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承辦違反選罷法辯護有感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19 十一月 2018 07:39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江思婷

真的不要再以行賄的方式買票,講難聽一點,選民拿了錢不投給你,你知道嗎?即使事後知道又如何?難道敢叫對方吐回來嗎?再去興師問罪,一不小心,把你之前的行賄過程錄音下來,去自首檢舉,最後你可能要被關,還要被褫奪公權,從此以後無法再參與選舉,可就賠了夫人,又折兵!

現代人已少道義了,以前盜亦有道,收錢會投票給行賄者,現在呢?收了錢,把你錄音順便拿著賄款去檢舉,等著拿幾十萬或百萬元檢舉賄選獎金,誰稀罕那買一票一千元。

多年前曾經為一件選舉行賄案辯護,他是競選連任的候選人助理,請在市場認識賣肉的朋友幫忙,分發宣傳單,並打電話給朋友為候選人拉票,同時交付2000元與之,當幫忙拉票及打電話的支出費用,該人家中恰好妻子有投票權,沒想到該人收了一疊宣傳單及2000元,直接去警察局檢舉被告行賄買票。

因為,沒有錄音或白紙黑字為憑,檢舉人提出宣傳單,及二千元為證,證明被告買他的妻子一票。但被告辯駁如上所說,依據當次選舉,就沒人以一票兩千元行賄的,況且只買檢舉人妻子一票,又何需交付一疊宣傳單呢?然而,被告無自證己無罪的證據,仍被法院認為罪證確鑿,判處徒刑。

看倌們!您仔細思維想想,選舉到了,亂交付金錢給非候選人助理的選民,瓜田李下,怎會讓法官相信是交付幫忙的工資呢?除非有書面或錄音證明吧!就這樣,一個人的指認,被告判刑定讞入監執行。

不過前一屆的選舉,我也曾受委任辯護一件台東候選人甲行賄判罪上訴二審案,檢舉人乙拿著三千元去檢舉乙以一千元買一票,共計買三票,台東地院以甲為證,佐證乙子丙的證詞,判決被告三年六個月有期徒刑。

甲年歲已大,又罹病在身,被判重刑,深恐入監執行,老命休矣,委任時告訴我說,花多少錢都沒關係,只要不被關。我告訴他說,我沒有任何管道送錢,只有努力幫你辯護,心情不安,多向你的菩薩祈求。

最後在審理辯護時,為甲找出乙、丙證人的重大陳述矛盾證詞,又以最高法院對於選罷法行賄罪單一受賄人之片面指證難免於為檢舉獎金或減刑的誘因,證詞不無不實的風險,且本案乙收受了金錢,交付丙後的用途,確實不合,才判決甲無罪,檢察官上訴最高法院,仍舊駁回確定。

此外,已經是許多年前的某次立法委員選舉前某日深夜12點,候選人的大樁腳AB夫妻被移送法院聲押,當時是一位立委助理臨時來電委請,他表示事後候選人會負責該樁腳對夫妻二人的律師費。我就在臨危受命下,緊急出庭為被告辯護爭取交保。

聲押庭被告AB並不認罪,雖有通訊監察錄音證明有交付金錢與另一被告C。但C雖承認有收受金錢,然表示非AB行賄買票錢,而是給予加油錢,及其他助選時的涼水、檳榔與飯錢。

因再無其他證據可資佐證他們夫妻交付金錢予他共同被告C有提及支持票投該候選人,三人均否認是行賄款。因此,法官諭知被告三人均交保候傳。

詎料檢察官不聽我嗣後的辯護,本件是樁腳間的互動,因為三人本都支持該候選人,何須行賄?且款項都是競選活動的花費,更遑論彼此均未談到支持誰,與賄選要件不合。

然而檢座既然都聲押被告三人,當然主觀上就認定被告等有罪,自然不可能聽得進去我的辯護內容,嗣後還是把被告三人都提起公訴。我心裡想著,如果我是檢察官本件絕對不會起訴的。

在法院審理時,我繼續出庭為被告夫妻辯護,閱卷出來詳予閱讀卷證內容發現,最重要的通訊監察渠等對話內容,還是沒看到交付款項與支持、投票及該候選人間,有何對價關係,還是為被告無罪辯護。

最後在法院採取我的辯護理由,判決被告三人無罪,即便檢察官不服上訴二審,還是被駁回確定,還被告清白與公道。

 

花蓮幾屆的民意代表選舉,被查獲賄選案之多,可說全國聞名。這次檢察官的加強查賄,每每有看到黃和村檢察長的場合,他總是在宣導檢舉賄選拿獎金,即可以知道他的企圖心,也期望花蓮候選人,人人不買票,選民不收賄,還花蓮一個乾淨民主競選的淨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