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法定職務說?實質影響力說?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15 一月 2019 07:45

撰文/湯文章(東大國際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

整理/記者李雨修

有人說:「台灣法律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樣」,更有民間的俗諺說:「一審照判,二審減半,三審豬腳麵線。」或是「一審依法判,二審減一半,最高發更審,最後都不算。」來調侃法官的判決結果愈來愈輕,法官對於的事實認定以及法律的見解舉棋不定。司法既然自稱是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那麼對於正義的結果最少也要讓人民有預見可能性,不然打起官好像在賭博,司法公信力怎麼可能提高?最近司法院自己發佈的統計數字結果顯示,民眾對於司法的信任度不到四成,司法改革搞了這麼久,數字還是這麼難看,改革的方法、步驟、內容一定是什麼地方出了問題。

法官判決對於事實的認定,要依憑證據,證據的取捨以及證明力的判斷,本來就是法官的職權,只要不是太離譜,例如嚴重違反經驗法則、論理法則,外人沒什麼好置喙的。但就法律的適用來說,明明都有固定的實務見解,偏偏有些「葉公好龍」者,喜歡神來一筆,講得好聽是不墨守成規,不受限於傳統窠臼桎梏,彰顯人權,說得醜話是在標新立異,語不警人死不休。以近日立法委員高志鵬涉及貪污圖利罪的法律見解來說,最高法院採取「實質影響力說」,追溯這種法律見解的源由,無非因為「法定職務說」太過狹隘,尤其民意代表諸如立法委員、市議員,根本無固定的法定職務,但因為立法委員掌管預算大權,行政機關多少要賣點帳,否則預算被刁難日子難過,純依「法定職務說」遇到立法委員關說、施壓,根本無法課以刑責。因此,實務見解才發展出「實質影響力說」,從陳水扁、林益世、賴素如到高志鵬等違反貪污治罪例案件,這種見解可謂斧鑿斑斑,晏然蔚成風潮。

然而,法律見解應該是「Slowly but stable」,判決不是在發表論文,審判也不是試驗場,雖說法律見解並不是不能變更,但數十年來的法律見解,已形成人民的信賴,難道這種信賴不值得保護?要改變當然可以,但最少要能夠讓人民可以預見吧!尤其在法律見解沒有共識前驟然改變,偉大的法律見解,在二、三審間來來回回,不但造成審判延宕,受判決之人惶惶不可終日,無所措手足,人民更心存僥倖,期盼有河清之日,情願相信世間有鬼,也不願去相信司法是公正的! 偉大的法律見解竟成了票房毒藥,「Slowly but stupid」!

 

因此,要提升司法公信力,絕對要杜絕這種神來一筆、標新立異的見解。近日立法院通過大法庭法,衷心期待對於上述現象能有所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