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論及資深藝人不必賤古貴今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五, 11 一月 2019 07:44

宋瑞文

高雄市長韓國瑜新官上任後,若干措施引發了一些爭論。請資深藝人白冰冰代言,廣做城市行銷,成為眾矢之的,有人以為拉低質感,又因此引發當事人反唇相譏而衍生風波。無論雙方如何叫陣,木已成舟,何不人盡其材,做深入的探討。

之所以有人視白冰冰為低質感的一群,和她過去餐廳秀等演藝經歷恐怕不無關係。過去餐廳秀多有黃色笑話,如費玉清也是個中代表,這樣的表演方式漫延到錄影帶甚至電視,是有一定年紀的人都有印象的表演風格。

既然黃色笑話為過去大眾流行文化的一部分,自然有其歷史意義,當時的客群如何,消費方式如何,都值得探討。現在文史行銷盛行,許多人也投身於紀錄過去,而像白冰冰這類資深藝人風騷一時的表演方式,其時代意義如何,似乎乏人問津,豈不是擺著活歷史視而不見,好不可惜。

其次,是資深藝人背後的早期生活環境。早期藝人有不少出身寒微,如眾所皆知的江蕙,自小就得出門賣唱,而白冰冰亦然,她時常在受訪時回憶兒時的艱辛。例如每每提到小時候撿煤球的經過:「有很多小朋友被礦工車輾死,我算是天公囝仔,現在還能完整站在這裡。」描述著早期礦工家庭的生活。這點,自然也可以做為文史行銷的一部分。

或許和這樣的白手起家有關。白冰冰的音樂作品,一直有很高的社會性。有別於時下流行的男女情愛,白冰冰總在愛情主題之外,歌唱社會百態。如早期的作品「現金寄治股市」,主題是談錢傷感情的人際互動,也反映了當時人們常把金錢拿去投資股市的社會背景:「咱的感情若要保持,互相不通佔便宜,啊,不敢賺你的利息錢,我的現金目前,攏寄治股市。」(現金寄治股市)

一直到近年,白冰冰仍然保持著這樣的創作基調。例如2017年的《行行出狀元》:「不免百貨公司,挂一支VR(電子商務)。」「電腦講話冷吱吱,叫我那要聽國語請按1~。」探討網路時代後,各行各業的興衰與對人際關係的衝擊。

2018年的《按怎創》:「最近的生活真歹過,頭路嘛真歹找,日時路邊賣玉蘭花,暗時啊帕浦做少爺,那些大頭家,講話真桑勢,雙手擱攬雙個,無閒發小費。阮尪是博土,這陣仔嘛失業找無頭路。」描述半工半讀、博士失業、世代差異等各式各樣的貧窮現象。

資深藝人,或許沒有足夠的政治正確意識,創作沒有台語正字,也無白色恐怖歷史,但曾為大眾流行的代表,有的是札實的唱功、清楚的咬字,和符合音韻的創作能力等等,這些都是時代與歲月所賜,不是現學就能現賣,和時下藝人有不同的價值。國外藝壇常對資深藝人致敬,台灣自然也不必賤古貴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