一起手牽手出門,這時候只要調監視器(但要趕快調閱,否則錄影可以會被覆蓋),再提出買保險套的發票,就可以證明兩人一起手牽手去買保險套。而小玉是成年人了,應該知道買保險套是要做什麼用的吧!如果她告訴檢察官說:我以為只是要回來吹氣球而已,恐怕也不會讓人採信。

最後,阿志又找到兩人事後的簡訊,也看到小玉在做愛完的隔天,一直寫訊息告訴阿志,棉被不夠暖,枕頭太低了,想要幫阿志買新的棉被、枕頭,而且有機會的話,再去幫阿志煮飯,從這些訊息來看:如果阿志真的對她性侵害,小玉怎麼可能還要幫他買棉被、枕頭,又要幫他煮飯,顯然小玉已經以女主人自居了,應該不是性侵害。

這個案件,檢察官最後參考這些證據資料,對阿志做了不起訴處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