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藝術特區] 吳奇娜鐵雕創作 靈感源自生活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29 十月 2018 07:44

記者林素華/報導

花蓮縣文化局近日邀請到國內少見製作大型鐵雕藝術的女性藝術家吳奇娜至石雕博物館第一企劃室展出—「OPEN敞開吧!─吳奇娜鐵雕展」,現場大型作品四件、中小型作品九件,共計十三件,展期到十一月三十日止,喜愛藝文的鄉親可前往欣賞不一樣的雕塑藝術。

生長於藝術家庭

吳奇娜自幼生長於藝術家庭,父親為臺灣知名藝術家吳炫三,源於這樣的血緣背景,很多人都認為她會成為一位藝術家是「理所當然」,但幼年時由於父母常於國外及臺灣各地旅行創作,與她聚少離多,在隔代教養的成長過程中,吳奇娜並未真正接受藝術訓練和教育,家人也從不期盼她走上這條路,或許也因此她一直以來都選擇隱藏甚至刻意忽略自己的興趣取向及天賦。

成大歷史所畢業後,吳奇娜曾從事過博物館、文案企劃等不同工作,但內心總是有一種無法填補的空虛。偶然在創作中,她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寧靜,從此利用閒暇時間不斷創作。

二○一三年是吳奇娜人生最低潮的一年,一方面忙碌的工作無法平衡自己對藝術創作的時間渴求,一方面隨著女兒的出生,自己又新增了一個「母親」的角色,蠟燭兩頭燒的結果,讓她必須有所取捨,最後她選擇正視自己心底的聲音,毅然決然重新規劃自己的人生旅程。當她第一時間告訴家人自己將投入創作的這個決定,父親卻在電話另一頭直接否定,然而這樣的打擊並沒有讓她打消念頭,反而激勵她更加積極創作並投入各項藝術競賽及展出機會。

短短五年間,吳奇娜已在台中、台北、新竹、彰化等地,甚至是國外如新加坡、日本等地有豐富的展出資歷。回首過程十分艱辛,吳奇娜說,她終於了解父親最初反對她的心情,更理解做為一個藝術家所要面臨的現實模樣,如今她對能從事創作的每一分一秒都格外珍惜。

從不先設定主題

吳奇娜的創作,沒有學術訓練的束縛,一切靈感源於生活周遭。她從不先設定任何主題或構圖設計,她認為一旦先有意念,想像就會受到理性知識的限制,為了不受理性想法的束縛,她最初只是隨手拿起身邊的廢紙板,隨意剪裁凹折,再讓這個形狀引導想像,自由發展成形,表達創作當下最直接的感受,取代一般創作者習慣以手繪、攝影或電腦為主的草稿,做完後她將這些「小模型」或「草稿們」收納在盒子裡,她笑稱:「這些草稿,乍看和垃圾只有一線之隔」。

累積一段時間後,她篩選出部分滿意的小模型,開始將之放大為立體造型作品,經過媒材、成本、保存方式等諸多考量,最終選擇以「鐵雕」作為自己創作的媒介代表及品牌標誌,嘗試在鐵與空間的建構變化,以及鐵材本身的迷人質感如鏽蝕變化的細節中,找到更多屬於自己的風格特徵。她說:「鐵雕,本身具有原始感與堅毅力量,很能代表一位女性決定在三十九歲開始投入藝術創作的勇氣!」

作品有兩大重點

談起自己鐵雕作品的風格特色,吳奇娜認為「書寫的氣韻」及「敞開的心眼」是她作品形式的兩大重點。因為喜歡書法,她捨棄雕塑枝微末節的小細節,純粹以書法的極簡線條來表現作品型態(如動物、人形)的氣韻;此外,她也深受禪學與道家影響,在作品中運用大量的留白呈現陰,以充實雕塑立面的陽,陰陽交融,在虛與實之間,作品自然產生一種氣韻流動,以此破除「時、空」的既定觀點。

敞開心眼看世界

另外,在作品結構中,吳奇娜特別重視穿透性孔洞或開口的設計,她稱之為「心眼」,這些開口看似隨意安排、自由產生,然而卻展現作者創作意念的中心思想─「敞開心眼去看世界」,這也是吳奇娜創作歷程至今想要與觀者分享的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