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空歡喜且白忙一場的選舉遊戲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05 一月 2019 09:45

蕭福松

投入選舉是為了什麼?參選人的動機都不一樣,雖然一致說詞,都是為了服務鄉親、回饋地方,可實際內心想的未必都如此高尚。或許有人真心想實踐理想抱負,但更多的恐是為了想出人頭地、光宗耀祖,或藉權弄勢、藉勢弄錢。

參選動機容或不同,但目標只有一個,就是一定要當選。知名度不夠、沒有基本盤,或者不是政治世家,沒有顯赫家世,學經歷人品又都不起眼的人,唯一方法就是買票。

買票的方式很多,一般都透過樁腳,先從信得過的周遭親友下手,慢慢擴及遠端選民。對象普遍選定社經背景較低的民眾,或較不被注意的社團,從宴客、招待旅遊到饋贈水果、茶葉、現金,無所不有。

選舉目的本是「選賢與能」,弄到花錢買票、給錢才肯投票,不僅有違公平原則,更大大傷害民主精神。而花錢選上的,為了「回本」,自然想方設法在人事上拿臭包,在工程中拿回扣,很多貪贓不法情事,實都源於選舉期間的買票賄選。

苗栗地檢署查察賄選,去(107)年12月28日偵結起訴9件賄選案、2件幽靈人口案,對涉案且經選委會公告當選並就職的當選人,包括鎮長、縣議員、鄉鎮市民代表、里長共15人,向苗栗地院提起當選無效之訴,其他地檢署也陸續提起中。

屏東地檢署則對轄內5名縣議員、3名鄉鎮長、16名鄉鎮市民代表及6名村里長,共30名的公職當選人,提起當選無效之訴,創下地方自治史上最高紀錄。

被提當選無效原因,有的是當選人本身涉及賄選,有的是樁腳或競選團隊涉賄。總之,花費無數時間、精神、人力、金錢,最後選上了,卻可能落得一場空。

買票風氣歷久不衰,是因為有人迷信「錢能通鬼神」。早年買票,樁腳會穿寬大外套,當選民收下錢後,便拉開拉鍊露出胸前背的神像,意謂「神明看到了,你拿錢不投票會遭天譴」,以此恫嚇選民,達到買票不跑票的效果。

後來選民變聰明了,錢照拿,投不投再說吧!不過,相對於法務部祭出的檢舉賄選獎金,縣市長500萬元、縣市議員200萬元,鄉鎮市長、鄉鎮市民代表、村里長50萬元,選民會選擇優渥獎金?還是區區數百元、數千元的買票錢?

買票風險提高很多,但心存僥倖、甘冒風險者,仍大有人在。候選人想以鈔票換選票,基本上,就是對自己沒信心,也是對端正選風的挑戰。或許買票能達到某些預期效果,然付出代價亦大,這些已被提起當選無效的「當選者」,正承擔買票的代價,實咎由自取。

有什麼樣的選民,就有什麼樣的政治人物,不希望台灣選舉一直是「挑爛蘋果」遊戲,選民就當有所自覺。必須認知到選舉不等於民主,民主也不應該是鈔票或詐術可以換取的,就像韓國瑜說的「寧可乾淨的輸,也不要骯髒的贏。」只有選民和候選人都有清晰的民主理念,選風才能端正,政治也才得以清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