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8個月後,傅崐萁回得來?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05 十一月 2018 07:35

2003年,傅崐萁在擔任立委任內涉及內線交易炒作合機電線電纜公司股票,經纏訟近14年後,今年9月12日最高法院判決駁回其上訴,判刑8個月,並沒收其不法所得6302萬元,全案定讞。

凱聚案更三審中

9月25日傅崐萁入獄前,為穩定軍心發表臨別感言,高喊政治迫害,他說,把妻子、花蓮縣長候選人徐榛蔚託付給大家,「8個月後又是一條好漢!」不過,這句悲壯之語,也引起外界議論,因為他涉及「凱聚股票案」更二審判3年,台灣高院更三審中,如果8個月內本案有罪定讞,「8個月後,回得來嗎?」

鑽法律漏洞拖延

眾所皆知,傅崐萁擅長鑽法律漏洞,他所涉「凱聚案」(台鳳案)及「合機案」,官司一拖1、20年未能定讞,即是以「請病假」、「換律師」、「突襲性聲請傳喚證人」、「出國考察」、「開會」等手法來干擾官司進度。這招拖延戰術,搞得司法烏煙瘴氣。

同案被告已入監

傅崐萁合機案的刑期是8個月,明年的5月25日他就能出獄。不過,因他另背負著炒作「凱聚」、「昱成」、「長億」股票案,更二審判刑3年,台灣高院更三審進行中。而同案被告台鳳集團黃宗宏,在2015年8月31日判刑4年確定,早已入監服刑,但傅崐萁涉案部分至今拖延20年未決,引起社會大眾注目。

今年7月13日,台灣陪審團協會創會理事長鄭文龍在立法院召開「花蓮王VS雲林王、司法管不到的土皇帝」記者會,痛批傅有2案──1997年「台鳳股票案」、2003年「合機股票案」;歸納纏訟多年不決的2大原因──司法遇到有權、有錢就轉彎,鄭文龍甚至爆料「我認識的,1年要花8位數字去擺平最高法院」。

7月16日,最高法院罕見的發布新聞稿回應「歡迎檢具具體事證提出檢舉,依法究辦」;而台灣陪審團協會理事長、司改會議委員的張靜也曾投書媒體質疑有5至10%司法官收賄。

司法遇傅會轉彎?

7月25日,花蓮縣長參選人劉曉玫前往監察院告發承審法官,指控傅崐萁背負5大官司,其中有纏訟多年的合機股票案、台鳳股票案,要求監察院深入調查,還給受害者一個公道,劉曉玫並質疑「台灣司法遇到傅崐萁會轉彎?」

8月16日,傅崐萁涉及炒作「凱聚」股票案,高院更3審首度開庭,審判長梁耀鑌以「不可承受之重」表達疑惑指出,為何一個案件進行20年仍無法確定,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值得好好研究。

清理久懸未決案件

9月12日,「首件」定讞判決在最高法院就「合機股票案」做出上訴駁回後確定,傅炒作股票案首件定讞,判決後台灣高等法院也罕見發表「絕無政治考量」的嚴正聲明指出,絕無因選舉將至,針對特定政治人物之案件刻意審理之情形,外界所指法院被當成政黨操弄選情之工具云云,與事實不符,應予澄清。根據高院聲明,已在積極「清理久懸未決案件」。

9月21日傅崐萁入監前,傅炒作凱聚股票案(台鳳股票案)更3審,傅再度出庭仍然「保持緘默」,全案將於11月14日上午繼續審理。

10月30日,傅崐萁從花蓮監獄移監台北看守所。台灣高院表示,傅崐萁另涉的「凱聚」炒股案11月14日要開庭,考量人力調度才移監。花蓮監獄說,傅崐萁尚有案件係屬在台北高院,11月14日上午要開庭,高院為便於審理,日前發出借提票,請法警到花蓮監獄提人,並把他寄禁於台北分監內,等到法官認無借提的必要,就會解還回花監,法務部只是配合高院的審理流程,並未主動介入,盼外界勿過多聯想。

干擾訴訟已不可能

傅崐萁移監台北看守所之後,「凱聚案」更三審訴訟可望順利進行,不再有「請病假」、「換律師」、「突襲性聲請傳喚證人」、「出國考察」、「開會」等手法干擾訴訟。

綜上所述,原本外界早已淡忘的「凱聚案」(台鳳股票案),因傅涉案官司拖延20年未定,引起司法界注意而嚴厲批判,讓本案成為全國矚目案件。加上高院聲明,已在積極「清理久懸未決案件。」因此,本案被告有罪無罪似已無再拖之理? 「8個月後,回得來?」一切端看司法能否在8個月內將本案三審定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