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被架空的繼承回復請求權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25 十二月 2018 07:38

撰文/湯文章(東大國際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

整理/記者李雨修

近日大法官作成釋字第771號解釋,內容是繼承回復請求權與個別物上請求權係屬真正繼承人分別獨立而併存之權利。繼承回復請求權於時效完成後,真正繼承人不因此喪失其已合法取得之繼承權;其繼承財產如受侵害,真正繼承人仍得依民法相關規定排除侵害並請求返還。然為兼顧法安定性,真正繼承人依民法第767條規定行使物上請求權時,仍應有民法第125條等有關時效規定之適用。

繼承回復請求權與所有物返還請求權二者間,究竟是什麼關係?學界多年來爭執不休,有認為繼承回復請求權是一種集合的權利,是一種個別所有物返還請求權的特別規定,因此,雖然繼承的財產受到侵害,也只能依據繼承回復請求權規定來行使權利,不能再主張個別的所有物返還請求權。但另一派的見解則認為,二者是併存的權利,可以個別行使,其中一種權利行使或消滅,對於他種權利不會有什麼影響。

這二種見解各有利弊,第一種的看法好處是主張被侵害的繼承人,不用去證明個別財產被侵害的事實,只要證明自己是合法的繼承人,以及被侵害的財產是被繼承人的財產,壞處是可以主張的時間,最長只有10年。第二種的看法是可以主張的時間,長達15年。壞處是主張的人除要證明自己已經因繼承合法取得個別財產的有權外,還要去證明個別的財產遭受到侵害。

法律見解因為著眼間不同,本來就會有不同結論,一種見解的好處通常會是另一種見解的壞處,反之亦然,這原本就是極為輕鬆平常的事。法條是死的,法律重視規範的安定性,但社會環境隨時在改變,舊的法條規定,有時候並不能符合外在的社會環境變化,或者法條的規定,原本就存在著模糊的空間,並且法律錯綜複雜,不同法律間有位階高低的問題,有特別法普通法的問題,也有中央法規與地方法規衝突的問題。因此,要賦給法條生命,就要靠解釋。解釋法律有很多種方法,在台灣最有權力和最有權威的解釋機關就是大法官。所以大法官說的就算,其他法官和學者說的就算了!因此,這個幾十年來的爭議,算是一槌定案。按下來能做的,講好聽的話是去批評大法官看法的良窳,講難聽的話就是去罵大法官的見解。就我來看,二者的目的都是一樣,都在期待大法官能夠再施加關愛的眼神,那天能夠再改變見解或者最少再做個補充解釋。

 

大法官釋字第771號解釋,等同架空繼承回復請求權,反正不用在10年內請求,還有5年的時期。但繼承回復請求權的消滅時效期間,是從知悉繼承權被侵害的時候開始起算,個別的所有物返還請求權也是如此,可是大法官又說「然為兼顧法安定性,真正繼承人依民法第767條規定行使物上請求權時,仍應有民法第125條等有關時效規定之適用。於此範圍內,本院釋字第107號及第164號解釋,應予補充。」釋字第107號及第164號解釋,原來是指已登記的不動產所有物返還請求權,無消滅時效之適用,所以無論經過多久時間,都可以要求占用人返還,占用人不能援用已經占用15年作為時效抗辯拒絕返還,但釋字第771號解釋剛好顛倒,已經辦理繼承登記及所有權登記的繼承人,在15年之內仍可能受到真正繼承人行使返還請求權,這等同剝奪不動產所有權登記名義人的抗辯權。這句話可是顛覆傳統民法消滅時效的見解,到底這是偉大的法學創見還是標新立異,就看大家各自解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