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蔡瑞豐 把診間布置成家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四, 07 十月 2010 11:49

記者魯如宇/報導
 門諾醫院壽豐分院牙科醫師蔡瑞豐,擁有空手道黑帶教練兼比賽評審的資歷,也是劍術一流的劍道高手。六十多歲的他曾在門諾總院服務四年多,離職後回到阿根廷與家人團聚,只是太想念門諾IDS(山地巡迴醫療)的牙科病人及花蓮的環境,因此最近又再回到他熟悉的台灣,繼續在門諾壽豐分院發揮牙科的專長。
 蔡瑞豐離開門諾,原本是在牙科診所服務,只是過了一段時間後,他覺得牙醫診所跟自己的志趣還是有一段差距,因此回到阿根廷和家人團聚,如今再次回來台灣,他將花蓮視為是自己的第二個家,並將門諾分院的診間當成家來裝飾,包括以廢紙板做成的花飾,自己喜歡的布袋戲偶,以及和病患分享的書籍雜誌,甚至診間的動線以及規劃也都是由他自己一手包辦。蔡瑞豐說,他希望就診的民眾一走進來,能像來到自己的家一樣,身心都能放輕鬆。
關心病人看診感受
 蔡瑞豐指出,身為一位牙醫師,不在於看診病患的多寡,更重要的是看診病患的心情跟感受,因為一般人都很怕看牙齒,所以他願意多花一點時間關切病人看診的感覺,因此,看診環境的規劃也是跟病人溝通的一個方式。
武術高手收藏像機
 在蔡瑞豐的牙科診間擺了一些照片,其中有幾張經常吸引就診民眾的目光,原來那是他三十多年前擔任空手道及日本劍道教練的照片,雙眼赫赫有神、架勢十足,和現在穿上醫師袍的模樣根本就是天壤地別。他說,自己從小就很喜歡國術以及運動,來到台灣之前,他曾在阿根廷經營空手道以及劍道道館,負責指導並在比賽時擔任評審。
 除此之外,診間的書架上擺放著幾部古董像機,蔡瑞豐說,他收藏了將近百部的古董像機,目前放在阿根廷自己開的一間像館,未來將逐一空運到台灣,因為在好山好水的花蓮,非常適合攝影活動。
 在花蓮的中南區,非常缺乏牙科診療的資源,尤其是老年人及學童的口腔保健衛教十分重要,熱心的蔡瑞豐積極透過學校的口腔篩檢,照顧偏遠地區學童的口腔健康。在被問到於未來的規劃時,蔡瑞豐看著自己一身黝黑的皮膚後以幽默的口吻說:「希望來看診的牙齒可以跟雲一樣白,不要像我的皮膚一樣黑就好啦!」

 
許宜鳳 守護25元的幸福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三, 06 十月 2010 11:11

 記者江思婷/報導
 「抱持能做就是福的理念,所以把麵賣得很便宜,學生都吃得起!」俐落的煮著麵,徐宜鳳說,這家無名麵店靠的就是大家的支持,所以她不會隨著物價調整價格,一碗麵只要二十五元。
堅持不漲售價
 遠東百貨遷移到新商圈後,整個遠百商圈沒落,只有隱身在明義街七十二號的無名麵店(營業時間:晚上六點到十二點)生意一樣火紅。不願跟著物價調漲的許宜鳳說,她的古早味,學生與大眾都吃得起,抱持服務與勞動就是幸福的理念,許宜鳳一煮古早味的陽春麵就是二十三年。
大人小孩都愛
 牆壁上的價目表,最便宜的貢丸湯只要十元,乾麵與湯麵小碗也只要二十五元,用豬油與肉燥麵拌香的陽春麵,大人小孩都喜愛,熱騰騰的餛飩湯有十顆比拇指還要大的餡料,一碗也只要二十元。
 在花蓮縣政府農發處服務的方世仁說,他幾乎兩天要報到一次,小碗的陽春麵適合當點心,大碗的當正餐,幾天沒有吃麵,好像沒吃飽。
 在花蓮市場賣雞肉的張春生與太太也是老顧客,張春生說,古早味的麵店有豬油香味,花蓮僅此一家,便宜又好吃!
視勞動為幸福
 許宜鳳說,客戶的支持就是她持續開店的動力,雖然兒女勸她收攤回家享福,但是她認為勞動就是幸福,即使沒有賺錢,她還是要撐下去。

 
正向思考 溫秀娥通過試煉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二, 05 十月 2010 11:48

 記者江思婷/報導
 畢士大教養院長溫秀娥可以說是花蓮的「鄭豐喜」,雖然雙腳不良於行,但是勇敢面對生命,溫秀娥矯健的身手,讓她在畢士大服務超過三十三年。去年得知罹患乳癌之後,溫秀娥更樂觀、開朗面對生命的轉折,溫秀娥說,失去雙腳與罹癌都是上帝給她的人生功課,提醒她要用更多的愛與關懷來服務需要幫助的人!
 花蓮畢士大教養院是身心障礙者矯正、手術、復建治療的場所,五十多年來從這裡進出的孩子超過五百人,溫秀娥說,
 在畢士大以教養療育心智、以福音療育生命,本著基督博愛精神,收容身心障礙孩子提供給他們復健、療癒身體的機會,畢士大獲得許許多多社會資源的關心與協助,這是大家對生命的一種尊重與感恩的看待。
心念一轉 找到出口
 但是命運之神,還是嚴厲的試煉溫秀娥的身心與信仰。樂觀、開朗的溫秀娥在去年十一月間,得知罹患乳癌,溫秀娥相當錯愕,但心念一轉她認為,上帝把不好的細胞留在她的身體一定有祂的道理,或許要她經歷癌症後,能對癌症病患更有同理心。
 溫秀娥共完成六次化療、二十八次電療流程,化療期間產生噁心、食慾不振、舌頭、嘴唇破皮情況,而落髮情況更是嚴重。溫秀娥說,化療期間,她把自己交給上帝與信仰。除了禱告讀經、還有來自國內外親友與教友的關心,溫秀娥告訴自己沒有傷心的資格,每每接受化療、電療後,她依然回到工作崗位,很多人不知道她是癌症患者,現在已經升級成為「大少奶奶」俱樂部成員。
參加活動 一定先到
 在畢士大教養院服務三十三年來,溫秀娥給人的感覺就是樂觀、開朗、熱情、活力十足,即使罹癌後,溫秀娥參加公開活動一定第一個到場。溫秀娥說,她行動不方便,一定要先到現場等大家,不能讓大家等她,這就是貼心的溫院長。
 溫秀娥說,罹癌之後她才知道,生命曾經如此近距離接近死亡,但是她並不怕死,在生命轉折的地方,她有信仰與一群支持她的教友,她坦然面對上帝安排的出路!
 溫秀娥說,在上帝與眾多親友眷顧、關心下,她通過了乳癌的嚴格試煉,她說,未來要更珍惜生活在人間的機會,以大家給她的能量與祝福,用愛與關懷繼續為弱勢族群服務。

 
富里鄉 村里長報告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二, 05 十月 2010 11:34

永豐村長劉正鋼 積極爭取建設經費

   高票連任的永豐村長劉正鋼是殷實農民,「認真、負責、誠心為民服務」,是他擔任村長的宗旨,由於地處偏遠,要改善農民生活,必須依賴政府大力補助經費來建設,因此向上級爭取經費,是他積極努力的目標。
 台東縣至富里鄉之間的東富公路,行經永豐村的路段大約有四公里,除了大約五百公尺是雙線道,其餘的都只是單線道,沿線居民很希望公路總局趕快拓寬為雙線道,因為地方要繁榮進步,必須由交通建設來帶動。
 永豐村第六、七、十五等三個鄰,大約還有十公里長的農路、產業道路,已經很多年沒有整修,有的還是爛泥巴路、有的則坑坑洞洞,其中毗鄰鱉溪的一大段,由於沒有護欄更是充滿危險。
 此外有些已經鋪設柏油的農路,日久也都出現坑洞毀損,這些希望政府多多關懷一下特別偏遠地區的地方基層建設,爛泥巴路趕快鋪柏油、坑洞柏油路面趕快整修,村民會很感激政府的德政。 (記者張柏東)

富南村長吳銀英 盼讓活動中心來電

   富南村活動中心新建工程,已經完工三、四個月了,但是到現在還沒有水、電,以致依然無法使用,村民們已經殷盼有一座活動中心很多年了,如今好不容易有了,卻遲遲無法啟用,富南村地處特別偏遠地區,活動中心方圓六公里內,再也沒有可以讓村民開會、舉辦活動的場地,希望政府趕快在水電方面「來電」。
 位於花東公路旁的富里鄉第一公墓,雜草經常長得很高,不經常整理容易被誤以為是亂葬崗,對逝者也不尊重,希望政府每年定期除草兩次以上,或是把除草經費撥給村辦公室來辦理,不要讓往來觀光客,認為富里鄉的公墓似乎沒有人管理。
 村內有少數年輕力壯的人,只有三、四十歲,卻不思工作、上進,經常要求政府給予津貼補助,政府雖然很照顧弱勢,但是不能夠連好吃懶惰的人也一起照顧,希望有這種等著讓政府救助觀念的人,趕快醒醒吧! (記者張柏東)

 
王鼎之 書法自成一格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一, 04 十月 2010 11:41

記者詹芳雅/報導
 「無論詩書畫都必須走出自己的風格,不然學得再久,作品中的字裡行間看見的不是自己,而是別人的影子!」
將線條藝術 淋漓盡致發揮
 花蓮縣書法名家王鼎之十年前捨棄于右任體,決定走自己的路,他將技法與理論相結合,以理論導正思想,將書法的「線條藝術」發揮得淋漓盡致,使得作品變得「有個性」,塑造出自己的風格。
 王鼎之說:「以前我總是在想著『別人』的東西,從學生時代的正楷、草書、隸書到于右任體,只思考如何學得像,十年前當我決定走自己的路時,所有的書法體起了化學作用,讓我能夠隨心所欲,不受拘束。」
 徜徉於筆墨之間,王鼎之還希望能集合詩書畫同好,大家共同切磋,王鼎之日前接下了花蓮縣洄瀾詩社社長,依照慣例,他計畫每年都集合社員們的作品,出版作品集,詩社的活動密集,每兩個月就有一次大活動,讓社員不斷創作。
詩書畫融合 意境更上一層
 王鼎之說,當大家有了表現的舞台,他發現社員的進步愈來愈快,大家勇於嘗試不同的字體,甚至學會寫詩、作畫,作畫者則可運用詩書補作品之不足,運用文字藝術為繪畫加入聲音,意境更上一層。
 而王鼎之也因加入詩社受到前社長王鎮華啟蒙,踏入「詩書畫」領域,王鼎之說,懂得詩就能掌握脈絡,筆法一氣呵成不中斷,如果不懂詩,只是認字而不認句認詞,一筆書寫下來就不流暢。
 怎麼會學書法?王鼎之回憶,在初二那一年,王鼎之看見別人寫書法後心生羨慕,於是自己去書店買了王羲之的正楷,自己學習,當時只臨不摩,三個月後受到老師的注意,並將他的作品拿出來展示,王鼎之回憶,那次受到的鼓勵,就是奠定了未來及現在,他對書法的熱情與執著。
 書法是中華文化的精緻文字藝術,儘管王鼎之平日工作繁忙,但他仍抽出時間管理社務、沉浸於筆墨間,王鼎之說,把平常要做的事情算起來真的很多,可是他從不說自己累、自己忙,一件件解決事情是他的做事原則,幾年下來,完成的事情很多,自己卻也樂在其中。

 
<< 最先 < 前一個 311 312 313 314 315 316 317 318 319 32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314 頁, 共 321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