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從普悠瑪翻車事件 看台鐵組織責任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13 十一月 2018 08:01

撰文/湯文章(東大國際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

整理/記者江思婷

台鐵普悠瑪6432車次列車10月21日下午4時50分翻覆,釀18死、187傷悲劇。

地檢署調查結果認為「普悠瑪才剛剛經過特檢沒問題」、「顯然機械故障的機率渺小」,肇事主因是「列車司機關閉ATP沒有通報」、「司機超速」等人為疏失,將肇事責任歸咎於司機尤振英個人的業務過失,並以50萬元交保。

但嗣後被媒體爆出「43分鐘關鍵通聯紀錄」打臉,不但司機發現故障時就馬上向調度員反映,還被要求邊開車邊確認問題,並開至花蓮再換車,整整43分鐘的通聯記錄,清楚顯現尤姓司機在過程中孤立無助。

更有立委揭露台鐵所有車型都有加裝ATP遠端監視系統惟獨普悠瑪沒有。報載普悠瑪日本製造商就關閉ATP不會產生自動回報的問題,承認設計有瑕疵,台鐵也表示研擬向日商求償。

期間更爆出尤姓司機因施用毒品案目前還在緩起訴階段訊息,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也在行政院記者會揭露此事,不論台鐵或相關行政部門都企圖用刻板的「汙名」、「獵巫」的手段將肇事責任歸咎到尤姓司機一個人身上。

但是,鐵路事故涵蓋車輛硬體、人員管理、路面安全等多方面的問題,不會只是一個人的責任,而是從車輛維修、調度、管理到駕駛一連串的「不可能」與「想不到」才會造成的 ,所以,普悠瑪翻覆事故是台鐵的組織責任,並非司機的個人責任。

但就現行法有關於交通刑事責任的規範而言,向來只注重個人責任,是以駕駛員的注意義務為規範核心。

因此,司機關閉自動防護系統,高速通過彎道,是屬於應注意能注意而不注意的過失犯,至於其他人員的疏失,在現行法上恐怕都很難追訴。

司機為了生活賺取微薄的薪資,回報火車出狀況,台鐵內部行控中心人員及長官,未能及時協助處理而鑄成無可挽回的大錯,還要承擔肇事責任,台鐵事後只顧檢討別人推卸責任試圖將事件簡單化,置組織體的腐化、怠惰、治理失靈、欠缺法遵、對員工的管理或排班違法或不當於不顧,實在看不出來台鐵有反省及想徹底解決問題的決心。

所以,建立組織責任確實有其迫切性。所謂「組織責任」,係指直接以組織體,即法人、非法人團體,甚至是政府組織為歸責對象,且只要對死亡有因果關係,且可證明是屬結構性、組織性的監督過失,就組織體而言,即可處以罰金,並直接處罰負責人徒刑,不再論究最基層的執行是否有過失,而是從整個組織結構的行為,去判斷是否有因果、是否有監督疏失,這必然可以減輕檢察官的舉證責任,並能有效防止組織體犯罪。

由於傳統刑罰係以自然人為規範對象,但隨著時代變遷,個人大多附隨在組織體下聽從組織體管理階層之命令工作,因此建立組織體責任才能促進監督有效扼止災害的發生。

其實,嚴格來講,人民才是普悠瑪翻覆事故的幕後推手。

因為我們要求搭火車就是要準時到達,但台鐵每個時段整條線路都有密集的列車在運行,一台列車誤點就會牽連到其他列車跟著誤點,調度員就要不停聯繫各班車,可是台鐵列車班次的密度根本沒有多餘的空間跟時間讓調度員好好調度,為了不要大誤點,司機被要求加速追趕誤差的時間,調度員也不敢讓列車真的停下來。

台鐵不斷加開班次滿足人民疏運需求,但人手不足、預備救援列車不夠,要靠漲價增置人力、列車,票價又被凍漲,多種問題環環相扣,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所以,一味責怪台鐵並無法解決問題,還是要多一點包容,給一點鼓勵,坦然面對問題,才是避免災害再次發生的不二法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