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哀哉!命懸一線的司法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15 一月 2019 07:35

蕭福松

司法院長許宗力在司法節學術研討會上,形容「司法至今仍彷彿命懸一線」,指近10年來民眾對司法的信任,僅在4成上下的低檔遊走徘徊,是殘酷的現實。

許所稱「殘酷的現實」,是認為司法官素質不差,工作也很努力,卻得不到人民的信任,頗有為司法辯白及為司法官叫屈之意。但他沒講清楚的,是人民為何不信任司法?

司法是正義最後一道防線,可是當人民遭遇司法時,即使飽嘗曠日廢時、漫長訴訟的折騰煎熬,最後也未必能獲得公平公正的審判。「遲來的正義」根本不是正義,只是自我安慰的說詞,甚至是對受害者的凌遲,這才是人民面對司法殘酷的現實。

許宗力將司法不受信賴的原因,歸咎於台灣社會崇尚重刑及媒體誇大報導,反覆強化了法官與常民經驗脫節的刻板印象。他沒講明白的是,社會為何崇尚重刑?是人民嗜血嗜殺?還是莫名的人權主張加上司法功能的不彰,才導致人民渴望「嚴刑峻法」?

媒體的「未審先判」及種種臆測、推斷,或許造成實際判決和民眾所預期的有很大的落差,不過也得先檢討,所謂的「依法審判」,究是審酌事實、衡情論理的結果?還是憑法官個人好惡、自由心證的結果?

很多法官被戲稱「奶嘴法官」,很多判決被嘲諷「恐龍判決」,並非無的放矢。「蓋棉被純聊天」、「擁吻是國際禮儀」、「男女共浴只證明一起洗澡,不能證明有做愛」、「警察被罵奴才,是強調公僕身分」。類此判例,常讓人搞不懂法官究竟是在維護真理,還是鼓勵犯罪,如此裁判品質,叫民眾怎信任司法?

國立中正大學犯罪研究中心104年做司法信任度調查,民眾對檢察官的信任度為23.5%;對法官的信任度則僅有15.4%。司法院去〈107〉年也做同樣調查,62%民眾認為法官的判決不公正,56.4%民眾不信任法官。對照許宗力的「4成」說相差無幾,都反映一個事實,人民並不信任司法。

人民不信任司法,關鍵不在制度,而在法官是否死抱法條、沒能感受人民的痛。近幾年受歐美人權思潮影響,「殺人者免死」幾成司法默契,法官一致的說法,殺人者不是思覺失調,就是有教化的可能。明明天理不容、罪無可逭的歹徒,竟因享有「犯罪者人權」而免於一死,是否意謂被殺被害之人都活該倒楣?

法官死抱法條,註定只是個「法匠」,法官不能感受人民的痛,是因為沒碰過、沒遇過、沒有切身之痛,所以也沒有同理心。法官雖是人,卻代表上帝執行仲裁人世間的是非善惡,如果不能公正無私、明鏡高懸,縱身穿法袍、高居法庭之上,豈能無愧於心?台灣司法又何止命懸一線?

要扭轉司法形象,不是靠司改國是會議或學術研討會,而是靠司法人本身的自覺。不當恐龍、不當法匠、不當政治打手,唯守正不阿、確實懲奸除惡,才能贏得人民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