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遍地開花的「坑客」現象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14 四月 2018 13:03

蕭福松

墾丁的消費糾紛頻上新聞,「台北便當墾丁化」、「墾丁一直都這麼貴」、「去墾丁玩不如去沖繩玩」,幾乎所有批評都指向墾丁,致使墾丁被汙名化情況愈來愈嚴重,連帶重創觀光形象及收益。

如果僅因少數不肖業者的不當收費,牽連其他殷實商家,則「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有失公允;但若說是消費者反應過度、故意抹黑也不盡然。從出租陽傘業者占據沙灘,驅離不租傘的遊客,到任意哄抬餐費、房價,不管是誤會還是確有其事,墾丁想找回遊客的信任,恐要很長一段時間,並且必須相關業者都願意自律配合,才能讓墾丁有起死回生的機會。

針對墾丁「坑客」亂象,屏東縣長潘孟安祭出管理3招,一要業者自律,二要消費者尊重市場,三要消保官不定時稽查。業者若能自律,嚴守童叟無欺的經商之道,怎會弄得消費者有被訛詐、敲盤子感覺?要消費者尊重市場,豈不要消費者接受不合理的漲價?至於隨時隨地會發生的消費糾紛,消保官不定時稽查,就能防範阻止嗎?所謂的因應之道,有講等於沒講。

其實不只墾丁有敲竹槓現象,全台很多地方包括風景區都有「坑客」情形,只不過以前網路資訊不發達,消費者吃悶虧、自認倒楣算了。現在消費意識抬頭,手機拍照直播都很方便,感覺不對就直接上傳,固然難免會有認知差異或核算錯誤情形,但不諱言,業者惡意坑客現象一直存在。

做生意將本求利,追求合理利潤無可厚非,但什麼是合理利潤?就涉及經營者的成本概念和良心道德了。要大賺小賺?要建立口碑永續經營,或狠撈痛宰現賺現好?結果都大不同,有可能貪小失大,也可能變成壞了一鍋粥的老鼠屎。

「台北便當墾丁化」台北便當與墾丁何干?顯然又拿墾丁當墊背。然一個只有半顆滷蛋、少許魯肉、雞絲、筍絲和豆干的便當,竟要價90元的確太貴了,但此事也絕非偶然。外食族都知道,現在已沒有5、60元的良心便當了,雞腿飯、排骨飯動輒百元以上,消費者喊貴,業者卻喊苦,理由不外人力成本增加、原物料上漲。

一例一休施行後,人力成本增加是事實,而原物料上漲,竟成了生意人變相調高價格的藉口。可是當原物料降價,已上去的物價卻不下來,消費者除無奈接受外又能如何?

餐廳坑客現象無處不有,表面看,似乎是業者個別的貪財行為,只是當滷蛋、陽春麵、奶粉、衛生紙都漲時,問題就不可小覷了,意味看不見的通膨壓力正在形成。雖然物價上漲不見得是壞事,有時反而是帶動經濟上揚的驅力,可是當國民的薪資所得和消費能力跟不上時,情況就不妙了,凸顯的是整體經濟的衰退,而台灣正面臨這樣一個情況。當政治人物忙著張羅初選人選時,或許也該關心一下民生議題吧!

 

本論壇開放讀者投稿 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評年金改革倡議中的離婚俸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五, 13 四月 2018 08:26

宋瑞文

據報載,年金改革草案即將審議,其中時代力量的版本,還納入「離婚俸」條款,也就是公務人員配偶離婚,其配偶最高可以分配年金的1/2,希望能藉機保障家庭主婦的權利。

如同媒體報導,此案一出,有的人馬上想到的是,年金的用意,原本是用來保障當事人的老年生活,是否應該及於配偶而有疑慮,又或者年金本身已然不多,再分配的實際意義有限,全然沒有保障生活的意義,徒剩聊勝於無的象徵性。

過往女性就業不易,多半得做主婦,有犧牲自己的可能性,但如今情況改善不少,此法一過,是否像日本政府給主婦免稅額(儘管利益不大),整個制度都在促使女性傾向嫁人而辭職呢?

婚家之所以受到重視,和綁在一起的財產制度有關,因此才有份量,甚至衍生出各種護家護婚的偏激舉動,愈加碼愈是如此。這樣的做法,究竟是保障婦女的良策,還是更無主體,實是一體兩面。

反過來說,育兒、家務愈是公共化的社會,對於婚家的推崇與責任程度,便會愈低,換言之,對於兩人結合的進出門檻越低,而沒有太多的責任牽絆,畢竟,個人的生活原本就有了保障。

家務有給制的兌現,似乎都設計在離婚之後,和一般的運作狀況脫勾。例如有媳婦出去做事4萬,想到要請保母養小孩自己要付1萬5,扣掉通勤外食或職業傷害等在外成本,或許婆婆開條件只給2萬,女方衡量之下覺得可以,雙方就成交了。有給的程度,在當下就思考清楚,倘若日後不幸離婚,應該也要考量進去。

重點是,大部分人的婆家並不是資本家,即便有給,大概時薪很低、意義很有限,真要賦予責任,或許排貧或追富較有意義。法律硬性規定,難免會喪失公平性。原本此案的著眼點,在於女方因為提供家務服務,而未能分享到,接受服務的男方的財產,有出力卻分不到錢。

然而,同樣站在公平的角度,是主婦就一定會提供家務服務嗎?提供的質量在各人之間,恐怕也是差距很大的。新聞說,在決定分配比例時,會考慮之前婚姻的存續期間,顯然是容易判別但一樣很硬性的考量,大概很難周全地審視每個個案的狀態。

據參與類似修法的立委表示,本提案是經過長久的意見收集才去推動,退一步說,即便是正確的方向好了,為何獨獨要求公務員?而不是把所有職業的年金一併納入規範?實在讓人感覺不到公平,而且是深深的不公平。這是看得起公務員有能力?還是畢竟是政府雇員,柿子挑軟的吃,或許會引發不小的異議聲音。

 
蘇花改不該是唯一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四, 12 四月 2018 08:17

陳海天

去年清明連假首日,很多人開車自臺北到花蓮得花8個小時,但今年竟然刷新紀錄,本月4日當天光從蘇澳到花蓮,由於蘇花改與蘇花公路一路大塞車,就開了14個鐘頭,因而被稱為「史上最塞」的清明「結」。

以往清明節連假除了國道5號北宜高速公路雪山隧道、蘇澳鎮市區及臺9線蘇花公路南澳平交道…等幾個路段,動不動就塞車,但這次清明節連假不同的是南澳平交道立體化工程早於去年9月底已完成通車,此一路段塞車的問題已不存在,而蘇花改工程A(蘇澳─東澳)段也已完工並趕在今年春節前於2月5日先行開放小型車輛通行,多少應該能起一些「分流」作用,但不論蘇花改新線(已改列為臺9線)、蘇花舊線(已改編為臺9丁線)車潮反而比以往更洶湧,連到蘇花改視察的交通部長賀陳旦都被塞在車陣中!

交通部公路總局事後表示,主要是蘇花公路當天「事故太多」所致,但許多用路人反映指出,那些「事故」都發生在白天,怎會連深夜10點多都還在塞?公路總局才坦承,車輛確實過多,交通調控措施仍有值得檢討之處。

公路總局第四區養護工程處解釋,因蘇花改屬於臺9主線,所以調控放行秒數多一些。這次清明連假首日南下達2萬4千輛次,是去年清明節同期1萬3千輛次的1.87倍,車流量實在太大,而且是蘇花改A段自2月初開放通車以來的最大量,即使號稱全國首套「整合式運輸走廊交通管理系統」一路從國5、蘇澳管到蘇花路廊,包括統計總流量、調整號誌與管理策略等,都未能即時發揮應有功效。

對此,逢甲大學運輸與物流系副教授李克聰認為,蘇花公路若被視為蘇花改的替代道路,建議綠燈秒數應為1:2,而不是1:5。

蘇花改B段(南澳─和平)及C段(和中─大清水)工程,將於明(2019)年底前陸續完工通車,但屆時是否就能順利解決花蓮對外交通問題仍值得懷疑。如果還寄望於蘇花改的完成便是全面改善東部對外交通的萬靈丹,恐怕會大失所望。畢竟它充其量還只是一條「類快速」的省道而已,無論設計標準、道路規格、行車速度、抗災能力…等都無法比擬國道等級的高速公路。

因此,除了接續推動蘇花改二期工程,將現有臺9丁的蘇花公路舊線也升級改善外,臺9線花蓮─台東─楓港路段也應早日升級改建為快速公路,另將國道6號自埔里往東延伸建至花蓮,加速推動臺鐵北迴鐵路增建第3線、客運車廂汰舊換新、車班捷運化、班距密集化,積極輔導甚至補貼海上與空中航運業者,增進其永續經營及提升服務品質的意願,同時讓運價更親民更經濟,並加強碼頭或機場跟市區間的接駁車服務,讓搭機、船更便利,以增加旅客搭乘之誘因,進而使航運客源更擴大。

凡此種種,都有助於疏導蘇花改與蘇花公路的龐大車流,並紓解北迴鐵路長期來運能不足的壓力,充分發揮大眾運輸之功能。

 
還能靠臉書經營媒體嗎?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三, 11 四月 2018 08:23

方圓

許多企業公司、個人、品牌,包含傳統媒體都透過社群媒體臉書(Facebook)耕耘粉絲專頁,希望透過社群媒體導入的流量,替自家帶來生意或廣告。但是,自從去年底、今年初臉書兩次宣布更改演算法,降低企業、媒體的觸及率後,如何經營臉書流量已成為各家小編最頭痛的事,甚至有不少媒體工作者開始看衰這樣的網路經營模式。

去年年底,臉書調整演算法,如果在貼文裡鼓勵粉絲按讚加分享、留言並標記朋友,或是以表情符號進行票選,甚至進一步做為抽獎條件…等,想要利用這些方法提升觸及率,反而會遭到調降觸及表現。當時已經引發各界小編哀鴻遍野。

但今年1月,臉書創辦人兼執行長Mark Zuckerberg進一步在臉書上宣布臉書演算法再次改版,也就是「品牌、粉絲專頁和新聞媒體發表的內容,將大幅減少在用戶動態消息上的出現比例。」此外,目前每月擁有20億活躍用戶的臉書也將展開民調,讓用戶對新聞媒體評分,依照可信賴度進行排名,並將依照用戶的媒體信賴度排名作為「動態消息」的優先選擇;與此同時,由於民調不公佈,因此媒體不會知道自己的排名。

臉書、推特這兩大全球社群平台,近幾年來成為民眾獲取新聞的重要來源,新聞媒體原本希望臉書能夠為他們帶來另外一個營收來源,但是後來的發展,卻未必如此。

誠如前台灣立報副總編輯張約翰在〈還靠臉書經營媒體就死定了?臉書專頁導流效果沒有最差,只有更差!〉一文所指出的,「如果長期看台灣新聞媒體臉書專頁的導流效果,一路向下的趨勢相當明顯」,「如果以2014到2017每年 12 月的 alexa 數據來看,這10家新聞媒體官網的臉書流量比,只有東森新聞成長,由13.4%上升到27.1%,幾乎翻倍;現在與它同集團的ETtoday,網路原生新聞媒體流量龍頭,臉書導流比由29.4%掉到17.5%。壹傳媒旗下的蘋果日報由 27.5%降到10.9%、壹週刊44.2%降到21.3%,都是狂跌。2017年才擠進前10大的三立,31.8%變成7.6%。」

臉書之所以調降新聞媒體的觸及率,除了有廣告營收問題外,更重要的原因是根據最近的市調,臉書已成為以中年人為主要使用者的平台,年輕人紛紛轉往Instagram、Dcard,部份新聞、文字工作者則轉往Medium。

端傳媒前總編輯張潔平最近則是新創了公共討論平台《Matters》,其運作方式相當獨特新穎,結合了區塊鏈與虛擬貨幣,堪稱是媒體產業探索出路的最新嘗試。儘管目前因為強調優質內容及知識信用(Knowledge Credit)而顯得十分菁英取向,不過因為還處在做封測階段,屆時正式開放一般讀者入場,容或有所變化。

整體而言,儘管臉書調降媒體觸及率,導致引流量崩跌,不過現階段也還不到完全不可為的時候。倒是媒體的出路究竟在哪裡?才是真正傷腦筋的地方。

 
花蓮縣需要垃圾焚化廠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10 四月 2018 08:22

蔡永雄

台灣東部的花蓮、宜蘭、台東3縣,只有花蓮沒有垃圾焚化廠,因此,花蓮縣迫切需要垃圾焚化廠。

花蓮縣13鄉鎮市每天都產生大量垃圾,其中北區鄉市的垃圾,載運到宜蘭縣利澤垃圾焚化廠焚燒,其餘南區鄉鎮的垃圾,則多以垃圾掩埋場方式處理。

北區鄉市雖然每天共載運百噸垃圾到宜蘭縣焚燒,但還未載運到宜蘭縣焚燒的垃圾,暫時堆置在吉安鄉光華村的垃圾轉運站。吉安垃圾轉運站堆置的垃圾,據說已逾2000噸,造成嚴重的環保問題,當地居民苦不堪言。

位於宜蘭縣五結鄉的利澤垃圾焚化廠,垃圾焚化量能力為每天600噸,除焚化宜蘭縣境內的垃圾外,宜蘭縣政府也與花蓮縣政府簽合約,承接焚燒花蓮縣北區鄉市共約120噸的垃圾。

花蓮縣北送的垃圾,是走蘇花公路運往宜蘭縣五結鄉利澤垃圾焚化廠焚燒。蘇花公路常因颱風、豪大雨、地震等因素交通中斷,如此一來,垃圾就無法依既定期程運往宜蘭縣焚燒,被迫堆置在轉運站,無法即時處理,縣府和民眾都同感困擾。

台東垃圾焚化廠,位於台東市臨海地區,已興建完成,但尚未運轉,設計處理量為每天300噸。

根據最新資料顯示,到今年2月止,東部3縣的人口數是,宜蘭縣45萬6259人,花蓮縣32萬8853人,臺東縣21萬9436人。人口數21萬9436人的台東縣都有垃圾焚化廠,人口數32萬8853人的花蓮縣卻沒有垃圾焚化廠,要依賴宜蘭縣處理垃圾,實在說不過去。哪天宜蘭縣不再處理花蓮縣的垃圾,花蓮縣該怎麼辦?今年要參選花蓮縣長的人,一定要提出如何解決花蓮縣垃圾的政見。

筆者認為,處理花蓮縣垃圾的最好辦法是興建垃圾焚化廠。花蓮的垃圾焚化廠要建在哪裡呢?筆者認為最適當的地點是位於鳳林鎮的環保科技園區。已閒置多時的鳳林科技園區,面積寬敞,附近人煙不多,距離花東公路又近,且位於花蓮縣的中區,一旦興建完成,花蓮縣北、中、南3區的垃圾都可運到這裡焚燒。花蓮人需要垃圾焚化廠的願望,希望能盡快實現。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3 頁, 共 492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