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社長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恪遵發行人李有成先生的指示: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傅崐萁又再高喊政治司法迫害 法界直指斷章取義、混淆視聽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五, 23 六月 2017 07:19

股市名嘴「古董張」張世傑被指控於14年前與親民黨立委傅崐萁等人炒作合機股票,從每股15.4元拉抬至47.10元,再坑殺散戶獲利,違反證券交易法案。其中,「古董張」於2009年遭法院判刑1年6個月,減刑為9個月,併科1400萬元定讞,早已服刑完畢。

同案被告花蓮縣長傅崐萁一審判4年6個月徒刑;二審3年6個月徒刑;更一審判1年6個月徒刑,減刑為9個月。本月20日,台中高分院更二審判刑1年4個月,減刑為8個月。

傅崐萁涉及合機炒股案,從起訴到更二審拖拖拉拉近12年(古董張早已關出來了),至今仍沒有三審定讞。雖然台中高分院更一審、更二審先後兩次減刑,將傅崐萁的刑期一減再減,只剩下8個月徒刑,但傅崐萁仍然不服,日前召開記者會痛批為「司法政治迫害」。

細心評論本案,日前台中高分院更二審宣判,判傅崐萁1年4個月徒刑,減刑為8個月,又比更一審減刑1個月,而對照一審判他4年6個月,二審判他3年6個月重刑,明顯看出本案拖愈久,判愈輕,法院只剩下沒有輕判傅崐萁有期徒刑6個月(判6個月徒刑以下,才得易科罰金),或宣告「緩刑」而已。

傅崐萁強烈不滿的是合機案這次宣判,竟然沒得到「易科罰金」的機會,也沒得到「緩刑」的宣告。退萬步言,日後本案上訴最高法院,如果萬一被裁定「駁回」,傅縣長就得服刑坐牢8個月。

外界對於傅崐萁高喊「政治司法迫害」說詞,早已習以為常。(合機炒股案從起訴到現在更二審,歷經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3任總統,3位總統都政治司法迫害他?)倒是外界比較難懂的是,更二審的台中高分院合議庭為何只判被告傅崐萁1年4個月徒刑,減為8個月(比更一審減1個月而已),而沒有依據「速審法」將減為8個月徒刑,再依速審法減到6個月以下徒刑?這才是本件至為關鍵所在。

傅崐萁召開記者會表示:「本案更一審判決9個月;更二審適用速審法,竟然僅減1個月,未依實務慣例減刑2分之1,刑度定在8個月,亦未宣告緩刑,有違國內司法判例常態,入監執行的政治意圖非常明顯,以斷日後從政之路」。對此,法界人士認為傅斷章取義,混淆視聽。

法界人士直言,傅崐萁所犯的證券交易法炒作合機股票罪,依照犯罪時的舊法法定刑度是7年以下有期徒刑。台中高分院更一審審酌已有賠償和解,所以只判1年6月。又依減刑條例減一半,最後只判9個月。這一次更二審,法官改判為1年4月,因為有減刑條例適用,所以減為8月。又因為距離起訴日已經超過8年,依照速審法第7條規定可以減刑,但法官沒有再給傅崐萁減刑。所以改判8個月,根本不是用「速審法」,不用的理由就是傅崐萁嚴重「阻礙訴訟程序」的進行。

(記者劉天生)

 
一再飾詞狡卸 犯後毫無悔意 大鑽法律漏洞 干擾訴訟進行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五, 23 六月 2017 07:19

花蓮縣長傅崐萁涉及炒作合機股票案,更二審雖減刑為8個月,但傅再度面臨三審有罪定讞入獄的危機。本案究其未獲法官宣告緩刑,以及法官不用速審法給予再減刑,判6個月以下徒刑,得易科罰金的理由,就是本案拖延10餘年,傅嚴重阻礙訴訟程序的進行。傅崐萁卻痛批「蔡政府以司改為手段,行掌握台灣司法之實,使用下三濫手段打擊異己。」

檢方指控「古董張」與傅崐萁等人炒作合機股票案,外界都知道「古董張」早已判刑確定且已服刑完畢,唯獨傅崐萁涉案部分拖延10餘年,雖然從一審到更二審皆判他有罪,而他也與被害人和解獲得減刑,但官司在二、三審浮浮沈沈,傅始終沒有獲得緩刑宣告或得易科罰金的機會。

審理的本案的法院痛批,被告傅崐萁炒作合機股票案,他屢次以「請假出國」及「選任、解除辯護人(律師)」之程序,干擾訴訟程序之進行。法院有理由認為被告傅崐萁係以屢次選任、解除辯護人之程序,干擾訴訟程序之進行。

由於案子拖久了,外界也漸漸終於明白傅崐萁的「凱聚磁磚」、「合機電線電纜」2件炒股案官司,為何有辦法一拖10幾年,法院都無法將他的案子三審定讞?關鍵在於他擅長鑽法律漏洞以「請病假」、「換律師」、「傳證人」、「出國考察」、「立院開會」等手法來干擾訴訟進行。

另外,法院也在判決書表示,被告傅崐萁罪後,於調查站及檢察官偵辦期間,均未到案說明,且於本案起訴後,雖曾到庭應訊,然於同案另一被告通緝到案後,傅崐萁以屢次選任、解除辯護人之程序,干擾訴訟程序之進行,復未能坦承犯行,並一再飾詞狡卸,顯見犯後仍毫無悔意。(記者劉天生)

 
[新聞辭典] 速審法第7條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五, 23 六月 2017 07:18

傅崐萁被控炒作合機股票違反證券交易法案,台中高分院更二審改判為1年4月,因為有減刑條例適用,所以減為8月。又因為距離起訴日已經超過8年,依照速審法第7條規定可以減刑,但法官沒有再給傅減刑。

司法人士指出,刑事妥適審判法(速審法)第7條,案件審理超過8年要減刑的規定,司法實務慣例並沒有減少一半的情形(傅崐萁自稱要減刑一半)。該條減刑的衡量標準,主要看案件是不是複雜,及造成案件審理遲延的原因是不是被告所造成。

傅崐萁炒作合機股票違反證券交易法案件,案情複雜是一個原因,但被告傅崐萁用盡各種方法拖延訴訟,例如:經常假籍開會、出國等原因不到庭,開庭前臨時更換律師,導致訴訟程序無法順利進行,也是主要原因,這些事實在更一審的判決書都有寫。

「刑事妥速審判法」第7條修正,於103年6月4日經當時的總統馬英九公布施行。

其內容為「自第一審繫屬日起已逾8年未能判決確定之案件,除依法應諭知無罪判決者外,法院依職權或被告之聲請,審酌下列事項,認侵害被告受迅速審判之權利,且情節重大,有予適當救濟之必要者,應減輕其刑:1.訴訟程序之延滯,是否係因被告之事由。2.案件在法律及事實上之複雜程度與訴訟程序延滯之衡平關係。3.其他與迅速審判有關之事項。」(記者劉天生)

 
營養午餐中毒案 初判諾羅病毒肇禍 議員質疑報告護航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五, 23 六月 2017 07:17

記者王國榮/報導

花蓮縣六月八日三校國中小學學生爆發集體腸胃道不適症狀,縣衛生局檢驗結果指出,學生人體檢體與食物檢體驗出不同病菌,昨天下午五點司機及搬運人員的檢體報告出爐,確定為諾羅病毒,初判為諾羅病毒造成的傳染,食材檢驗及人體鑑驗出不同,是否為食物中毒要由疾病管制署作綜判。檢驗結果遭議員質疑為營養午餐護航,除決議請政風室介入,了解採購端有無弊端疑慮外並做成四項決議。

議會教育專案小組做出四點決議:

一、請教育處針對營養午餐發包過程、廠商的規定及資料,做一份檢討報告送議會專案小組了解。

二、針對日後學校可能再次食物中毒發生時,應如何緊急應變措施的改善方法,如何做SOP的等級步驟。

三、其它衛生局檢驗報告未出爐前,還會再召開第二次的專案會議。

四、另外請縣府政風處詳細查證,營養午餐的經費,與廠商實際上拿到真正的經費,是否相同,避免造成外界猜測及攻擊,請政風處配合辦理。

花蓮縣太昌國小、吉安國小、自強國中三所學校同屬一家供膳業者,六月八日傍晚都有學生出現嘔吐、腹痛、腹瀉等情況,總計二○三人就診,衛生局稽查人員至太昌國小中央廚房採集環境檢體、食餘檢體及學生人體檢體。花蓮縣議會營養午餐小組昨天召集相關單位,針對這起造成的集體腸胃不適案召開專案會議。

最後結果待疾管署綜判

衛生局副局長鍾美珠指出,初步調查結果顯示,六件學生人體檢體驗出諾羅病毒平均分配在三所學校,供餐的太昌國小中央廚房「紅蘿蔔炒蛋」料理驗出仙人掌桿菌,由於兩項病菌並無直接關係,檢驗工作也尚未完成,最後結果將待疾病管制署綜判。

事發兩星期無法說清楚

莊枝財指出,根據衛生單位專案報告內容,似乎要撇清營養午餐的關係,事發至今兩星期也無法說明清楚,造成家長及學生的恐慌,且營養午餐品質差的投訴不斷,甚至有家長寧願送便當也不吃營養午餐,質疑管理單位在品質把關上的怠慢。

劉美珍指出,免費營養午餐每學期共有二萬三九二八名學生參加,一學期經費約二億八五○二萬元,並透過午餐管理三級監督制度控管品質,事發當天已緊急要求廠商停止供應,直到檢驗報告出爐後接續處理,若經衛生單位證實元凶為食物中毒,最重可要求廠商終止合約。

專案小組最終決議,要求教育處提供營養午餐發包過程資料,並提出食物中毒緊急措施改善方案,並邀請政風室介入調查,部分廠商實際拿到的錢與合約上是否有落差的疑慮。

 
鄭乾龍質疑營養午餐人謀不臧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五, 23 六月 2017 07:17

指每年花掉2.8億 不能被蟑螂污染、被老鼠吃掉 要求政風室進行了解

記者王國榮/報導

縣議員鄭乾龍關心學生營養午餐發包過程、就品質問題提出質疑,他強調縣政府每年編列二億八五○二萬元預算,民眾有感受到,但不能讓午餐被「蟑螂」污染、被「老鼠」吃掉。同時要求政風室進行了解是否有人謀不臧。

發包過程有無蟑螂或老鼠

鄭乾龍說以一個廠商提供如此營養午餐內容教育處長認為如何?有沒有改進的空間,一般坊間自助餐店提供便當盒、打包、筷子、湯匙、湯碗,一個約在四十、四十五元都買得到,學生營養午餐這些備品都不要,但是學生營養午餐國小四十元、國中四十五元的營養午餐菜內容,理應要比坊間品質好?但是現實所見卻有一段差距,為什麼坊間可以,學校人數多,在菜類的採購上因量多,理應更加便宜,為何學校做不到,是否發包過程出了問題,或是人謀不臧所造成,除教育處應重視、改善外,政風處也該介入了解!民意代表要看緊百姓荷包,也希望學生吃好一點,提出質疑不是打壓你們也不是指責學校,是在了解發包過程有沒有誰給你們壓力?過程間有沒有「蟑螂或老鼠」?

很多學生不想吃這種午餐

鄭乾龍引用女兒轉述指出,她女兒的同學反映說:「你爸爸不是在當議員?為什麼菜會這麼差?」同學都在罵我。他說,縣府花那麼多錢,結果午餐吃這樣?很多學生都不想吃。政府的德政,民眾有感受到,但不能讓午餐被「蟑螂」污染、被「老鼠」吃掉。

鄭乾龍強調,他所陳述都是有憑有據,如果影響到業者權益,也希望業者可以提告,相對的,他也是保護營養午餐的品質,藉由議事殿堂來凸顯,希望廠商業者,如果有受到不公平的待遇跟打壓,請告訴他,他一定替大家發聲。

下學年度學生營養午餐,每一個小朋友要多五元,且訂在六月十五日開標他都支持﹙因發生學生集體中毒事件而流標﹚,但重點是,質量有沒有增加?預算增加愈多,會不會讓「老鼠」有機可乘吃得愈大口?

鄭乾龍表示,外面四十元、四十五元的便當都比學生營養午餐好,為何會發生如此怪現象?如有不法,希望檢調介入了解,是不是有人在影響午餐的品質?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1 頁, 共 2259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