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天界之舟] 天雲老師─生活應用篇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三, 23 一月 2019 07:44

天界之舟/供稿

記者李雨修/整理

【公案內容】

某日,首座舉起拂子對大眾曰「誰把道理說明通達,拂子就歸誰。」

仰山問曰「吾將道理說明通達,能得拂子否?」

首座說:「可得。」

仰山忽將拂子一把奪過,轉身就走。

【天雲老師解釋】

接續上一篇公案解釋,此篇為天雲老師闡述,公案如何應用於生活當中。

首座曰「道理說明通達」,仰山大師不以為然,要去辯論不同宗門之間的觀念想法,就算辯論1年、5年也沒辦法調和統一,各門派皆派出精英在辯論,大家站在宇宙人生的不同邊地,邊地的內涵各不相同,怎麼可能調和統一。

很多的宗門團體整天想一統宗教哲學界,他們所謂的一統都是把別人統合到自己這邊,這樣的一統根本欠缺包容性,都是要把對方統一到自己這邊來,所以宗教學說的論辯是沒有意思的,各宗教都很精采的內容,也會派出高明的佛學者淘淘不絕演說他們的道理,這樣的辯論百千年下來還是沒有調和統一,宗教界仍然是壁壘分明,從來宇宙人生的調和統一,都是靠信任、放下和包容,沒了信任、沒了包容,千古大辯論也沒有意義,很多宗門常說「把道理講清楚」,也只是講自己所認同的部分,不認同的部分,就加以攻訐,因此誰能講得清楚?

在日常的相處也是這樣子,有時候你與對方的做法不同,對方提出A方案這麼做,你的看法是B方案那麼做,雙方一直講自己那一套,各位都很有經驗這樣爭論下去是沒完沒了的。有時候兩兄弟吵架,爸媽說不要再吵了,哥哥說不能不吵因為道理上是A;弟弟也說道理上應該是B,我怎麼可以閉嘴呢?雙方都說要為真理而戰,爸爸只好把棍子拿出來「一棒定天下」才平靜。

眾人們常有一個問題,認為我不辯論不行、我不找人講不行,因為我的道理是對的,對方的道理不對,實際上那種想法不正確,本來就是「無是無非法」,條條大路通羅馬,不是只有他的或你的路可以成功。一個真正的開悟者是非常柔和、很有包容性,看到師兄弟這麼堅持,自己寧願禮讓,客客氣氣的幫你洗腳都可以,能夠為卑的人,可以得到大家的尊敬,才有為大的條件。

看看這個公案,連首座都犯了這個錯誤,以為道理可以靠說明或辯論弄清楚?如果首座心存這個觀念,這樣就是開悟不透徹,這樣如何引導眾生大徹大悟呢?所以仰山大師二話不說,直接把拂塵搶走,隨即離開現場,就是以身教來提醒首座及師兄弟。

民眾很不放心接受別的宗教的看法,與自己認知的看法不同的就認為是錯,以為照著其他宗教的做法很可能會下地獄,或者得罪鬼神,因此有很多的擔心、甚至害怕,這也是民眾無法接受其他宗門的思想的重大因素。其實天堂與地獄都在我們的一念之間,實在不需要擔心;根本沒有人可以得罪、也沒有佛可以得罪,宇宙人生中只有你才能夠毀掉你自己,天界之舟就是要把這個道理一再的告訴眾生「沒有人可以毀掉你,只有你可以毀掉你自己」。

我們何苦去論斷是非對錯?這是中了魔界的詭計,魔界讓你一心流連在外論斷是非,老是心外求法,始終無法回到自己圓滿的本性。真正的解脫道,不逼你去信任誰,你也不用去懷疑誰,因為生命掌握在自己的一念之間,既然完全可以掌握自己的生命,何必去探討信任或不信任的問題,存在的就讓它存在,不論三千門派或諸子百家都是存在的,存在就有其價值,可以尊重這樣的存在,沒有什麼好辯論,大家一定要記得,「生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只要我們恢復高超的修為,一切均掌握在自己手中,世界風風雨雨無法干涉我的人生,真是天下本無事。

 

如果大家都有很深的開悟,皆能正確認知「生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有如是境界,就能尊重對方意見,衝突及爭辯自然會降到最低,社會一片祥和,宗教團體之間調和統一的局面才可能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