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隱藏在日本核食標準背後的問題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04 十二月 2018 07:32

宋瑞文

大選過後,通過反對日本核食進口的公投,國人反核食的意志,獲得強烈的支持。遺憾的是,網路上為核食的說帖,似是而非。若同意其中觀念,對我國的輻射防護,甚或反核人士的立場,都會有很大影響。

關於輻射防護,大家可能常聽到,所謂1年1毫西弗的輻射容忍額度,這是指所有的非醫療、非職業來源的人工輻射。來源可能包括,經由空氣土壤的外部被曝,或者來自呼吸、飲食的內部被曝。

麻州理工學院核工博士卓鴻年:「引用台灣《輻射防護法》中民眾1年游離輻射的暴露限值1毫西弗,來比較評估報告的食品輻射風險是不適合的。因為1毫西弗╱年的輻射劑量容忍基準是指,來自既存的本地核設施,而從日本進口的輻射污染食品,並非來自台灣的核設施,因此拿此標準來比較,是沒有意義的。

一般民眾輻射防護的基本原則是ALARA(as low as reasonably as achievable),亦即儘可能讓被曝輻射劑量越低越好。這個原則是基於目前科學家認為輻射劑量對人體健康的影響是直線性的,沒有安全下限(Linear Non-Threshold,LNT)(卓鴻年:回應張武修─核食第一道防線應拉到日本)」

而韓國也是如此想。有投書分析:「日本在仲裁小組主張有其他對貿易限制較小的替代方案,可達到韓國每年曝露量不超過1毫西弗的保護標準,因此認為韓國違反5.6條適當保護水準。但韓國回應,日本誤解韓方的保護標準。」

「韓方標準並非每年1毫西弗,而是「以合理可得措施儘可能降低食品放射汙染」(as low as reasonably achievable),並且認為沒有足夠的科學證據可證明日本的替代方案可以達到韓國的保護水準 。(許博任/限制福島五縣食品進口真會違反WTO規範?——從日韓輻射仲裁案談起)」

儘管韓國敗訴,但又馬上提起上訴。敗訴不代表沒有道理。但在台灣,卻有許多文章不明究理。事實上,日本部份食品通路也明白這點。

現在日本除了既有核設施的污染,又加上核災對整個環境的污染,把所有的容忍額度都算核食,並不合理。和反核學者小出裕章有合作的日本食品通路網站white food,訪問了中部大學武田邦彥教授,也向消費者說明了同樣的事情。

和核食一樣,核二廠近年外洩時,一樣拿所有的容忍額度1毫西弗來相比,顯得外洩劑量好像很低,而不是合理抑低原則(as low as reasonably achievable)。目前日本政府也用同樣的手法,用在各種污染標準,核食如此、空間劑量(空氣)、核廢土如此,樣樣都以1毫西弗為標準,用光容忍額度。

若是接受日本核食標準的邏輯,住核電廠附近的居民,遇到輻射防護爭議時,會站在不利的基礎上。由於花東地區也是高階核廢考慮的場址之一,因此,夾雜在核食其中的錯誤觀念,不可不防,必得民間自救或政府宣導,國民才有安全的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