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天界之舟] 天雲老師─公案解釋篇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三, 16 一月 2019 07:44

天界之舟/供稿

記者李雨修/整理

【公案內容】

某日,首座舉起拂子對大眾曰「誰把道理說明通達,拂子就歸誰。」

仰山問曰「吾將道理說明通達,能得拂子否?」

首座說:「可得。」

仰山忽將拂子一把奪過,轉身就走。

【天雲老師解釋】

拂子贈達人這可是一件不得了事,有的拂塵跟著大師幾十年,可能這個物體上有大師的佛光印在上面,拿來放在家裡客廳鎮邪都沒有問題,尤其是得道大師長年的隨身物品,很多佛門弟子爭取獲得拂子的機會。

文中的「首座」未必是溈山大師本人,佛門自古以來佛院林立,且佛寺與禪院都是獨立運作,每一宗門、每一寺院的規矩未必相同,就像台灣的四大名山,在規矩上還是有相當的出入,據我們了解這裡的首座是指當時溈山大師認定修為最好的大師兄。也有若干宗門將方丈稱作首座,有的禪院首座不只一個首座,傑出的3位,或7位,或10位弟子都叫首座,有的管山前、有的管山後、有的管理特定事物,但是無論怎麼安排,看到首座兩字就可以知道,它不是代表方丈就是師父認定功力最傑出的人。

仰山當時還不是首座,只是溈山坐下1500弟子之一,也想要拂子,可是仰山沒有說出什麼道理,忽將拂子一把奪過,轉身就走,這就是仰山的風範。仰山當時在滿門師兄弟當中是一個頭痛人物,因為他的機鋒銳利,言行深奧奇特,經常讓人無言以對,實際上他不是好辯,乃是他的境界太高了。

很多人覺得彈琴、寫作、畫畫或創作,會覺得心很寧靜,可是這個「靜」在比起「禪定」來看都是初級班,頂多算是初禪,禪定這個功夫就有分級,從初禪、二禪乃至於七禪,開悟者之後,不用習練打坐,自然有三禪水準,比起那些初禪程度的寧靜高明很多。

而我們的開悟程度也是有分級的,溈山大師門下開悟者很多,而仰山的開悟就是最高等級的,他開悟的非常透徹,因此他的機鋒極為銳利,除了仰山的師父溈山大師之外,罕有人演辯能力強過仰山,因此仰山從首座那兒把佛塵一拿就跑,看似沒有道理,但他必然有其見地,所以也沒人過問。

首座曰「誰把道理說明通達,拂子就歸誰」,首座這個題目,就讓仰山很不以為然,首座犯了一個宗教師經常犯的毛病,很多宗教師以為靠說明、演辯,就可以把真理講得透徹,就可以助人開悟解脫。實際上,言論無法道盡天機奧秘,很多奧秘只能以心傳心、以心印心,為人師者,除了高明的演辯能力,更要有高超的修為及神力,才有能耐為門生印心,才能有效協助眾生開悟。

卓越的專業技能亦然,無法只靠學習知識,必須自己長期實作方了知其中眉角,因此好的老師,不是只有傳講知識,為人師表必須擁有高明的實作技能,才有能耐引導學子實作,逐漸讓學子專業技能愈來愈強。例如有人問「這個畫怎麼畫得如此神韻?我想學」,畫家除了傳授繪畫技巧,神韻這個境界是無法言傳,畫家得引導學子臨摹練習,長期下功夫去畫、去體會,才可能畫出神韻。又例如,有些修車師傅很高明,連引擎蓋都不用打開,一聽就找到別人不能發現的問題,別人問「你是怎麼做到的?我想學」,這種高明的修車功夫,師傅也回答不出來,只能引導學徒長期下功夫去實作、去體會。

 

很多宗門都認真傳道,希望地球人都信奉本門思想,因此容易產生辯論,我們不要妄想用演辯就能夠駁倒對方,當對方會想要跟你辯論的時候,就表示你們是在不同邊,擁有不同的想法,例如辯論哪個政黨的政策好,兩邊大辯論幾年都沒有答案,站在不同邊的時候要達到天下一家,不是靠辯論來強制推銷本門想法,靠的是「放下」和「信任」,看誰先放下,誰先信任對方,這個演辯才會停止。因此僅靠傳達知識,無法達到天下一家,反而製造更深的對立,必須引導眾生擁有廣大的胸襟包容一切思想,還要能引導眾生發揮人人本具的超能力,如此才有天下一家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