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法律效力模糊的公投法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19 十一月 2018 07:25

方圓

由於《公投法》修正後大大降低公投門檻,公民提案因此如雨後春筍般出爐,最後通過28萬多人連署門檻、並經中選會查核通過的共有10案,即將在24日的9合1大選時合併投票,這也創下台灣史上公投最多的紀錄。

根據《公民投票法》第2條第1項規定,全國性的公投,依憲法規定外,其他適用事項如下:1、法律之複決;2、立法原則之創制;3、重大政策之創制或複決;目前公投題目五花八門,但不脫這些范疇,大家關心的其實是公投案過關是不是就一定會拘束立法機關?或者可以改變既定政策?

依中選會推估,今年18歲以上有投票權選舉人總數約1979萬人,換句話說,公投案只要有約495萬張票、且同意票多於不同意票就可以通過,有人認為門檻大幅降低,通過不是難事。不過,由於495萬票幾乎是總統選舉的規格,也因此也有人持悲觀立場,認為充其量只有東奧公投跟愛家公投有可能衝出比較高的領票數。

不過,暫且不論最後投票結果如何,而是,這10案公投結果究竟有何法律拘束力?

根據《公民投票法》第30條規定,「立法原則之創制」及「重大政策之創制或複決」,原則上比較屬於諮詢性公投,所以要「由行政院提案送交立法院審議」,或是「由總統或權責機關為實現該公民投票案內容之必要處置」,也就是並不會直接產生法律效力。不過,「法律案之複決」就不同了,一旦通過的話,按照公投法的規定,「原法律或自治條例於公告之日算至第3日起,失其效力」。

這次10件公投案中,與同性婚姻相關的提案就有5件,以目前最針鋒相對的反同婚公投與婚權公投來說,由於根據大法官釋字第748號,2019年5月24日之後,相同性別者即可結婚,只是關鍵在於要適用民法?還要另行訂定其他專法?但正如前大法官許玉秀所說的,「大法官的解釋具《憲法》位階,而《公民投票法》被定位為創制複決法律,縱使立法院要據以修法,也不能違背大法官解釋。」但要在明年5月以前修訂出一部不違背大法官解釋意旨的同性婚姻專法,涉及高明的立法技術,直接適用民法的可能性不小,就算真的提出,也要經過748的平等權檢視。也就是說,因為政府的消極不作為,導致了反同跟同志方的對立與社會撕裂,或許會一路勞師動眾到明年5月,但很可能只是白忙一場。

簡言之,公投的效力目前法律存在模糊空間,因為如果單單從法律文字來看,對於公投結果,行政院應該提出修法版本、立法院也應完成審議,或者「總統…為必要之處置」,但是,如果行政院、立法院不做,也完全沒有處罰,這或許才是我們的公投法最大的問題。

 
10個公投案投票結果無法反映真正民意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18 十一月 2018 12:46

蔡永雄

中央選舉委員會10月24日發布10個全國性公投案投票公告,11月24日與9合1地方公職人員選舉同時舉行投開票。筆者認為,公投案投票結果不管是通過還是不通過,都無法反映真正民意。為什麼?因為了解10個公投案內容的人不多,絕大多數人都是人云亦云地圈定同意或不同意,或根本不圈定,無法表達自己的真正心意。

9合1選舉,在直轄市方面要選出市長、市議員、里長、山地原住民區長、區民代表,在縣市方面要選出縣市長、縣市議員、鄉鎮市長、鄉鎮市民代表、村里長,投票權人先圈投公職人員選票,就已經眼花撩亂了,既然不了解公投案內容,圈定公投票時,就只好隨便亂圈定一通了。

雖然公民投票法有規定,主管機關應彙集公投公告事項及其他投票有關規定,編印公民投票公報,於投票日2日前送達公民投票案投票區內各戶,並分別張貼適當地點,及公開於網際網路。但很少人會詳細閱讀公民投票公報。投票前,中選會也有辦多場次公投案意見發表會,但知道及觀看的人不多。

中選會公告的10個公投案,包括反空污、反核食、反深澳電廠3公投,愛家3公投、婚姻平權2公投、東奧正名公投和以核養綠公投。

公投法規定,公民投票應在公投票上刊印公民投票案編號、主文及同意、不同意等欄,由投票人以選舉委員會製備之工具圈定之。但這次公投案多達10個,主文、理由書和政府機關針對公民投票案提出之意見書都很長,例如第15案的主文是:「您是否同意,以性別平等教育法明定在國民教育各階段內實施性別平等教育,且內容應涵蓋情感教育、性教育、同志教育等課程?」有誰有耐心仔細閱讀?即使有耐心閱讀,但也不了解主文的意義。修法時,應加註標題,方便投票權人了解主文旨意。

公投法僅規定,主管機關應於公民投票案公告成立後1個月起至6個月內舉行公民投票,該期間內有全國性選舉時,應與該選舉同日舉行。但沒有規定一次只能辦1個公投案。修法時應限制一次只能辦1個公投案,且要單獨舉辦,不要與公職人員選舉合併舉行。

公投法規定,公民投票案投票結果,有效同意票數多於不同意票,且有效同意票達投票權人總額4分之1以上者,即為通過。有效同意票未多於不同意票,或有效同意票數不足前項規定數額者,均為不通過。

中選會說,這次公投投票權人有1976萬多人,估計要投出495萬張以上的同意票才算通過,且同意票要多於不同意票。

公投法規定,不管公投案通不通過,主管機關都應於投票完畢7日內公告公民投票結果,並依法處理相關事宜。這次公投案太多,投票權人如果不用心圈定自己認同的公投案,而是人云亦云地圈定自己都不了解內容的公投案,不管通不通過,都沒有辦法反映真正民意,喪失了舉辦公投彰顯主權在民、確保國民行使直接民權的意義。

 
檢視「政治人品」的選舉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17 十一月 2018 09:43

蕭福松

政客為何不能成為政治家,因為少了風範和人品。政治家想的是下一代,政客想的是選票,前瞻、識見、氣度、胸襟不同,層次、理想、高度自大大不同。

候選人投入選舉,是為了獻身民主、服務人民、回饋社會,理想性很高;都希望在成為政治人物後,能造福民生、名留青史,受人永遠懷念尊敬。可是為何有些人在嘗到權力滋味後,便成了「嗜權獵錢」的政治動物?關鍵其實就在「道德良知」人品的存在與否。

對政治人物來說,權力、地位、權勢、影響力,遠比甚麼都重要,一旦失去政治光環,就甚麼都沒有。因此,既有的要繼續保有,沒有的則要努力擁有,選舉就成了晉身政治舞台的唯一關卡,過得了就變身政治人物,過不了就滾下台。

選舉本是由人民自主選出其心目中的理想人選,候選人除談政見、抱負外,更應守法表現風度格調。可惜在自詡「亞洲民主之光」的台灣,每逢選舉,就彷彿陷入集體瘋狂,候選人相互叫囂、揭瘡疤、潑髒水,旁觀者也跟著起鬨,不像選舉,倒像扒糞大賽。

諸多選舉經驗顯示,正派選舉很難博得選民的青睞,反而謾罵、醜化、斷章取義、無中生有最具吸引力,說得越像回事,越能爭得選票,賄選買票再同時跟進。惡質的選舉文化於焉產生,卑劣的政治人品也由此養成,只是大家都習以為常,不覺得有何不好。

九合一選舉雖是地方選舉,但重要性和動員程度不下總統大選,選舉招數更不斷翻新,以往傳統的陸戰已升級成網路空戰,更易編製、散播假新聞、假消息,往往分不清是我軍友軍,還是敵營派來臥底嫁禍的。選舉中的栽贓、抹黑、偽造假事件,就像釋放煙霧彈,常讓人不辨真假,而這正好考驗選民的智慧判斷,也檢視候選人的政治人品。

選舉目的就是為了勝選,這無可厚非,但即使做不到「揖讓而升」,最起碼也要保持風度,不惡言相向,可是實際很難。對手造勢大會唱「夜襲」,批評是軍國主義復僻,自己造勢場合播「希特勒進場曲」,就說是多元選曲。寬以律己,嚴以待人,選民會認同嗎?

台灣的惡質選舉文化,從來就不是民主政治的好教材,自許選舉專家的操盤手,運籌帷幄、調兵遣將,如果光明正大打,雖敗亦猶榮,但假使用的是奧步,縱然勝之亦不武。不過選情急了,再顧不了仁義道德,只是天理昭昭,就算機關用盡,可能也人算不如天算,徒枉費心機。

選戰僅剩6天,候選人做最後衝刺,支持者亦熱烈回應,藝人、文人、仙人、學人等也不甘寂寞,爭相博版面強出頭。結果出現假哭幫倒忙、瞎掰前世因果、神預言海報露敗相的,不一而足,令人發噱。選舉是一時的,不管勝負,都是選民的抉擇,候選人及支持者千萬別為了選舉,失了心也賠了人品格調,划不來。

 
台灣反同言論猖獗日本政壇鄭重以對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五, 16 十一月 2018 07:24

宋瑞文

隨著同性婚姻公投辯論的進行,反對團體站上檯前,肆無忌憚地放送反同言論,又在電視購買廣告,一時之間,反同宣傳舖天蓋地,對於追求平等尊重的台灣民眾來說,等於是人權立國的顏面掃地。

例如,根據報導,安定力量主席孫繼正提出反同婚10大理由、包括拚經濟、避免撕裂社會等,也怒批「我們教育變成黃色教育性饑渴教育、變成性愛自拍性濫交教育、交3個5個10個都沒關係。」

對於相關說法,教育首長已出面澄清,教育部是依性別平等教育法等相關規定,實施性別平等教育課程,教科書也都經過審定。若家長有具體內容,可提出檢舉,教育部會請教科書業者再做審視及調整。

又,教育部為求慎重,避免外界再受錯誤資訊誤導,請國家教育研究院全面審視整理目前國中小及高中教育階段有關性別平等教育內容之各家教科書版本。確認沒有像反同人士所說,有所謂教導性濫交等等的問題。

遺憾的是,反同人士無視於專家的一再澄清,繼續在全國觀眾面前一昧抹黑,實為理性中道社會之大不幸。無獨有偶地,今年日本政壇也出現歧視同志言論的問題。

據公民行動影音資料庫的報導,日本自民黨參議會議員杉田水脈投書寫道,一旦認可各種性傾向或性別認同,不只同性婚姻的問題,或許還會出現,要跟父母結婚、要跟寵物或機器結婚等各種異議,社會將會失控。

此話一出,包括自民黨高層在內,紛紛重話批評。自民黨前幹事長石破茂說:「不談多元與包容,不當一回事地出言傷害他人的感情,我不認為自民黨希望這樣子。」公明黨參議員谷合正明:「杉田水脈的發言,不單同志族群不滿,對於一個互助共生的社會來說,也是不相容的。」

而曾經來台的同志議員石坂渡則寫道,世界上認可同婚的國家並沒有因此崩壞。日本千葉縣流山市為了吸引外縣人口遷入,還發行戀愛證明書,對象不限真人,不限有無戀人關係,動漫角色也可以,該地也沒因此崩壞。

所謂謠言止於智者,不分台日,荒謬無稽的反同謠言不止,顯得社會民智未開。單就維護我國人民思考的品質與尊嚴,這類天馬行空的說法,人人聽了都該嗤之以鼻,不能放任流行。

放眼世界各國,肯認同志的人權,日趨受到認可。另一方面,婚姻促進社會穩定的效果不再,或許托育,或許老後,民間團體將重心放在國家提供的支援,而非牽手的終身奉獻。

安定社會,不是透過傷害同志,也不是依賴婚姻就可達成。儘管答案尚未十分明朗,但彼此尊重,才有齊心協力,往前邁步的可能。

 
老人福利之謎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四, 15 十一月 2018 07:39

陳海天

政府為了增進老人身心健康,各縣市都有針對老人福利的相關措施,例如花蓮縣,為鼓勵老人相邀快樂出遊,就訂有「老人自強活動補助原則」,對年滿65歲以上的老人,參加團體1日遊自強活動每人補助400元,2日遊以上自強活動每人補助800元,但每人每年限補助1次,也就是說如果當年度內曾經申領過,無論是1日遊的400元,或是2日遊以上的800元,只要曾領過1次,就不得重複申請補助。

最近,有一群平日就常常聚會作晨間運動或結伴出遊的老人,相偕參加某人民團體舉辦的4天3夜環島旅遊活動,同伴中有人領到了800元,有的卻未領到,心中難免納悶,便互相詢問「為什麼他有我們沒有?」

據這群老人說,雖然今年稍早曾報名參加過1日遊或2日遊自強活動,但當時也沒聽說主辦單位要為其申辦補助,事後更未曾領到400元或800元的補助款。主辦這次旅遊活動單位對此至為重視,經再度將參加人員名冊上花蓮縣府相關網頁查對,結果並無疏漏,但未領到補助款的老人們合理懷疑,是否被其他團體先前舉辦活動時已經代為申領了?至於是哪一個團體代領?以及代領了縣府的補助款後如何處理?是否一一轉發給參加活動的老人?一堆謎團待解,而類似情形恐非個案,主辦這次旅遊活動之團體實在愛莫能助,且因無公權力,根本無從進行調查。

據了解,《花蓮縣老人自強活動補助原則》補助對象是花蓮縣各鄉鎮市公所及所轄社區發展協會長壽俱樂部經縣府核准立案之機構及團體。申請補助須檢具活動計畫、行程表、經費概算表及參加會員名冊(名冊須上「花蓮縣政府老人及身障團體自強活動名冊管理系統」登錄),並於活動日前2週函送花蓮縣政府申請。計畫執行必須依原訂日期及行程,如有變更或延期應事先報縣政府核備。

「原則」中還規定,核銷時需檢附領款收據、旅行平安保險費收據、成果照片8張(1式2份),公所(社區)需另檢附納入預算證明及補助經費結報表等,函送花蓮縣政府核撥補助。各項支出原始憑證應裝訂成冊,自行妥為保存10年,以供花蓮縣政府及花蓮縣審計室抽查。

這群老人為何「未領到」縣政府的補助款,原因不明,儘管金額不多,但畢竟是公帑,而且是老人家們應得的福利,如果有會務不健全的人民團體不當利用個人基本資料、冒用他人名義…等而獲取不正當利益,或將應發給老人的補助款代為申領後卻擅自移做其他用途,不但辜負了政府照顧老人的美意,更是犯法行為,必須受到司法制裁,盼那些人民團體自律自愛,切勿以身試法!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1 頁, 共 532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