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豐濱鄉應保有1席縣議員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09 七月 2018 07:36

蔡永雄

花蓮縣13個鄉鎮市中,除了豐濱鄉,每個鄉鎮市都有1席或1席以上的在籍縣議員。可是多年來,豐濱鄉一直沒有具豐濱鄉鄉籍的縣議員。筆者建議政府修改相關法規,比照婦女保障名額方式,保障人口少的偏遠鄉鎮,應有1席在地縣議員,保障偏遠鄉鎮民眾的參政權益。

花蓮縣議員選舉,共分10個選區,共選出33席縣議員,其中第1選區9席,第2選區2席,第3選區9席,第4、第5選區各3席,第6、第7選區各2席,第8、第9、第10選區各1席。

豐濱鄉列在第3、第6、第9選區,卻無法產生1席縣議員,實在很奇怪。第3選區是平地選區,共有吉安鄉、壽豐鄉、鳳林鎮、光復鄉、豐濱鄉、萬榮鄉等6個鄉鎮,應選9席。第6選區是平地原住民選區,共有壽豐鄉、鳳林鎮、萬榮鄉、光復鄉、豐濱鄉等5個鄉鎮,應選2席。第9選區是山地原住民選區,共有萬榮鄉、鳳林鎮、光復鄉、豐濱鄉、瑞穗鄉等5個鄉鎮,應選1席。

豐濱鄉無法選出鄉籍縣議員,依筆者的看法,有2個原因,1是因人口少,選不過人口多的同選區的鄉鎮,2是沒有人願意出來參選,在地沒有參選人,當然無法產生在地縣議員。

豐濱鄉在海岸山脈東側,北鄰壽豐鄉,東濱太平洋,西鄰鳳林鎮、光復鄉、瑞穗鄉、玉里鎮,南接台東縣長濱鄉。全鄉共有5個村,鄉內居民有原住民阿美族、噶瑪蘭族、撒奇萊雅族和漢族。傳統上以農業、漁業為主要經濟活動,近年來大力發展觀光業。

花蓮縣13個鄉鎮市共有177個村里,總人口數32萬8千多人,其中以豐濱鄉的人口數最少只有4千多人,而同屬第3、第6、第9選區的吉安鄉、壽豐鄉、鳳林鎮、光復鄉、瑞穗鄉的人口數都在1萬人以上,即使是山地原住民鄉的萬榮鄉人口數也有6千多人。

地方制度法第33條規定,各選舉區選出之縣市議員名額達4人者,應有婦女當選名額1人;超過4人者,每增加4人增1人。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68條規定,地方公職人員選舉,其婦女當選人少於應行當選名額時,應將婦女候選人所得選舉票單獨計算,以得票比較多數者為當選;但無婦女候選人者,不在此限。

筆者建議政府修改地方制度法和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相關規定,比照婦女保障名額,各選舉區選出之縣市議員名額達4人者,應有偏遠鄉鎮市當選名額,將偏遠鄉鎮候選人的得票數單獨計算,以得票比較多數者為當選。

豐濱鄉既在應選9席議員的第3選區,如能修法比照婦女保障名額方式,至少可保障有1席在地縣議員,希望11月24日舉行5合1選舉時,豐濱鄉能選出1席議員,能在地直接服務豐濱鄉民,為豐濱鄉民爭取各種福利。

 
盼安樂死公投提案盡速通過審查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08 七月 2018 09:52

方圓

婦產科醫師江盛領銜提出「死亡權利公投提案」,公投主文為「你是否同意,意識清楚的重症病人經由諮商團隊評估,取得共識後,可由醫療團隊協助死亡」,於日前(5日)舉行公投公聽會。現場專家學者多贊成開放,我們也希望這個公投提案能通過中選會的「形式審查」,並在日後順利通過公投完成立法。

傅達仁於日前赴瑞士尋求尊嚴組織(Dignitas)協助死亡,並表示之所以高調公開尋死過程,就是希望帶給台灣省思。傅達仁生前曾上書總統蔡英文,希望能通過「安樂死」法案,作家瓊瑤也支持立法,爭取善終權,可惜目前並無下文。

當然,安樂死這一議題牽涉到醫學、倫理、家庭,乃至社會、宗教、文化,相信一定有很大的討論、爭議空間,估計會是一個和婚姻平權、乃至廢死議題一樣正、反方尖銳對立的議題,政府不願意主動處理,雖然可以理解,可是,人民有善終的權利卻也是事實。

安樂死,英文Euthanasia,源自於希臘文「好的死亡」。人生難免生老病死,死亡既是無法避免的,但如何死得不那麼痛苦,或許是可以思考的。

目前已有部份國家,例如瑞士、荷蘭、比利時及美國數州,立有死亡權利法,台灣僅在2000年通過安寧緩和醫療條例,2016年通過台版病人自主權利法(2019年才會實行),但這些法案都無法回應重症,特別生不如死的病患的需求,所以才會有像傅達仁這樣的病人,必須撐著病體,龐大花費,去遠渡重洋尋求解脫。

但,誠如交通大學科技法律學院教授林志潔在公聽會指出的,「若台灣不開放安樂死,民眾只能到國外執行,這對經濟能力不佳者反而不公平。」而事實上,台灣近幾年也發生數起長照悲歌,部份經濟能力不佳或家庭支援系統有限者在這種絕望的困境下,只好選擇殺死病患再自殺。這種「台灣版安樂死」,相信大家都不樂見。

很多人擔心通過安樂死法案後,會發生「滑坡效應」,或被濫用,不過,這可能是誤解,或過度擔憂。因為,目前實施安樂死的國家,對於執行安樂死,都有很嚴格的程序,並不是病人或家屬單方面主動要求,就可以執行。除要經過病患的主治醫師確認符合條件後,還必須由第2個醫生獨立審查,並也做出符合安樂死的判斷,才能執行。

倫敦大學國王學院法律教授潘妮·路易斯(Penney Lewis)曾在BBC撰文指出:「在荷蘭,符合條件的病患,必須是痛苦難以承受,而且沒有改善希望的病人」,「比利時的法律與荷蘭相似:申請者的痛苦必須因無法治癒的疾病」,「加拿大,病者須患有無法治癒的病,並為此承受持續及無法承受的痛苦,才可申請協助死亡」,「美國6個允許安樂死的州份,…這些州份的法例列明,申請安樂死者必須為絕症患者,但對其痛苦程度沒有特定要求」。

台灣現有的「安寧緩和醫療條例」及「病人自主權利法」其實已經肯認病人可以透過放棄醫療等手段,如不急救或停止人工維生狀態,以有尊嚴的方式死亡,距離同意自殺的安樂死,其實只有一步之遙,兼且我國刑法本來就不處罰自殺罪,台灣應該勇敢跨出這一步!

 
司法應扮演「社會安全網」角色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07 七月 2018 13:26

蕭福松

廢死和反廢死議題吵得不可開交,到底要亂世用重典「殺人者償命」,還是跟隨國際潮流講求犯罪者人權,各有各的說法,莫衷一是,連法務部長都說判死不能解決問題。判死當然不能解決問題,但莫名被砍死、被殺死的人,就活該倒楣?

法律用意本在保護好人懲罰惡人,如今看來,倒更像是專為壞人開巧門。法律制訂一大堆,卻往往拿犯罪之人沒轍,是真的「無法可管」,還是司法怠惰?小燈泡案發生至今2年多,王姓凶嫌依然被「寬貸中」,受制於兩公約,從一審到二審,都沒有法官敢判凶嫌死刑,反費心幫忙找「病歷」,設法免其一死。

一審士林地院以王嫌罹患思覺失調症,復依據聯合國兩公約判處無期徒刑。案子上訴二審,高院認定王嫌犯下「情節最重大之罪」可以處死,但因王嫌行凶時,辨識、控制能力降低,「依法減刑後」仍處無期徒刑。換句話說,兜來兜去,還是維持無期徒刑判決。

在台灣犯殺人罪不判死刑,已成司法慣例,殺人不用償命,難怪殺人事件層出不窮。司法如此宅心仁厚、菩薩心腸,怎懲治惡人?如何防守正義最後一道防線?

台灣司法最荒謬之處,是對殺人犯特別寬容。除處心積慮幫犯嫌找學生時代的操行成績、記功嘉獎紀錄,證明其有悔改、教化可能外,更想方設法推定其有身心疾病,因為是在「思覺失調,缺乏辨識、控制能力」情況下錯殺、誤殺、不小心殺了,所以其情可憫,可免一死。這種無稽的司法作為,教老百姓怎麼信服?

法官不敢判殺人犯死刑,是唯恐違反兩公約,但台灣明明不是聯合國會員國,為何老愛拿兩公約往自己臉上貼金?真正原因是政府把「廢死」當成目標,法官自然樂得配合,不但可迎合上意、符應國際潮流,還可免除因判死承受的心理壓力。可是,被害人的人權呢?被害者家屬期盼的公道、公理、正義呢?

高院合議庭判決小燈泡案同時,附帶提醒建構社會安全網的重要,盼政府投入人力與資源,方能有助大幅降低精障、心智缺陷者帶來的再犯可能與社會風險。

話說得很懇切,實際卻很空泛貧乏,「社會安全網」是個學術名詞,只是個抽象概念,如何落實到人身安全保護才是重點。面對滿街不定時炸彈,人民除自求多福外,真能寄望「社會安全網」嗎?

更確切地說,司法本身就是最重要的社會安全網,如果連裁判是非善惡的司法,都不能維護正義保護善良,怎奢談建構社會安全網?司法不能發揮震懾不法的效果,結果就是淪為作奸犯科之人調侃、嘲諷的笑話。

假使殺人犯患有思覺失調,缺乏辨識、控制能力,為何還能準備刀械、尋找可下手的目標?怎不對路邊的行道樹下手呢?小燈泡案,高院比地院唯一高明之處,是多加註了幾句話,也提出感性呼籲,然對防止殺人犯罪有幫助嗎?

 
再生能源前景可期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五, 06 七月 2018 07:33

宋瑞文

台灣近日跳電事件頻傳,儘管台電已經澄清和缺電無關,但因為同時也再次確認了供電緊澀,關於缺電與否,仍然成為網路熱議的話題之一,國民關心的程度可見一斑。

對於缺電,首先要釐清的是,指的是尖峰用電不足,以台灣來說,通常指的是夏日炎炎的下午時段,天氣熱,冷氣增,大家一起用電的時刻。反之,在這個時段節電,是有效而最經濟的做法。簡單地說,單從缺電與否的角度看,不是24小時都要掛心是否做好節電,只是尖峰時刻需要大家配合。

尖峰用電時刻,日正當中,是太陽能發電最暢旺的時候,媽媽監督核電聯盟工作人員在臉書分析,目前台灣太陽能發電實力,已比許多人想像要多。

「如果這張太陽光電設置併聯作業辦理統計圖表中,所列出來的約10GW(已經並聯發電的2GW,已經簽約完成的2.335GW,已經審查完成但尚未簽約的2.461GW,尚在審查階段的3.538GW),在2年之內都能順利達成併聯發電。

那麼,台灣日間用電最凶時段的那幾小時之內,太陽能光電發電量超過6GW、7GW是輕而易舉的事,太陽能光電的尖峰發電量明顯超過現役6座核電反應爐的總發電量5.144GW規模的現象,應該成為新常態,太陽能光電於台灣日間用電尖峰時段的供電量,會有愈來愈明顯的助益。」

儘管許多國家都已做到用電負成長,但或許還是有人擔心,台灣未來用電繼續成長,甚至支持深澳燃煤,但就在太陽能節節成長的同時,也有專家指出,靠風電潛能來取代深澳燃煤(見「用離岸風電取代深澳電廠之可行性評估」)。

當然,以上並非水到渠成之事。再生能源的進展,還需要其他條件。媽盟工作人員指出:「隨之而來的,勢必須要即時規劃相當規模的儲能電池,以及整個電力系統的數位化、智慧化監控、調度、營管、交易機制及能量等配套方案,因為差不多同一時期,也將會面臨台灣離岸風電開始大量落成、併網發電的高峰期,彈性調度、即時調度將成為供電穩定的關鍵所在。」

最後,做為國民的我們,仍然應該節電,幫助國家能源能夠順利轉型,從小處來說,下午即便要吹冷氣,也盡量到有放冷氣的公共場所,或者在下午前將冷氣開冷一點(比方低個2度),然後關掉,以餘冷加風扇度過,也是一種簡便的節電法門,從大處來說,意識到節電就是隱形電廠,具有宏大效果,催促政府加快腳步,跟上國外的節電規劃,在在都是福國利民之道。

 
暖人心窩的愛心餐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四, 05 七月 2018 07:57

陳海天

後天就是24節氣中的「小暑」,而昨(4)日中午花蓮氣溫在32℃上下,吉安鄉永安村活動中心卻仍聚集了永安、太昌兩村近200位長者,共享一頓意義深遠的「愛心餐」。

這是由一群熱心公益的「北東傳愛義廚團」發起的關懷老人愛心活動,義廚團成員多為全臺各地餐廳、飯店的主 廚,有的還是餐館的老闆,他們平日各自在工作崗位上盡心盡力,但也會上網在群組中互通訊息,看看哪個地方需要提供愛心餐服務的,就出錢出力自行利用休假,自費前往參與、貢獻所長。

據了解,由於花蓮的一位何姓主廚,經常在「臉書」上看到吉安鄉民代表劉靜文關心地方上弱勢民眾及乏人照料的獨居長者,經過聯絡了解實際需要後,便發動義廚團成員們從臺北載著自費採購的食材到花蓮來支援。

地方上需要配合的則分別由劉靜文和永安村長郭仁添、太昌村長周明宗…等人四處奔走、籌措下,透過一些廠商認桌贊助、永豐活海鮮餐廳也無償出借碗盤餐具、吉安鄉清潔隊出借塑膠椅子、永安社區關懷據點福氣站也動員大批志工接待長者、事前布置與事後清理會場、準備及清洗餐具、義剪(理)頭髮…等,共同投入這項愛心餐及愛心義剪活動。

有好幾位「帥哥、美女」主廚還親自在「外場」端菜上桌,面帶微笑在席間親切的向「阿公、阿嬤、伯伯、叔叔」或「阿姨」們噓長問短,還頻問長者們「這菜合不合口味啊?」關懷之情溢於言表。

這些出席「愛心餐」活動的老大人們,有的已年近百歲高齡,有的則因行動不便坐著輪椅由家人或外籍看護工陪同到場,他們對義廚團熱心的奉獻、鄉代與村長的合作無間及廠商和志工們的無私付出都非常感佩!

近年隨著生活型態的變遷,時下有不少長者因子女工作的關係不得不早出晚歸而乏人照料,而有些人雖值青壯年又是家庭經濟支柱,卻因受到物價飆漲負擔加重,收入卻減少,日子的確過得很辛苦,不要說照顧年邁父母或年幼子女,就連自己的生活都自顧不暇,而老人與長照問題背後通常都有著十分複雜的課題待解。

當社會與人際關係漸趨冷漠的今日,看到北東義廚團仍帶著滿滿的愛心,到全臺各地傳愛,勾串起許多善心人士的愛心與行動,讓這個社會仍能保有關懷弱者,扶老助貧的能量,或許這才是臺灣的價值吧!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3 頁, 共 509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