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淺談醫療刑罰除罪化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04 十二月 2018 07:38

撰文/湯文章(東大國際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

整理/記者江思婷

這些年來臺灣似乎每隔一陣子就會出現醫療糾紛事件,比較出名的事件,例如:北城醫院將肌肉鬆弛劑當作B型肝炎疫苗,替七名新生兒注射的打錯針事件,造成新生兒一死六傷;屏東縣東港崇愛診所護理人員,誤將「降血糖」的藥當作「抗組織胺」的藥,而給錯一百二十多位原本來看感冒的病患服用,導致十五名幼童出現昏迷、抽搐、口吐白沫等症狀而住院治療等事件。近日花蓮慈濟醫院又爆發醫療疏失!家屬控訴罹癌的父親(68歲)住院期間,遭一名護理師將他床病患的尿液檢體,誤以為生理食鹽水打入他父親體內,父親在十餘天後死亡。這些事件發生的背後,究竟代表什麼意義?是一個值得深究的問題。

現行醫療體制,並非沒有避免醫療疏失的防堵措施,例如為了避免取藥錯誤,設置「三讀」(從藥櫃取藥品時一讀、由藥盒中取出藥品時二讀、將藥盒放回藥櫃時三讀)、「五對」(姓名對、藥物對、時間對、劑量對、途徑對)。另過去在許多醫療照護情境中醫療人員對病患身份常僅用一種的方法辨識,例如直接叫喚病人姓名,或者以床位號代替病人稱謂,但如果發生病人已轉床或出院時就容易造成錯誤。目前大多採取兩種以上的方式來辨識病人,例如應用無線射頻辨識RFID(RadioFrequencyIdentification)、二維式條碼等。另就法律責任而言,醫療疏失致人死傷,刑罰上應負業務過失致人於死罪或傷害人罪,民事上應負損害賠償責任,雇主(醫院)甚至要與醫護人員連帶負擔賠償責任。北城醫院打錯針事件,黃姓護士即因業務過失致死罪,經法院判處2年有期徒刑。而醫療糾紛的民事賠償更是動輒數百萬元至千萬元不等。

但是這麼嚴密防弊措施,以及嚴刑峻罰,還是阻止不了錯誤一再發生,這背後在在揭示臺灣的醫療體制確實存在著很嚴重的問題。孟子說過:「徒善不足以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戰國策內有云:「計不決者名不成」,再好的典章度,事前不認真執行,事後也不稽查考核,都只是書面文章,發揮不了什麼作用。以北城醫院打錯針事件為例,肌肉鬆弛劑係來自於其他科別,醫院內規明明規定,新生兒房內的冰箱不能置放其他科別的東西,但就是有人不遵守規定,更離譜的事,在新生兒病房工作的人員既不阻止,發現了也不加以取出,如此鄉愿心態,終究造成一發不可收拾的後果。

 

大多數的醫療疏失都來自於輕忽,認為不會倒繃孩兒,然而魔鬼藏在細節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再嚴密的規範若無人遵守,也只是聊備一格,醫療疏失發生的真正原因在於防弊措施根本未被落實。在醫界一片要求醫療疏失刑罰除罪化的浪潮聲音下,最起碼也要讓一般民眾相信醫院內部對於醫療行為管理措施已經善盡監督責任,否則如何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