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露營要安全 營地要先合法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20 五月 2018 10:08

方圓

近來國人瘋露營,但交通部觀光局日前公布全台各地大規模濫墾山坡地,經營露營區或觀光農場的資訊,卻顯示全台露營區竟有高達9成5不合法,不合格率之高令人訝異。

根據觀光局公布的非法名單,125家確定違法名單中,有70家明確違反國家公園法、森林法、休閒農業輔導管理法等,以屏東縣31家最多,其次是南投、宜蘭、台東。55家明顯違法的露營區,農委會所提供盤點資料,包含14家位於國土保安用地、12家位於保安林、29家違反水土保持法規之露營場。其中,花蓮也有5處佔用國有非公用土地的露營場,另有1處露營區位於「山崩與地滑地質敏感區」。

調查局近日鎖定41家業者,動員17個外勤處站,全台同步搜索。其中,位於花蓮玉里號稱全國最大滑草場露營區的「○○生態農場」,也因為土地屬於國有財產署,而業者卻未向主管機關租用,涉嫌違法開發山坡地多達6萬5000平方公尺,面積足足有8個足球場大,遭到花蓮縣調查站調查。業者喊冤說,接手後,第1個月就向國產署申請租用,目前卡在公文往返,一切均依照程序辦理,並非有意違法。

確然,有些所謂的違法露營區問題並不算太大,例如高達8成的土地不合法中,有些是不符合土地管制規則,例如在農牧用地卻沒有申請休閒農場,或者雖然有取得休閒農場登記,但卻並未取得同意設置露營設施,這類的經補件申請登記即可。不過,有的違法露營區的問題就大了,涉及到人身安全。

因為有些非法露營區或農場的問題,是位於「山崩與地滑地質敏感區」,或處於特定水土保持區、土石流潛勢溪流範圍,潛藏山崩或地滑危險,民眾前往這種露營區露營就不安全,甚至,這些竊佔國有地、對土地超限利用的露營區,也會危及附近居民的安危,對國土保持更是不利,自身也會有刑責。

台中地檢署近日有份起訴書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起訴書指出,51歲的游男自104年12月間,自行僱工移除具有防護雨水沖刷功能的芒草、樹木、桂竹等原植被,使地表土石裸露,並以小型堆土機開闢農路,以利其種植茶樹,而使山坡地失去原本緩和的坡度,喪失水土保持功能。至去年6月間,因中部地區豪雨,致山坡地土地表層受沖刷,造成邊坡向下方崩塌,深度約40米深,面積廣達600平方公尺,致水土流失,因此依違反水土保持法等罪將他起訴。

目前露營區管理的問題,因為適用的法規及管理單位眾多,諸如水保法、建築、農牧用地、休閒農場等法規都有相關規定,導致業者、地方政府無所適從,莫衷一是,建議中央研擬、制定露營專法以便管理。畢竟,親近山林是一項很好的休閒活動,但不能任由貪婪的業者傷害國土,在兩者間取其平衡,自然是政府該做的事。

 
缺德教育是怎麼教出來的?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19 五月 2018 10:24

蕭福松

台鐵列車上,一名婦人把前座的枕巾拿來當吃便當的餐巾,在別的乘客提出糾正時,臉不紅氣不喘地回說:「我會把它洗乾淨,你可以不用擔心。」甚至說自己很可憐,連拿枕巾墊個便當都不行。

這名婦人的確很可憐,可憐到一點自省能力也沒有,可憐到自己在做甚麼也不知道。這已不是特例或偶發事件,而是生活中經常可見的事例,究竟是「歹年冬魈人多」,還是台灣社會病的很嚴重?

若僅是個人沒有公德心的行為,或許尚可歸因是教養及修養的問題,但假使類似情況普遍成常態時,就不僅是家庭教育失能,更是整個教育價值的崩毀。是非觀念的混淆與行為準繩的錯亂,必然讓人的行為脫序,衍生諸多「理不直氣卻很壯」的無稽怪象。

大二生連續曠課3個月被退學,媽媽不但沒檢討小孩缺課原因,反怪罪學校「不管死活」,要求賠償學費;小孩在路上玩球,害經過的騎士摔車受傷,家長竟嗆:「要告就去告那顆球啊!」;搭機遇嬰兒狂踢椅背,恐龍家長兩手一攤:「小孩就這樣,沒辦法啊!」;小孩頑皮,在燒烤店服務生更換烤網時,推她造成燙傷,奧客媽媽沒道歉,還說:「那個姊姊就是站沒站姿,才會跌倒受傷」。

不可理喻事件每天都在發生,妙的是「自以為是」的人,說的振振有詞,卻是歪理一堆,吃虧一方除自認倒楣外,只能嘆「時風日下,人心不古」。做錯事仍還硬拗、瞎扯,這是什麼樣的社會氛圍所影響?都受過教育,學歷應也不低,為何會有如此大的偏見?是什麼樣的教育養成?

在火車上拿枕巾當餐巾,用完再丟回前座,面對質疑也能從容應對,根本不當一回事,難怪有人會把臭腳ㄚ跨在前座,有人拿枕巾擦鞋,甚至帶回家當紀念品。

如果說台灣還停留在20世紀、教育未普及的時代,這種行為或可解釋是「村夫蠢婦」的無知之舉,但已進入21世紀,仍出現這種愚昧行為,就要檢討教育為何沒有起到陶冶、提升國人素質的作用。

教育不僅傳授知識,更教導如何做一個「有素質」的人,然現代教育偏重知識灌輸,少了「生活與倫理」、「公民與道德」。當學生讀書目的只為考試,家長對學生的期待,仍停留在「只要會唸書就好」,可想見人品、品德、生活教育是被忽視的。家長不重視孩子的教養,學校也無從建立典範,若再加上本身缺乏自省能力,則各種「只要我喜歡,有甚麼不可以」的異常舉措,也就不讓人意外。

問題是當國人習慣性地表現出自私、旁若無人、我行我素的行為時,是否意味台灣正往「低素質社會」傾斜?台灣空有高教育率的虛名,卻沒培養出高格調、有風骨的知識份子,遑論沒公德心的庶民。當教育無法改變人心,無法提升國人素質時,就只能仰賴路人甲、路人乙的道德勇氣了。

 
長照、在宅醫療與巨輪協會的困境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五, 18 五月 2018 07:43

宋瑞文

據媒體報導,資深音樂人李宗盛,選擇在母親節前夕,出售他位於北投的工作室,所得資助花蓮門諾醫院興建「長照整合服務及人才培育中心」,李宗盛說,「這是母親買給他的老房子,他希望和大家一起分享和延續「阿母的愛」。」

花蓮地處偏鄉,高齡人口又多,長照顯然是縣政重要課題之一,能有門諾醫院興建專門的中心,以及知名人士的善舉襄助,可謂美事美談。不過,長照問題除了興建服務中心之外,近年來在宅醫療與社區化的觀念逐漸為人重視,值得本地居民研究。

所謂在宅醫療的概念為,「對於過去醫療機構以治癒(cure)為導向,在宅醫療更強調照護(care),透過陪伴和生活支援,與醫療相輔相成,支援每個人在熟悉環境終老。」用個最簡單的話說,就是在自己家裡終老,而不是在醫療場所度過晚年。

今年4月,嘉義剛舉辦過在宅醫療研究會。嘉義市長涂醒哲說「最好的長照政策就是不要長照,或是至少延後長照;若長照已經發生,就要提升長照品質。」因此嘉義市府才會推出「在嘉真好服務方案」、「出院宅急便」、「醫療團隊到你家」等服務。像這些有益於老年生活品質,甚至減少縣府開銷的做法,非常值得花東地方政府參考。

其實在宅醫療的精神,一般人都有概念。比方說,很多民眾隱約覺得,送父母到養老院是不好的,能夠在家終老才是孝順。這固然並非定律,但也意味著在宅醫療的優點,每個人其實都懂,人需要熟悉的環境,需要一個有連結的環境,身心才會健康。

遺憾的是,這基本的照顧觀念,在若干政府單位對弱勢的處理上,卻是背道而馳。新北市有一個身障人士的互助團體巨輪協會,目前就遭遇到這樣的困境,他們原本已經建立一個自給自足的小社會,卻因為只能租便宜的廠房,隔間不符合消防法規而面臨迫遷。

面臨此一巨變,新北市社會局口口聲聲的協助,盡是又昂貴又不實用的做法,或者安置處租金對他們而言過高,或者房屋構造會增加身障人士移動時的風險,在在強人所難,其中常被忽略的一點,就是缺乏原有的互助連結。

人與人都需要互相聞問,特別是被社會遺棄的這一群人,更不能把他們拔離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社會網絡,失去可以互相連結的生活環境,對一般人而言已是寂寞非常,對缺乏原生家庭支持的他們而言,更像是害他們慢性死亡的毒藥。

巨輪協會也好,過去的樂生療養院爭議也好,都是不顧原本環境的支持功能的做法,政府思維如此,未來又如何做好有益全民的在宅醫療呢?因此巨輪協會的困境,就是你我的困境,需要大家集思廣益,阻止新北市政府的愚行。

 
立意雖佳 做法可議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四, 17 五月 2018 07:53

陳海天

臺灣電信業的龍頭──中華電信最近推出「499吃到飽」限期促銷方案,向來精打細算的消費者無不爭先恐後的湧入該公司各地門市部搶著辦,不但大排長龍造成電子叫號機電腦當機,改以人工叫號,連工作人員都欲罷不能,幾乎上廁所的時間都沒有,甚至有人忙到沒空吃飯體力不支而昏倒送醫…等。

中華電信新499資費促銷案不但損及先前剛續約用戶權益,且因員工工作超時等問題,勞動部長許銘春前天表示,該公司被全國各地方勞政主管機關罰鍰已累積達1800萬元。另,NCC除已約請國內電信三雄「喝咖費」外,可能也會有後續開罰動作。

而1名6尺之驅的青年上週五(5/11)晚上7點左右,突然有如「媽寶」般耍賴地躺在中華電信花蓮中正店大門地上,導致門市一陣騷亂,原來這人因眼看就要停止受理,又怕自己無法辦到,遂以肉身橫躺方式阻擋門市關門,最後由旁人勸起,辦完手續後才離去。

此外,據花蓮縣警察局交通隊交通事故統計資料顯示,縣內3大易肇事路段為花蓮市中山路、中正路及吉安鄉中山路,多是「路口交叉撞」,肇事原因包括「未依規定兩段式左轉」、「搶先左轉」、「雙黃線大迴轉」、「未依規定讓車」…等。

有鑑於此,乃選擇花蓮、吉安重要道路的十字路口,或曾發生過2次以上死亡車禍的交岔路口,從春節過後,已陸續在雙黃線上裝設少則6個、多則10幾個交通錐,以避免汽機車貪快逕行迴轉,希望能降低肇事率和交通違規率。

然而即使警方用心良苦,還是有人挑戰交通規則與設施,約20多天前才「釘」妥交通錐的花蓮市建國路2段與建華街口,本月14日下午就有輛掛黃牌的大型重機車,搶快逆行衝入對向車道,撞上正要駛入建華街的自小客車,自己肇事受傷不說,還得吃上違規罰單。

可見車輛駕駛人守法觀念不足,爭道及「搶快」陋習難改,致違規肇事頻傳,除應續加強交通安全教育,並修法提高違規罰則從重裁罰,然此舉緩不濟急,花蓮縣警察局不得不採取強力「導正」作為,才會在一些路口釘設交通錐,立意雖佳,卻招來不少民怨。

花蓮縣議員莊枝財等人,最近在縣議會定期大會中就質疑警方這項新作為,認為交通錐體積較大,放在路口占用道路,有礙觀瞻且可能反而影響行車安全,應改設固定式防撞桿。

民怨固然其來有自,議員建議亦不無道理,但即使改以鋼筋混凝土砌成厚度僅10多公分高約1米的「女兒牆」分道,駕駛人若不守法,照樣闖、衝、撞,則仍於事無補。要怪只能怪我們向來立法從嚴,執法從寬,加上民眾法治素養不足,總以自我為中心,不尊重他人及公眾權益,以及僥倖、投機心理作祟,才會讓交通事故有增無減。若能自小培養克制自己尊重他人的情操,家長(長輩)以身作則,多以同理心看待周遭人事物,孩子長大至少就不會做出違規犯法的行為。

電信業者推短期促銷方案本屬商場上競爭常態,但若思慮欠周配套不足,便會造成如中華電信這次的「499之亂」,而花蓮警方在易肇事路口設交通錐反招民怨,則可能當初限於經費無法裝設那麼多造價較高的分道防撞桿,不過樂見警方願虛心檢討尋求改進之道,而民眾為了自身及他人安全,遵守交通規則愛護公共設施則是絕對必要的!

 
基本工資法才是正解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三, 16 五月 2018 07:58

方圓

今年2月份時,行政院主計總處公布,去年經常性薪資平均3萬9953元,年增1.82%,為近17年來最大增幅;總薪資平均4萬9989元,為歷年新高,年增2.46%。當時民眾即已十分不滿,認為這種平均數字沒有意義,不符實際情況。這幾天,行政院又公佈,2018年第1季實質總薪資達每月5萬9852元,為18年來同期最高,更是進一步惹惱民眾,行政院長賴清德遂於14日親上火線召開「我國薪資現況、低薪研究及其對策」記者會,盼能弭平爭議。

然而,事與願違。Yahoo 奇摩新聞發起民調詢問網友「這次行政院救低薪的短期措施,您預期效果如何?」,有62.5%網友認為「絕對無效」。

首先,人民對於公佈薪資「平均數」不滿其來有自,一個月薪30萬的經理人跟22K的行政助理平均下來,每人也都有16萬多;從馬政府執政以來,薪資統計應要一併公佈全國薪資的10分位數,及薪資級距分布圖才有意義,已經是民眾的共識。蔡政府實應從善如流,而非辯解「從以前到現在都是同樣的統計方法」。

誠如新黨新思維中心主任侯漢廷在臉書所指出的,根據主計處薪情平台的數據,將近有80%的民眾達不到5萬9852元的薪資。換言之,全國總薪資平均數的實際意涵,其實是貧富不均。如果有人以為這樣的數字可以美化政績,恐怕是打錯算盤。

其次,在記者會上,行政院副院長施俊吉報告時表示,外勞拖累台灣整體薪資所得平均,尤其外勞多是非技術性勞工,所以也阻升同類勞工的薪資。姑且先不論將台灣低薪問題丟給外勞是否合理,而是,由此明顯可見,外勞與本勞的薪資絕對不可以脫鉤,因為一旦脫鉤,本勞將會更慘,雇主絕對優先聘僱更低薪的外勞。

此外,誠如施俊吉指出,目前有時薪及月薪脫鉤的現象,現在基本工資時薪規定140元,與月薪22k的工資率125元,差距過大,導致許多雇主鑽法律漏洞,雇主藉由換軌,用月薪制迴避高時薪的規定。勞動部雖表示,將針對這部份立法保障勞工,但仍令人憂心將來施政的方向。

例如勞動黨即在臉書質疑,行政院一方面宣布明年「可能」會將最低時薪從140元漲到150元,但對「最低月薪」卻隻字未提,並且同時還提到時薪與月薪「脫鉤」,這「事實上等於宣布明年月薪制工人的最低工資凍漲。」

其他的問題還有,行政院的兼任教師加薪3%,僅限於公立學校,是否能起帶頭效應?以目前少子化來說,很難樂觀,但肯定會擴大公、私校的差別待遇。另外,勞工團體多年來即已指出,政府帶頭大量使用缺乏就業安定、工作保障的「派遣勞工」,使非典型僱傭大行其道,是台灣勞動條件惡化的原因之一,但這次也不見行政院企圖將「派遣勞工」轉為正式聘僱勞工。

最低工資法是總統蔡英文的勞動政策6大主張之一,賴清德的態度從消極到改口研擬。攸關勞工如何維持生活必要開銷的最低工資法,目前在國際勞工組織的186個會員國中,已經有171個國家實施這個制度,民進黨政府實應更積極。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1 頁, 共 497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