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淺談刑事簡易判決實務操作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24 十二月 2018 07:45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江思婷

法界前輩,也是現今監察委員高鳳仙近日在其臉書貼出,其提出調查報告,建請司法院針對刑事簡易程序研議修法。
委員提到,銓盛律師事務所向她陳情,經過深入調查後,發現司法院居然為了減輕法官的負擔,讓1年約12萬個案件,沒有經過通常程序審判,大多數被告沒有看過法官,有些人連檢察官也沒有看過,就被用簡易程序判刑,可能嚴重侵害被告的訴訟權,有違憲之虞。
刑事訴訟第449條第1項規定第一審法院依被告在偵查中之自白或其他現存之證據,已足認定其犯罪者,得因檢察官之聲請,不經通常審判程序,逕以簡易判決處刑。但有必要時,應於處刑前訊問被告。前項案件檢察官依通常程序起訴,經被告自白犯罪,法院認為宜以簡易判決處刑者,得不經通常審判程序,逕以簡易判決處刑。
其實,法律如此規定確實有訴訟經濟,降低案件數量的作用,讓院檢在案件的負擔上鬆一口氣。尤其是在判決書的制作上,更可以簡化,速度快又省時。如此對於苦於訴訟冗長,憂心訴訟結果不知會如何的人,也是一大福音。
可是,檢察官之聲請簡易處刑判決問題出在哪兒?早期發現被告在卷內根本沒自白,檢察官的聲請簡易處刑書,竟會登載不實,擅自替被告自白。有的被告收到這樣的聲請書,氣噗噗的來事務所問怎麼辦?
當然我們會告訴他,趕快遞狀聲請依普通程序辦理。然而,偶有快槍手法官等不及被告的聲請狀,就以其他現存證據直接做出簡易判決,被告不得已只能依據簡易程序提起上訴,平白無故被剝奪掉一個審級的利益。
果爾,倘若遇到一位駁回法官,或不好意思不支持同事,而不具正義感的審判長,被告的冤屈恐無處救濟。尤其在台灣當今要提非常上訴或再審比登天還難的情形下,冤獄是很容易發生的。
高鳳仙監委研究有關刑事訴訟法簡易程序之規定與司法實務之運作,認為嚴重違反憲法訴訟權保障、正當法律程序及刑事訴訟法上聽審請求權,肇致人民司法救濟權受損,陳請本院依法聲請釋憲,以保障人民權利。
她進一步的研究現行刑事訴訟法簡易程序,因係採書面審理,然未經開庭程序即為裁判,是否剝奪被告享有接受法院公開審判、言詞辯論、與證人對質及交互詰問等之訴訟權利?有無違反憲法第8條及第16條規定?檢察官未取得被告同意即逕行向法院聲請簡易判決處刑,是否有濫用簡易程序之疑慮?且在未取得被告同意下,被告不服判決結果必然提起上訴,則簡易程序是否能達到訴訟經濟之目的?均有深入調查之必要等情。
個人至為贊同高委員的看法,其實就簡易訴訟程序的進行,應在檢察官偵訊時,由被告表達願意依照簡易訴訟,並記載於筆錄中。對於被告否認犯罪的抗辯時,不應聲請簡易判決。而法院更不應以片面主觀的其他現存之證據,已足認定其犯罪者作為簡易判決的要件,遽加判決。
法院不宜以一己之方便結案,而犧牲人民訴訟上的權益,倘若不加修法,亦請院檢在執法過程採取嚴格的被告是真的自白,倘若被告有抗辯,法院仍宜轉為普通程序辦理,方為保障人民訴訟權益的方式。
對於被告而言,苟若收到與己陳述內容不同的聲請簡易判決處刑書,請於第一時間盡速找律師幫忙撰寫聲請改以普通程序的書狀,載明理由,以防法官的快速簡易處刑,方能確保自己權益。
最後援引高委員的意見,祈請司法院宜研議修正相關法規,使法官逕行轉換簡易程序,以「審判中」自白犯罪為要件,且須得被告及檢察官同意,並踐行訊問被告程序,以維護憲法所保障之人民訴訟基本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