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松園別館何去何從?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22 十二月 2018 09:46

方圓

據報導,目前由花蓮縣文化局維管、委外祥瀧股份有限公司經營的松園別館,將在明(2019)年4月由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台東農場收回、招租管養。消息一出,地方不免憂心步上天主教花蓮教區附設聖母健康農莊的後塵。

經過多年來的經營,松園別館已經是花蓮重要的歷史、藝文空間,也是知名的觀光地景之一,特別園區內的百年琉球松更是讓遊客驚豔。台東農場是否有能力管養?不無疑慮。但另一方面,受到大環境影響,松園別館陷入經營困境,確實也是一大難題。

據自由時報報導,「(松園別館)近2年的年入園人數平均縮減2成,去年19萬人,今年截至10月底僅14萬人;其中營收部分,去年開始呈負成長,約虧損35萬元,今年則已出現170多萬元的赤字。

花蓮縣文化局表示,松園別館委外『祥瀧股份有限公司』經營,每年須繳交定額權利金及經營回饋金(依全年營收5%計算),合計約120至140萬元,其中還須繳納50%給松園別館產權單位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台東農場。但縣府每年僅實收約60、70萬元,卻得支出200多萬元,收支不平衡造成縣庫負擔,也遭審計室與縣議會提出糾正,未來將積極改善。」

松園別館虧損雖是事實,但對於公有文化資產,卻並不適宜僅僅以金錢利益衡量。當然這並不是在說,可以完全不管營收,而是不應該以有沒有賺到錢來做唯一的考量。

況且,退輔會收回松園別館的舉動,很難不令人聯想到,今年10月時堅持收回花蓮樸門永續生活協會承租的土地的行為。樸門協會承租土地後,將之打造成多功能友善農業教室,並經營生態示範農場,但是台東農場執意收回,在協調會上退輔會才承認,「花蓮農場本場約14公頃的土地,將從機關用地變更為『可供旅館使用之使用分區』,全案已進入都市計畫變更程序」;樸門並指控,「退輔會已委託台北藝術大學協助規劃旅館、露營區、青年旅館及楊英風紀念園區等。」

就此,退輔會的解釋是,地目修正是為了配合《發展觀光條例》的規定,及壽豐鄉公所辦理都市計畫通盤檢討,才提出機關用地變更觀光農場專用區,以符合旅館業登記資格。但,不可諱言,正是因為有前車之鑑,花蓮在地的藝文界人士才會擔憂,退輔會此次收回松園別館,是否意謂將朝向旅館轉型?

松園別館是日治時期的日軍兵部辦公室,民國67年時交由行政院退輔會管理,民國89年編列為歷史風貌專區,直到2006年才委外交由民間公司經營。換言之,松園別館具有特殊之歷史性、地方性,有其歷史、文化及藝術價值,可說是花蓮非常重要的文化活動場域,如何讓松園別館永續經營?恐是退輔會收回後最大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