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公務員應熟稔採購法以免犯圖利罪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21 十月 2018 10:10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江思婷

最近接獲一件承辦採購業務,被法院判決成立貪污圖利罪。但因委託人甲認罪,法院依法減輕其刑。又因圖得不法利益在5萬元以下,並因未收取任何賄賂,情節輕微,以刑法59條減輕其刑。更因犯罪在96年減刑條例以前,且最後刑度在 1年6月以下,再減到1年以內而獲緩刑的宣告。

當事人直到最後確定時,特別到事務所感謝,他說走法院已經7年多,年歲已大,上法院是一種煎熬,身心俱疲,無法形容,能夠得到緩刑,非常感恩。我也恭喜他,安然過關,請他好好保重。

話說多年前,公務員甲明知公立學校辦理採購,應依政府採購法之相關規定辦理;又就各機關具有共求特性之財物或勞務,得依政府採購法第93條規定以共同供應契約為之,而機關如需附加採購共同供應契約以外之相關配備項目,其附加採購金額合計如為10萬元以下者,得自行與立約廠商議定價格後,於訂購單上另行加註逕洽立約商提供,並得利用中央信託局共同供應契約電子採購系統一併訂購。

但附加採購金額如逾10萬元而未達100萬元者,機關應自行依法辦理招標,不得併共同供應契約項目逕以電子訂購方式辦理採購;及機關辦理位於原住民地區辦理未達公告金額之採購,應符合原住民族工作權保障法第11條之規定;暨機關不得意圖規避中央機關未達公告金額採購招標辦法之適用,分批辦理未達公告金額但逾公告金額10分之1之採購,此為政府採購法第3條、第93條、中央信託局辦理中央政府各機關、學校及國營事業95年度投影機、螢幕及電漿顯示器集中採購共同供應契約第20條第4項及中央機關未達公告金額採購招標辦法第5之1條、第6條所明定,其見乙所製作之訂購單將向悅視公司所訂購18台單槍投影機之施工費用分載在3家不同公司之訂購單之附加採購項內,使附加採購之金額均低於10萬元,顯係為避免此部分施工費用已逾10萬元,不得以附加採購方式併同共同供應契約辦理採購。

又此部分既不得以共同供應契約方式辦理採購,本應依中央機關未達公告金額採購招標辦法辦理採購,乃基於圖乙、丙(廠商)不法利益之犯意,對於主管之採購業務,明知就單槍投影機施工部分以附加採購方式併同共同供應契約方式辦理採購,已違背上開法令,竟為圖乙丙等人之利益,於95年5月11日,由甲直接在乙所製作之上開3張訂購單上填載機關名稱、統一編號、機關代碼等基本資料後,將訂購單先後交由不知情之校長A核閱蓋章後,傳真至中央信託局購料處辦理採購,嗣B等3家公司接獲此訂購單,因乙向其等表示單槍投影機部分將自行施作,請B等3家公司將此部分附加採購之金額全部給付予乙,故B等3家公司均於取得款項後,除原所出售之產品係因乙經銷而取得,應依約給付佣金予乙外,亦併同將訂購單上所載單槍投影機之施工費用全數支付予乙。乙丙二人因而獲取此部分單槍投影機施工之不法利益36,561元。

甲是該校的總務主任,為人樸實,卻認真於自己的工作,在接受委託人為其辯護的過程,他告訴我說:當初是第一次沒有經驗,以為設備工程是採購之延續,所有的廠商跟相關的人員他都不認識,沒有圖利他們,他錯在沒有詳細去查清楚採購的法規,深入了解採購法,而太相信乙交給他的資料文件等語。

聽了他的說詞,心中覺得蠻有道理的,事實上,受訓時未必會認真聽課,而採購法應注意內容甚多,叫公務員上幾堂或幾天課,就能融會貫通,理論上也有困難。此外,公務員業務多,每項工作,未必能深思,誤認法令,容有可能。

但是,司法的認知卻是不然,只要曾上過採購法課程的人,依理就應熟知採購要項與法令,尤其是,在公文書上蓋過官章的人,通常都會認定審查了內容,萬一下屬的簽呈違背法令,長官以為沒問題,不查而通過,都是很可能會被檢察官起訴,最後判刑的。

該案最初以被告是行政疏失,欠缺故意圖利之圖置辯,因其確實不熟稔採購法令,且誤以為乙交給他的3張單據,每張的工程施工均未超過10萬元,係屬合法,而依照該單據直接找廠商辦理,未考慮3項工程合在一起,計達20餘萬元,即應公開招標,況且在花蓮更有原住民族工作權保障法第11條之規定,甲貿然發包,完工後,本亦無事。不意後來卻因該項工程涉及議員小型工程款的收賄,而被循線查出相關資料,進而認定違背法令,提起公訴。

走筆至此,有點感嘆,不熟悉法令規定,就接下公務的公務員,有時候就會像是放置了一枚定時炸彈,何時爆發,無人知曉。這又何許殘酷。

 

但願身為公務員的朋友們,在執行公務,蓋用印章時,審慎評估,多方考量,若覺得有疑義,不妨多方詢問法規高手,或知會專業,避免陷自己於法律無知的錯誤,讓檢調認定您有圖利他人之故意,而惹上官符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