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淺談案件的法院調解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03 十二月 2018 14:04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江思婷

訴訟案件的調解是降低、疏減法院訟源的最好方法之一。
有的民事、家事案件是調解先行,如民事訴訟法第403條所規定的多樣訴訟案件,均須強制調解。因此,原告即便直接提出起訴,仍然是要先由法院排入調解程序,由法院的調解委員進行調解程序。
惟前述民事強制調解事件,如有民事訴訟法第403條、第406條第1項情形者,可例外不先經調解程序,直接進 入審判程序。譬如依法律關係之性質,當事人之狀況或其他情事可認為不能調解或顯無調解必要或調解顯無成立之望者。
又家事事件依據家事法規定,除了民事保護令、監護(輔助)宣告、撤銷監護(輔助)宣告、宣告 死亡、撤銷死亡宣告等丁類家事事件或有其他不能調解的情形 (像當事人行蹤不明或在國外定居)外,原則上所有家事事件 都要先經過法院調解(家事事件法第 23 條第 1 項)。
然而,最近曾辦理一件確認親子關係、認領的家事事件,家事法庭,依然排調解程序,頗為不解,蓋身分關係如何可經當事人調解來確認的呢?為何法院不直接開庭審理,尚須浪費當事人的一次出庭時間。
筆者在擔任檢察官時,就喜歡勸導息訟。退下來執業律師更喜歡勸和解,這麼多年的和解經驗,司法人員都知道。
通常我勸和解的方法是,倘若能夠明確分析官司的可能利弊,或使當事人知悉不和解可能的纏訟時日,勞心又傷財。乃至於,讓委託人明瞭官司輸贏的不確定性,以使當事人了然明白打官司的風險,用以作出繼續的訴訟風險評估。若對造有委任律師,當可請對造律師稍加勸導,比較容易說服打官司當事人彼此做出讓步,達成和解。
但是,我亦偶會遇到兩方斤斤計較,不到幾萬元的和解差距,認你如何勸解也不讓,為了息訟止爭,乾脆就退回部分或分文不取律師費,作為和解金額,讓雙方圓滿和解收場。
在很難調解的案件,因為法律並未規定要先強制調解的案件,究竟要強制調解幾次?期間要多久?任由法官指揮。前法院庭長王炳梁律師在臉書貼文表示,他遇到的案件,「每次開庭只是素素幾句話,即諭知改期調解,都五個月了還是在調字,或許折磨到當事人受不了,就同意調解吧!法庭外等之又等,庭訊後眾人都在搖頭嘆息!為何不勸退?還要再忍一年四個月!」使得調解程序變成擾民的程序。
類此情境,個人記得曾遇到一位台北來的律師道長,在等開庭時抱怨說,承辦法官每次開庭就叫雙方私下和解,甚者,開庭勸和解,也只花幾分鐘,他已經來花蓮十幾次,還沒進入實體審理,接這個案件已經虧本了!
其實,法官形形色色,法律強制調解也有規定,司法改革不求什麼,就希望法院站在打官司當事人的立場著想,能和解的案件,盡力勸和;不能和解的案件,就不必免強當事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跑法院,才是真正的司法改革啊!由上情事以觀,司法改革最重要是執法人員運用法律的態度,未必是法律規範不全。期望不管是法院調解委員或法官調解,皆能發揮調解功能,考量案件性質,以說服當事人,不浪費當事人時間,更足以達到經濟訴訟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