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審判獨立不是拒絕專業鑑定的藉口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08 一月 2019 07:35

撰文/湯文章(東大國際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

整理/記者李雨修

憲法第80條規定:「法官依據法律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這是保障法官審判獨立的規定。所謂「不受任何干涉」,就外部而言,不但其他機關不得干涉,縱使法院內部亦不得干涉。換言之,法官審判只是依據自己對於事實認定以及法的確信來審判。

現任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史蒂芬·布雷耶(StephenBreyer)的名言「司法獨立的意義,就是根據法律和事實做決定。」  (Independencemeansyoudecideaccordingtothelawandthefacts.)。易言之,一個案件的處理,包括事實認定與法律適用,完全憑藉法官個人一己的自由心證來裁判,才是審判獨立。然而事實真是如此嗎?

就法的層面而言,自由心證並不是「法官想怎麼說,就怎麼說」,雖然在案件處理上,法官確實有自由判斷的空間,但並非恣意,而是要依據經驗法則、論理法則,在綜合所有證據的基礎下,來判斷事實的過程和真假,所以自由心證其實並不自由,只是排除外在干擾的情況下,「自主」作成對事實和證據的判斷而已。可是法官只是法律專家,對於事實真假的判斷,未必會比一般理性有經驗的人來得高明,每當事實涉及專業,例如:工程施作有無瑕疵、醫療行為有無過失等,經常需依賴鑑定來加以確定,法官那來的能耐可以獨立作主?縱使在法律適用上,因法條規範不清,學說見解紛歧,作為法律專家的法官,也未必得以自主決定,有時也必須委請法學教授做法律鑑定意見。這些鑑定結果對法官心證的形成有莫大的拘束力,形同「影子法官」,講得不客氣一點,其實可以左右判決結果,所以審判獨立並非法官一己獨斷的藉口,審判獨立其實也沒那麼獨立,而是到處受到掣肘。

尤其在現今專業分工、隔行如隔山的年代,除非法官的專業能力強到足以壓制專家的專業意見,否則難保不會被牽著鼻子走,但專業能力的養成並非一蹴可幾,非數十年不能竟其功,而司法現狀又呈現法官辦案數量過戶負荷的程度,法官那有多餘時間去學習專業,雖然法官學院努力舉辦研習,希望加強法官的專業能力,但每年參加幾場講習,也不過就法律問題炒炒冷飯而己,對專業能力的增長極為有限。就此而言,現今司法院推行的專業法庭以及法官專業證照,不過是形式意義大於實質意義。

因此,審判獨立的內部界限應該被重新定義,司法實務不應該再自欺欺人、掩耳盜鈴,仍採鑑定意見只供參考,不能拘束法官的看法,而應該確認鑑定意見的證明力,有拘束法官自由心證的效力。

 

所以,當務之急應在於專業鑑定機構的建立。目前台灣尚未有國家級的鑑識中心,僅有的鑑定機構散布在各機關內部,例如:法務部調查局鑑定毒品、法醫研究所鑑定死因、刑事警察局鑑定槍械有無殺傷力、行政院衛生福利部醫事審議小組鑑定有無醫療過失等。其餘的鑑定機構就屬學術機構、醫院、各公會等。每每一有糾紛,找鑑定人是訴訟當事人角力的重點,也是法官抉擇的難題。但這些鑑定機構良莠不齊,大都未受監督,訴訟實務上更常見當事人事先找好有利於己的鑑定人作好鑑定意見後,再據以起訴,先創造有利的戰場,他造如要推翻鑑定結果,勢必要另外花費時間、勞力、費用找尋其他的鑑定人,對於審判程序的進行造成延宕。縱使鑑定人出庭接受詰問,在法官及辯護人的專業知識遠不如己的情況下,詰問也只是隔靴搔癢,作作樣子而已。因此,惟有盡速統合建立國家級的鑑定中心,才能重振人民對於司法的信任。審判要獨立不要獨斷,只有依賴專業鑑定來輔助,審判獨立並不是拒絕專業鑑定的藉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