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社會企業爭議剖析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三, 19 十二月 2018 07:37

宋瑞文

當我們走在路上,弱勢的小販兜售玉蘭花、口香糖等等,是熟悉的街景之一,也往往喚起人們的同情,慷慨解囊,薄施銅元,照顧最底層的同胞島民。

另一方面,也有企業針對這樣的經濟型態,提出新的商品與販售方法,試圖把這些弱勢的街友,帶到新的營生模式。理論上希望他們獲得更多利潤,以及較為體面的生活模式。

知名的例子有,大家所熟悉的《大誌》雜誌等等。這份源自英國的雜誌,透過街友的販售而廣為人知,許多人稱頌它為街友帶來營生的工具,也有人探討其中是否有剝削的問題。

最近,一本專門探討社會企業的書籍、《社企是門好生意?社會企業的批判與反思》便揭開了這樣的論戰。

該書序論寫道:社會企業的概念近年來被引入臺灣,在產官學界的共同推動下,越受矚目。然而在各種振奮人心的成功案例下,卻鮮少人討論,這套神奇的商業模式,有沒有任何潛在的風險或問題?社會企業真的能解決社會問題?

臺灣版《大誌》──批發雜誌給街友,規定他們穿著背心在指定時間與地點銷售。然而街友沒有基本工資、沒有勞健保、罰單自己繳,這就是社會企業嗎?

此書一出,引發了正反不同的看法。肯定有之,但也有論者以為,這樣的說法陳義過高,不切實際,反而傷害街友的生活。

一名知名部落客的批判,甚至上了新聞:「少點高大上的烏托邦式批判,別把對理想世界的呼告當成自己的貢獻,多問問自己,今天這世界有因為你變得更好一點嗎?」認為批評者要求過高,於事無益。

在正反雙方的交鋒中,其實有基本的原則可以遵從。只要《大誌》對它批發出去的雜誌商品,在銷售上對人員沒有管控,沒有監督指揮權,自然可以避免勞動法律上的爭議。

另一方面,網友sara指出,台灣這家源於英國做法的雜誌社,並不像其他國家的同型公司,善盡社會責任。英國的《大誌》成立基金會,銷售雜誌只是他們協助街友的一環,後端的關注才是重點。澳洲和韓國的《大誌》協助街友租屋,找穩定工作,並消除汙名。而台灣的《大誌》除了賣雜誌,沒有其他協助街友的社福服務。

既然台灣《大誌》的誕生,銜接了英國《大誌》等原生企業的美名,因此得到社會的矚目與關心,說該見賢思齊恐怕都是太過,本應比照辦理。

台灣是處處溫情的寶地,向來以人情自傲。標榜協助街友的公司,責任應該更多,而不是置身事外,否則,若是傳了出去,豈不失了台灣的顏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