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陳明智 石版畫界新星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四, 30 九月 2010 09:54

 記者孫雯皓/報導
 剛服完兵役的陳明智,年紀輕輕已經是地方上赫赫有名的石版畫家,個性靦腆的他,談起最愛的石版畫,總是一臉眉飛色舞的神采,他說,為了鍾愛的家園,也為了族人的前途,他接續父親的責任,繼續投入石版畫的行列,他衷心希望自己精心製作的石版畫,能夠為部落帶來豐厚的收益,改善族人的生活品質。
 位於玉里鎮的高寮部落(原名:巴島力安),是個四面環山的寧靜部落,也是陳明智的故鄉,民國九十七年開始,在縣府原住民行政處的協助下,發展獨一無二的「原住民石版畫」,以在地石材拼出樸實、有生命力的原住民生活記憶。
 前任里長,也是現任高寮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的陳榮福,在原行處的協助下,成立石版畫工藝坊,部落的長者用耐心與愛心,拼出一幅幅充滿兒時回憶的畫作。
 但是這種大尺寸又厚重的石版畫,不僅有搬運不易、製作時間過長,同時價格不斐,讓許多有心收藏的民眾望之卻步,原本期望這種石版畫能夠替部落帶來商機的念頭落空。
改良品意外受歡迎
 頗有美術天分的陳明智,退伍後回到部落,看著父親整天為了部落發展而煩惱,為了減輕父親的肩頭重擔,他主動學習石版畫,從石料選材、配色、構圖等,他都用心鑽研,同時他也著手改良傳統石版畫的缺點,將大尺寸的畫作改成較小的尺寸,以構圖的方式,降低高成本的石材,不但保持石版畫原有水準,卻可以減少製作時間以及降低售價,這種適合一般家庭擺放的石版畫,意外受到消費者的歡迎。
創作突破懷舊風格
 過去巴島力安的石版畫所描述的故事都是生活點滴,創作主題包括撒網捕魚、農耕、豐年祭典等,部落耆老透過石版畫回味過去的生活感動,還聘請一位沙畫師,將原本古樸無奇的石版畫,利用沙畫技巧而有豐富的層次與生命,而現在這些工續都由陳明智一手包辦,同時他也改良傳統石版畫以「懷舊」為主的創作風格,以風景、人物、光景變化等主題,讓石版畫呈現更豐富的題材。
在原民館舉辦展覽
 目前陳明智的石版畫正在花蓮縣原住民文化館展覽,展期至本月底,歡迎花蓮鄉親把握機會前往參觀,欣賞全台灣唯一的原住民石版畫。

 
富里鄉 村里長報告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四, 30 九月 2010 09:41

新興村長葉日信 盼能整建泥濘農路

   新興村長葉日信,本屆是第五次連任村長寶座,他全心全力為村里建設而努力。
 新興村在地方建設上面臨三大難題,就是:路燈太少、排水溝毀損待修、泥濘農路待現代化。
 路燈很遠才一盞,整個村才七、八十盞,希望能夠再增加二十盞;毀損多年的排水溝廢棄物阻塞、水流不通,希望政府趕快協助疏濬;泥濘農路盼早日整建為水泥路面,以利農民行走、農產品運銷。
 這三大難題,葉日信村長過去四任任內,年年向政府爭取,都說沒有經費,建議案都像「狗吠火車」一樣,你講你的、我做我的,沒有進步與結果。可是政府卻經常舉辦放煙火、水舞等大型娛樂活動,一砸就是數千萬元,精緻觀光農業對我們這些種田的農民,沒有任何實質幫助。如果能把經費分些給富里鄉共十三個村,每村分個幾十萬元,農路就可修很長一段,希望政府也能夠多多關愛我們這些種田的農民。 (記者張柏東)

富里村長林瑞廣 關心自來水的品質

   富里村長林瑞廣是新科村長,他以「永遠村民志工」這句簡潔有力的理念,在村長選舉中,擊敗已經連三霸的競爭對手脫穎而出,令人刮目相看。
 其實他深耕基層已久,富里村內處處有他著墨的蹤影,看看他的經歷:富里鄉後備軍人輔導中心秘書六年、富里社區發展協會常務理事、富里鄉義勇消防三小隊副小隊長、公埔守望相助巡守隊四小隊長等職務,都是勝出的潛藏實力與基礎。
 他上任後最關心與擔心的事,就是村內的自來水品質一直很糟糕,富里村目前有住戶約六百戶、村民約一千五百人,飲用的自來水幾乎都可以看到沉澱、厚厚的一層層石灰物質。
 村民、村長屢次向自來水公司反映,答覆都說還可以飲用,不會傷害人體健康,可是這種答覆很難讓村民們心服,天天喝下石灰沉澱物,真的對人體無害嗎?
 自來水公司還說沒經費,更讓村民不平,政府應以人民為第一,經費可編列、挪移彈性運用,希望自來水公司趕快設法解決富里村的「石灰自來水」問題。 (記者張柏東)

吳江村長梁金財 腳踏實地為民服務

   富里鄉吳江村長梁金財,本屆是第四次連任村長寶座,他的政見只有「全心全力為吳江村民服務」這一句話,雖然言簡意賅,但是已經充分說明了他腳踏實地,一步一腳印的服務宗旨。
 吳江村的花七十四線公路,有大約兩公里長的道路湮沒在荒草中,如果打通就可以與通往玉長公路的花七十三線公路銜接,希望政府協助打通;此外也希望能夠整治吳仔溝溪成為親水公園,促進吳江村發展。
 富里鄉民代表葉文章住在吳江村,他的住宅前方約五十公尺處山壁,數月前在大雨中崩坍了一大塊,政府雖然一個多月前已經災修完成,可是似乎災修得不理想,還是持續會有砂石崩落,希望能夠再強化及鞏固。
 吳江村二十多年前鼎盛時期,有六百多戶人家,如今只剩兩百多戶,人口嚴重外流,吳江村總共二十七鄰,有四鄰是空戶,吳江村地處偏遠,希望政府能夠多多關愛、多多建設,以免空戶愈來愈多。 (記者張柏東)

 
鍾松茂 菩薩心關懷苦民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三, 29 九月 2010 09:45

 記者祝務耕/報導
 對平頭百姓而言,地檢署是任何人犯了錯都要在這裡「過堂」,是個能不去就別去的地方。但在這讓人感覺彆扭的所在,有一群人默默的為社會付出,默默的保護一些弱勢,其為首者是書記官長鍾松茂。
 在花蓮地檢署大家都叫他官長,鍾松茂認為書記官長是地檢署的幕僚長,他是歷經了九任檢察長,一生的黃金歲月都在這裡。
 今年第一個在台灣登陸的颱風在花蓮登陸,鍾松茂最擔心的是地檢署前面的樹,這些年來,他為了這片樹林費了許多苦心,他也很自豪在這片林子裡有難得一見生長了一百五十年的九芎老樹。過去在林子有很多老樹,但卻因為感染了「褐根病」死了很多,為此官長花了很多時間研究樹。
 儘管對樹木有很深的感情,但那並不是他花時間最多的,他花時間最長的是對於人的關懷,更生保護法和犯罪被害人保護法的規定地檢署的書記官長是更生保護會的執行秘書,因此,他擔任更保的執行秘書十八年,擔任犯保十一年。
 他曾經引用顏大和的話說明這兩個法人的差別,他說:「更保到監獄中去救更生人,就像地藏菩薩求地獄中的人一般;而犯罪被害人的家屬很痛苦,犯保知道這些人的苦,就像觀音菩薩聞聲救苦一般。」
 有一次花蓮聖能宮捐了一批物資給更保花蓮分會,官長讓這些人到他辦公室坐,他非常讚美這個捐助,他說:「你們就像菩薩一樣的幫助眾生。」那時一直幫更生人就業忙碌的邱秀蓮和花蓮就業服務站站長來拜訪他,他一看就說:「又有兩個菩薩來了。」
 其實佛教徒大多把菩薩掛在嘴邊,似乎也不什麼特別。
 今年中秋節前後,花蓮監獄和更保花蓮分會共同舉辦秋節懇親會,鍾松茂到監獄參與活動,他幾乎認識每一個受刑人,親切的上前和他們打招呼、給他們打氣,並且安慰受刑人的家屬。
 受刑人是犯了罪後被關的人,這樣的人因為做了壞事才被關,為什麼還要去幫助他們呢?法律制裁他們,後來卻還要幫助他們、保護他們,這不是矛盾嗎?
 其實這是進步社會才有的制度,主要是希望給這些犯錯的人改過自新的機會,他們改過自新才不會再為害社會。但是,這些人之中有很多真的是頑劣分子呀,為何官長還要去打氣、鼓勵、安慰他們?
 這不禁想起了佛經中提到的眾生難度誓願度,唯有覺有情的菩薩才會對難度的眾生永不放棄。
 在更保花蓮分會有些更生人會來申請補助,有些特別困難的,他們就會通知官長,因為地檢署門禁森嚴,所以他就立刻從樓上跑下來,看到這些更生人,鍾松茂總是輕聲細語的鼓勵他們,然後用紅包把他們申請的補助給他們。聽到更生人來就馬上放下手邊工作匆匆跑下來,這不正是聞聲救苦嗎?
 鍾松茂稱讚犯保工作同仁是觀音菩薩,更保的工作同仁是地藏菩薩,而他是這兩個法人的長期領導人,如果大家是菩薩,那他自己不就是大菩薩嗎?聽其言,觀其行,他所做的事和菩薩道相印,就是人間菩薩。

 
瑞穗鄉 村里長報告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三, 29 九月 2010 09:30

鶴岡村長黃忠盛 全心全力為民服務

   高票連任的鶴岡村長黃忠盛,過去曾經擔任梧繞部落頭目十二年,「全心全力為民服務」,是他擔任村長的宗旨,在他的無私奉獻下,村內原漢一家、相處和睦。
 鶴岡是國內重要的「鶴岡文旦」產地,可是出入交通不便,目前連外道路,只有一座窄窄的瑞岡大橋,以及一條過水橋,希望政府能夠趕快興建一座橫跨秀姑巒溪,連接鶴岡、瑞北之間的大橋,以利民眾交通及農產運輸。
 鶴岡村有多條產業道路,一直無法通到農友經營的果園,水果成熟時,非得用人工徒步挑運,否則就無法採收,沒有道路通到果園的農友有六人,處境艱困,希望政府協助開路通到果園。
 馬蘭鉤溪流經鶴岡村,上游堤防已經完成,可是梧繞至下尾之間的下游堤防一直沒有興建,全長大約一千一百公尺,遇雨季農民、居民飽受洪水威脅,希望政府趕快興建下游堤防,如果經費不夠,可以分段興建。
 鶴岡村屬平地原住民部落,原住民人口約八成,希望鄉公所原民課建設經費,能多撥一些到村落。(記者張柏東)

瑞祥村長黃永奎 持續加強交安設施

   瑞祥村長黃永奎,本屆是第三次高票連任,鄉親們稱讚他是「連中三元」,他的政見只有四個字「熱心服務」,他認為為政不在多言,只要「用心、耐心、熱心、細心」去服務就可以了。
 瑞祥村第三、四鄰,以及從紅葉村流經瑞祥村通往瑞北村之間,長約十多公里的虎頭溪大排水溝,裡面長滿高大粗壯的牧草,會卡住雜物、樹枝等廢棄物,希望相關單位趕快砍除、疏濬。
 瑞穗鄉的溫泉在國內具有高知名度,觀光客經常不遠千里前往泡溫泉,可是要讓瑞穗鄉發展成為「溫泉鄉」,光靠溫泉是不夠的。地方上殷盼都市計畫中的「溫泉造鎮」行動能夠趕快實施,「溫泉造鎮」從九十一年講到現在,希望趕快付諸實施。
 瑞穗鄉外環道特一號道路,過去經常出現的一些「交通亂象」,譬如中央分隔島上的矮樹叢過高等,都已經陸續改善,目前只剩一些缺口處,希望能夠再持續加強交通安全設施。
 虎頭山是很好的觀光景點,可惜一直都沒有開發出來,希望政府能夠趕快把閒置的雷達站設施拆除,然後開闢成可以遠眺花東縱谷、太平洋美景的飛行傘基地,如今各單位都沒有意見,只剩國防部點頭即可,希望國防部趕快幫忙與協助。          (記者張柏東)

 
潘清文 編出古早味玩具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一, 27 九月 2010 10:06

 記者張柏東/報導
 蘆葦,在玉里鎮源城里潘清文先生手上,很快的就會變成各式各樣的藝術品,他擅長用蘆葦來編織,尤其喜歡編織佛寺、七層塔等與宗教相關的作品,「阿爸時代的玩具」,如今在社會上已經少之又少了。
 潘清文是平埔族人,平時從事油漆工程工作,專長繪畫與油漆,源城社區發展協會,曾經邀請他與源城國小教師唐宇新等人,在社區出入口彩繪牆壁成為社區意象,讓社區景觀煥然一新。
 在夜間,潘清文與老婆許秀美,則搖身一變成為源城社區巡守隊隊員;在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李春生眼裡,潘清文是社區不可或缺的重要夥伴。
充滿童年回憶
 潘清文表示,以前他的父親在農閒時,總是用這種不起眼的東西-蘆葦,製作成玩具給小孩子把玩,而這樣的玩意兒,在當時物質匱乏的時代,確實是兒童們眼中最夯的玩具呢!近年潘清文事業有成,他看著自己孩子手上新奇的玩具,像是:鐵金剛、任天堂、掌上電動玩具、芭比娃娃…等,這時候開始懷念起過去阿爸時代的玩具-蘆葦手工藝,那種有爸爸味道的古早玩具。
 他相當懷念過去父親製作蘆葦玩具的本領,潘清文決定薪傳父親的手藝,他憑著記憶,將當時爸爸教導、製作古早玩具的技法延伸了出去。
值得蒐藏紀念
 如今潘清文的家裡,一座座的佛寺、七層塔…等與宗教相關題材的蘆葦藝術品,琳琅滿目、美不勝收,過去還曾經有日本人,慕名而來高價買走蒐藏。潘清文回憶說,他服役時也曾經運用竹筷,將這門獨家創作功夫,變成部隊的特色產品,讓參觀的長官們讚賞不已。
 潘清文目前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夠借重學校、社區以及部落功能,將蘆葦藝術品變成源城社區的另一項特色,讓古早玩具創作變成社區手工藝文化,形成新的社區產業,替源城甚至是玉里,招來更大的觀光效益。

 
<< 最先 < 前一個 311 312 313 314 315 316 317 318 319 32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319 頁, 共 324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