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年輕時感受社會溫情 黃愛伶投身志工之路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05 三月 2018 08:39

花蓮縣志願服務協會理事長黃愛伶,年輕時為了貼補家用,替左鄰右舍洗衣服,賺取菲薄收入,常有人拿舊衣送她,她總是洗淨後轉贈弱勢團體,後來她開始募捐舊衣物,整理後再轉送更多的人,沒想到「事業」愈做愈大,20餘年過去了,她送出去的衣服已經多得不計其數,進而從慈善轉型發展至公益、環保的領域,「洗衣婦」到「理事長」的心路歷程,也讓她在公益界成為風雲人物。

記者張柏東/報導‧攝影

提起該協會多年來不斷舉辦的「替舊愛找新歡」活動,幾乎大家耳熟能詳,「舊愛」就是「舊衣物」,「新歡」就是「新主人」。在別家已經成為「舊愛」的東西,在另一個家庭,很可能搖身一變成為「新歡」。

「替舊愛找新歡」,在目前景氣低迷、失業率節節高升之際,不僅對於不少弱勢家庭相當實用,更可以機會教育子女們,愛物惜物、物盡其用,沒有新的東西可用,沒有關係,把舊的好好整理、愛護,依然很管用!

黃愛伶表示,她年輕時為了貼補家用,替左鄰右舍洗衣服,賺取菲薄收入,當時常有人拿舊衣送她,她總是洗淨後轉贈兒童教養院、老人安養院等團體。

後來她開始募捐舊衣物,整理後再轉送更多的人,沒想到「事業」愈做愈大,起先只是舊衣服,後來玩具、文具、書本、家具、棉被等等琳瑯滿目的各類社會物資幾乎都到齊了。

慢慢的跟隨她的志工愈來愈多,她在民國90年號召成立的花蓮縣志願服務協會,頓時成為花蓮縣人數眾多、舉足輕重的公益社團,也讓「替舊愛找新歡」成為該社團重要的工作項目之一。

在贈衣過程中,她陸續認識志同道合的朋友,她的丈夫蔡東裕、就讀大漢技術學院企管系玉里班的女兒蔡亞茹,以及無數志同道合的人,在她的影響下都成為志工,大家經常一起上山下海,哪裡需要「新歡」,志工就到哪裡送「舊愛」。

目前志願服務協會的志工有好幾百人,捐血、淨灘、淨溪、掃街、資源回收、義剪、維修單車、修繕家電、贈送兒童玩具和書本等等,幾乎樣樣都來,而在勤儉節約工作上最讓人稱道的,就是「替舊愛找新歡」。

 

協會志工經常到特別偏遠的卓溪鄉、富里鄉、豐濱鄉等等鄉鎮送「舊愛」,從花蓮市出發來回大約要走5個小時200公里的車程,但是他們總是不辭辛勞、出錢出力,滿載衣服、鞋子、書本、文具、玩具等等遠道往返,雖然奔波勞累,但是總是滿心歡喜。

花蓮縣志願服務協會奇兵

 

黑手志工隊 跑遍偏鄉服務

花蓮縣志願服務協會有一支黑手奇兵志工團隊,長久以來專跑花蓮縣偏遠部落、社區,舉辦免費單車維修、義剪、電器維修、修水電、修繕房屋、關懷弱勢家庭等等服務工作,久而久之聲名遠播,已經成為該社團傲人的特色。

有一次這支黑手奇兵來到玉里天主堂服務,神父劉一峰還乘機帶領回收場專案經理人呂傳明等人,前往向黑手志工們習得初步的單車維修技巧,更和志工團隊一起維修了50多部的單車,替天主堂的社會服務工作寫下新頁。

還有一次來到迦納納部落,這是位於瑞穗鄉舞鶴台地偏遠山區的一個阿美族部落,年輕人大都離鄉背井到都市工作去了,部落剩下老弱婦孺,很需要外界更多的關懷,志願服務協會理事長黃愛伶、花蓮市靈霄東嶽宮宮主施鳳嬌、太子愛心公益社團負責人林冠霖老師等人獲悉後,決定齊心前往關懷,大家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備齊了滿車的愛心物資,迫不及待的送愛到迦納納,關懷弱勢家庭一共發放500公斤由靈霄東嶽宮、太子愛心公益社團提供的白米和2千件的二手衣,寫下了公益社團攜手行善的佳例。

迦納納部落滿頭白髮的82歲老奶奶廖月娥,第一個接受義剪服務,義剪志工彭玉秀熱情的邊剪邊和她話家常,讓老奶奶相當開心,她說部落已經很久沒有公益社團來關懷了,希望今後有更多的愛心社團能夠到迦納納關懷。

黃愛伶表示,她發現偏鄉地區經常有熱心人士捐贈單車給弱勢族群,可是毀損時卻面臨找不到人維修,或送修路途遙遠和費用上的困擾。由於協會長期和花蓮市美利達特約經銷商--精誠輪業有限公司經理楊守強合作,由楊守強培訓協會志工成為黑手技藝,如今已經擁有一個實力堅強的黑手志工團隊了。

 

黃愛伶說,今後該協會將持續加強在各偏遠部落、社區巡迴服務,所需零件及黑手一切開銷由該協會自行吸收,服務弱勢族群完全免費,藉以嘉惠更多的弱勢族群。

 
蔡文隆接受蓮友電台專訪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04 三月 2018 13:03

吉安鄉聖南宮主任委員蔡文隆,昨天接受蓮友電台「希望向前行」節目主持人阿娟之邀進行專訪,替即將在3月24日下午4點,在六期重劃區舉辦的2018聖南宮媽祖文化季-媽祖東巡遶境保太平活動預著先鞭展開宣傳,此一活動聖南宮還將結合西螺福興宮太平媽、虎尾福安宮糖廠媽一起舉辦,當天晚上10點駐駕聖南宮,凡參加遶境的信眾,每人可獲贈鎮宅祈福彩帶、送完為止。

(記者張柏東)

 
林茂成在玉石界更上層樓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04 三月 2018 13:02

新春伊始,花蓮市鈺石緣珍藏館負責人林茂成雙喜臨門,不僅榮膺花蓮縣東海岸玉石學會副會長職務,學會更把聯絡處設在他經營的鈺石緣珍藏館館址,此也顯示出他在玉石賞玩的領域更上一層樓。他10年前從玉里警分局交通組長職務退休後,開始經營鈺石緣珍藏館,把畢生賞玩的無數古董、玉石拿出來與大家雅俗共賞,以石會友、名滿花蓮。

(記者張柏東)

 
石雕藝術家林忠石殞落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三, 28 二月 2018 13:49

花蓮知名石雕藝術家林忠石,於1957年出生於花蓮,畢生奉獻石雕藝術不遺餘力,未料今年2月22日因腦溢血突發,而在美崙溪畔家中辭世,享年62歲,家人哀痛逾恆。

林忠石曾說過,「忠石」這個名字是其父賦予的名字,彷彿在出生時就預告了他一生的使命,也開啟了人生路上不可思議的篇章;出生在花蓮石材業最蓬勃的年代,畢業後即到石雕工廠當學徒,滿天粉霧茫茫的石灰,滿身由額頭背上滴落的汗水,一刻一鑿的鑿出了林忠石的石雕之路。

林忠石生前提及:「投身藝術的過程是孤獨的,在創作的路上遇到許多滋養的養分,人生的轉折常常都是在歷經苦痛後,病痛讓我重新思考人生的價值,機緣讓我與佛結緣,當年因中台禪寺惟覺老和尚邀約,至中台禪寺修補古佛像,修復過程中佛菩薩終日常伴左右,修補時感受彷彿是自己上輩子未完成的任務般,法喜充滿清淨自在,故發願雕刻108款法相、姿態各異的觀世音菩薩,回報這段佛緣」。

林忠石臨摹創作觀世音菩薩之慈祥和藹、圓融莊嚴之特色外,更融合了觀照自身的體悟,將自身對佛法的體悟呈現於作品,體現真空妙有、湛然清寂的空相意境,彷彿傾聽微語,救渡一切苦難,在諸法實相空假中,知一切法畢竟空。

林忠石的一生,為正義、環境、文化、藝術奮戰了62載,1995年時,因花蓮台泥擴廠案,與花蓮愛護鄉土的戰友們組成了環保聯盟,為環境

發聲;同時為促成「花蓮國際藝術村」,在1992年成立「花蓮石雕協會」,提案花蓮舊酒廠活化開放為文化相

關使用園區,即現在的花蓮文化創意園區。

 

為正義、環境、文化、藝術奮戰62載

石雕藝術家林忠石在12年前時,正當事業順利、作品備受肯定之際,他的人生也來了個大轉彎;罹患俗稱「巨人症」的「肢端肥大症」,林忠石接受二次腦部手術,命是撿回來了,也激勵他憑著信心與毅力,在每個生命轉折處,找到生命的出口與坦途。
˙幸運˙廠長教導扎基礎
林忠石在1957年時出生於花蓮,由於父親酗酒,8個小孩的養育重任都落在母親肩上,國中畢業後,林忠石自知食指浩繁的家庭,沒有能力讓他繼續升學,選擇學習一技之長。
「國中時,每次經過都會在石雕工廠外面張望,覺得石雕很好玩。」然而,當17歲的他拿起鐵鎚、手握鐵鑿,原本要用力敲向大理石,卻往自己手指猛敲下去,握著烏青淤血的手指,淚珠還在眼眶打轉,外省籍的師傅,已經咒罵著他聽不懂的字句,一巴掌就摑向後腦勺。
原本覺得「很好玩」的石雕,在被釘錘敲得滿手淤青、聽不懂外省籍師傅的腔調就被無理打罵之下,林忠石一度萌生退意,但是,一想到如果向酗酒的父親說自己要辭職,又提不出讓父親認為滿意的理由,免不了就是一頓「粗飽」,於是,只好咬緊牙關,繼續留下來學習,直到半年後,可以獨力刻出石獅模型後才開始喜歡石雕。
林忠石初入石雕行列,幸運地曾經跟隨國立藝專雕塑科畢業的許禮憲老師扎下石雕基礎,後來轉到「東華大理石廠」繼續學習,畢業於師範學院美術系的陳旺海廠長,晚上還免費教導泥塑、素描等課程,讓無緣升學的他扎下深厚學院派基礎。
林忠石學習石雕的年代,正逢花蓮石雕藝品走下坡的黑暗期,極受日本觀光客喜愛的石雕藝品,隨著1972年台日斷交,日本來台觀光人數銳減,許多石雕工廠紛紛倒閉。
軍中退伍後回到花蓮,林忠石加入哥哥們的創業中,專責雕刻工藝品,一方面營生,一方面磨練技藝。兄弟合夥的事業,後因遭逢天災虧損嚴重被迫解散,4年的婚姻也告終結。
˙得獎˙勇奪石雕組冠軍
林忠石僅管債務纏身,但見外地雕塑創作者覓石而來,基於廣結善緣,他免費提供工廠場地、機器設備及石材等,給外地來的多位藝術創作者使用,在互相激盪下,也深受這些學院派「家庭老師」們純藝術的美學概念和創作理念所影響,決定開始創作。
一尊尊拉長身形的石雕,呈現人與人之間的疏離與孤獨,這樣的創作主題與他當時剛遭逢婚變的心境不謀而合;如果心靈的距離愈拉愈遠,如果單獨的個體只想追尋孤獨,就算最親密的人也無法溝通與廝守。
1985年,林忠石參加「全國第14屆技能競賽」,勇奪石雕組比賽冠軍。這次的比賽是以一張主辦單位提供的抽象圖案設計稿為創作題材,參賽者必須依據圖樣雕刻成實際尺寸的作品;參加這樣的競賽,如果沒有紮實技術、深厚藝術涵養、敏銳鑑賞力,很難在限定的時間內完成。當時擔任主審的雕塑大師楊英風說:「林忠石的作品結構、造型技巧、雕塑能力,都比其他參賽者突出,所以勝出。」他的得獎也帶給當時普遍以模仿、加工為主的花蓮石雕業相當大的啟示:創作,才是石雕藝術唯一的生機。
˙無常˙忙公務卻罹腦瘤
林忠石的工廠由於提供多位藝術家駐廠創作長達4年,成為當時花蓮地區人文薈萃的藝術空間,並在1992年成立「花蓮石雕協會」且擔任總幹事。隔年,留學奧地利的藝術家顏銘宏返台,在鄰近林忠石工廠的花蓮美崙溪畔創作裝置藝術時,顏銘宏就建議,花蓮相當適合舉辦「國際石雕藝術營」。
積極於藝術公共事務的他,隨即擬定計畫後向花蓮縣政府文化局提案,由於所需經費龐大,政府單位與民間團體都無意承辦,直到1995年,花蓮的民間社團成立「花蓮國際藝術村」,當時享譽國際的腦科醫師、門諾基督教醫院院長黃勝雄擔任第一任會長。
黃勝雄認為林忠石提案的石雕藝術營相當可行,便積極奔走籌措經費,1995年,由民間團體主辦的第一屆「花蓮國際石雕藝術營」正式在鹽寮國小開鑼,負責總務工作的林忠石,卻發現自己的身體無端浮腫,體重由54公斤腫脹到105公斤,不僅整個人變形,脈搏也只有50幾,睡覺時還要調整特定睡姿,否則常因感覺呼吸中斷,自睡夢中驚醒。
肢端肥大症患者不僅身體會無端浮腫,腫脹程度甚至會超過原體重兩倍以上,頭臉、身體肌肉、肢體末端都會嚴重扭曲浮腫,甚至連呼吸都有困難,如果不接受腦部手術切除腦細胞,控制在體內作祟的生長激素,隨時會有生命危險。
有一次開會,黃勝雄警告他腦部長瘤,要盡快動手術,由於責任心驅使,他忍受痛楚不堪的病痛,直到「花蓮國際石雕藝術營」圓滿落幕後,在黃勝雄主刀下,接受腦部手術。
˙堅忍˙抱病走自己的路
走過死亡幽谷的林忠石,從佛法及佛雕中找到生命的力量與出口,但他並未因為病痛而疏忽一向熱心參與的文化、藝術、環境等公共事務。1997年,時任花蓮石雕協會理事的他,極力爭取將已經停採的台泥花蓮廠佐倉礦區,規畫為石雕家的工作場地及小型石雕藝術村,並以奧地利布爾根省的聖瑪格麗特石礦區為例,強調1959年歐洲第1屆雕塑創作研究營便是在該地舉辦,由於石礦區所處的小山丘西向奧匈邊境的諾席德湖,東望匈牙利,是大規模雕塑品的理想創作場地,也是相當好的展覽空間,這場活動也成為全世界雕塑創作營的濫觴。
林忠石認為,花蓮縣石雕藝術家的工作室大多設在住宅區內,常因創作的噪音影響附近鄰居安寧,如果台泥佐倉礦區能改建成石雕藝術園區,不僅噪音的問題可以迎刃而解,石雕家在創作過程中也能互相切磋;而已經由政府單位接手,每兩年舉辦一次的「花蓮國際石雕創作營」的作品也有展示的場地,如果配合妥善的觀光發展計畫,位在海拔500公尺左右的佐倉礦區,山嵐環繞雲霧縹緲的自然景致,融入藝術與人文特色,必能成為花蓮吸引觀光客的藝術據點。
然而這樣有遠見的建議案,最後卻胎死腹中,堅持為石雕藝術家找個「家」的他,繼續努力奔走,已得知花蓮縣政府規畫美侖工業區上方,沿著七星潭路上,占地15公頃的土地,規畫成「花蓮石雕藝術園區」,眼見理想即將成真,期待「花蓮石雕藝術園區」的設置運作,實現在地創作者與國際藝術創作者一個常態切磋學習的空間,帶動活絡花蓮觀光的人文特色。
˙呼籲˙創作蓋婭的凝視
林忠石兩年前入選「花蓮國際石雕創作營」的作品「蓋婭的凝視」,創作動機要遠溯到1995年,當時花蓮台泥擴廠案,花蓮地區的環保團體群起抗爭,愛護鄉土的他提供石雕工作室作為「花蓮環保聯盟」的抗爭總部,紅色吉普車子也成了「戰車」,專責載送、接待從北部到花蓮作環境評估的學者,但是堅持擴廠的「既得利益者」不滿他的行徑,竟然打電話恐嚇要請他吃「子彈」。
眼見整個地球的大環境和氣候,因人為破壞出現巨變而感到恐慌,加上這幾年台灣政治角力與媒體治國的亂象,激起他在台泥擴廠案所遭遇的不平與氣憤齊湧心頭,於是著手雕作「蓋婭的凝視」;蓋婭,「大地之母」,以女性、母親的特質哺育大地,萬物身心皆與其相繫,林忠石試圖以蓋婭的凝望、無聲的吶喊、哭泣的形象,傳達對生態保育的呼籲,對大自然的崇敬之心及對人類與自然關係的重新思考。
記者林素華/專題報導
 
沈廷憲 讓水墨在油畫中綻放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26 二月 2018 08:08

在沈廷憲身上彷彿有無限的精力

所以他身份很多

是中學老師、是民歌手、是咖啡達人

但這些都是在繪畫創作旅程中的插曲

記者林素華/專題報導

太魯閣與東方抽象—沈廷憲創作展

一個藝術家最擔心的事就是自己的創作無法突破,然而當他開始找出一條路,很順利的走下去,很快地,他又不滿足了,然後就會開始困頓,接著就是痛苦的等待或追尋…。但是,對於沈廷憲來說,這個等待像是遊戲又像是逃避,因為當他在無法突破的時候,就會開始找不同的興趣、培養不同的專長,在他身上彷彿有無限的精力,所以沈廷憲的身份很多,除了是中學老師、是民歌手、是咖啡達人,但這些才藝只是在繪畫創作旅程中的一段插曲,卻往往也讓人忘了他真正的身份—畫家。

熱愛音樂 有副好歌喉

多年前曾在滾石唱片公司舉辦的「青春之星」活動拿下第1名的沈廷憲,卻在退伍後選擇到花蓮,而當時同一時期的王識賢、熊天平等人所獲得名次都還排在他之後,多年以後,熱愛音樂的他偶爾還是會在朋友聚會場合,氣氛具足下,拿起吉他自彈自唱、或是與朋友合唱,滿足細胞裡對音樂的渴望。

專精咖啡 成立工作室

在大學學美術的沈廷憲來到花蓮後選擇教美術,持續發展對美學的天賦與教育傳承使命,在花蓮任教25年,桃李滿天下的他,大前年從教職退休後創作不遺餘力;而在專心繪畫創作之外,他還專精咖啡,完美主義的他總是要親自烘焙咖啡豆,以藝術創作的精神,將70幾種世界各國的咖啡精品豆,自行研發烘培出各自的風貌與口感,並且在吉安鄉成立咖啡工作室,和同樣喜好咖啡的朋友交流心得。

沈廷憲師承歐豪年、黃磊生、涂燦琳等知名大師,從嶺南派入手,創作以水墨為主,從寫實、寫意轉到個人帶抽象的個人風格。前年7月23日在台北101貴賓室開個展,今年則在陽明大學布查藝術空間展出近期作品,受到收藏家的青睞且收藏其作品。蘋果日報也曾以半版的篇幅報導沈廷憲的創作理念,可見其畫作與風格的重要性。

最好玩的是,沈廷憲也不只畫水墨,他也畫水彩、畫油畫,去年在兆豐農場的展出就是同時展出了水彩、水墨、油畫與書法。這次在東海岸文教基金會,展出的作品除了幾幅精品是兆豐農場展出過的以外,有一些是他的新作,這些新作以東方抽象為主軸。

西學中用 展現多樣化

這兩年他以太魯閣為題材,為花蓮的山水造象,取其雄偉與氣勢,求力道而不求全然相像,這也是因為沈氏個人不只專攻水墨,在西畫與書法上也多有涉獵,西學中用,且於前年的純粹藍系列,用藍色緬懷出生家鄉雲林的「藍天思鄉」,引起熱烈關注,沈廷憲雖然常常取角而繪太魯閣的山巔雲彩,卻像是嘉南平原山群的上空,藉物思情。

沈廷憲在自我要求上的突破,尤其在幾幅全開的山水中,繁複的筆觸表現主題之後,接下來的副景幾乎是渲染的自動技法,在緊密中帶到放鬆的氛圍,也是一種對比。他對自己的作品從沒有滿意過,據說他的工作室堆了不只50幅不滿意的作品,更不要說扔掉的圖,或許這也是一種堅持。

後來沈廷憲放下水墨,改追求東方抽象的油畫創作,充塞在心中的畫面,彷彿已經不能滿足創作者的心,於是油畫的媒材或重或輕,色彩瑰麗豐富,更能傳達一種力道與情緒。

沈廷憲近來摒棄用厚重堆疊的方式處理油畫,而是剛好相反,把堆疊的加法變成減法,用刮去或洗去的方式,在油畫習性中找出不同的畫面質感,讓東方水墨放在油畫中創造更多可能。

 

我們可以從他的作品中看到一種永遠創作的精神與多樣的表現方式,但是卻仍然可以看到他表現的質感與量感。他說,這樣的感覺在過去的水墨畫中是少見的,必須有紮實的素描功力與細膩的觀察,更要有豐富的生命閱歷。所以看沈廷憲的畫,也像是聽他說生命的故事。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5 頁, 共 332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