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小心魔鬼就藏在細節裡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四, 13 十二月 2018 07:32

陳海天

中國歷代皇帝上朝或出巡時所戴的冠冕,幾乎在臉部前面都會有由好幾串連珠狀構成的小「面簾」,不會輕易讓人看到其真面目及表情,無非是想凸顯君王神聖不可侵犯的「至尊」地位,也可防群臣猜透他的內心世界;而在清朝,更有慈禧太后「垂簾聽政」的典故,她的「簾幕」,除了為掌控皇室大權、操縱皇帝卻又不便過於張揚而遮遮掩掩地故做神祕。

現今則有很多餐館喜歡掛串珠式門簾,而日式料理餐廳門口也大多掛有兩片式的布質門簾,客人上門必須先撥開門簾再進入店內。

本來裝門簾也不是啥了不起的事,問題是隨時都會有人去撥開,特別是洗手間的布質門簾,因有些人上過廁所後雖然會洗手,但卻寧棄烘手機或擦手紙而不用,習慣性的邊走邊甩,想把手上的水甩乾,到了洗手間門口見有布質門簾便「順手擦一擦」,手上的水雖然擦乾了,可是留在布簾上的細菌病毒卻反而回沾到手上。這只是餐館,至於醫療院所及車站就更要注意了。

記得前不久有外媒《Live Science》(現場科學)進行實測後所作報導指出,醫院病床的「隔簾」是整個醫院病菌最多的地方,甚至可能有抗藥性超強的金黃色葡萄球菌(MRSA),即使經過更換或清洗,短短2週之內又會聚集大量超級細菌,而且不論是診間或病房的病人、醫師、護理人員以及探病訪客,都有機會碰觸到隔簾,接觸性非常密集,更何況並非每家醫院都會定期更換或清洗,而MRSA超級細菌,如果有免疫系統較弱的人接觸到,一旦感染而引發一些併發症後則有可能會導致喪命。

此外,有些醫療院所也不太重視洗手間的衛生設施,在設計時多未考慮到男性使用者的隱私需求,以花蓮為例,即使花蓮慈濟醫學中心、基督教花蓮門諾會醫院…等大型醫院的部分洗手間,至今仍以兩片式布質門簾讓男性使用者「遮羞」,而國泰聯合診所以及臺鐵花東線的大富車站,同樣都遷就空間限制,有部分男用廁所仍以兩片式雙向彈性隔板勉強保護男廁站立式小便池區使用者隱私。其實這些都不符公共衛生要求,因為使用者都必須「出手」碰觸布簾或隔板,只會讓病菌更容易沾染到使用者手上。

只是要餐館、醫療院所與車站設法改善,因為目前法規上並無強制性,大概不會有什麼希望,人們不如自求多福,遇到這些布質隔簾,還是少碰為妙,可採欠身彎腰,低姿而過,至於遇到雙向式彈性隔板,則不妨利用隨身攜帶的原子筆或梳子之類的小物件,只頂開其中一片隔板,側身而過。

不過最重要的,還是應該要隨身攜帶手帕,不論到哪裡,碰了哪些東西,都要勤於洗手,洗手後都用自己的手帕將手擦乾,養成良好的個人衛生習慣,就不怕超級細菌上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