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隱藏在日本核食標準背後的問題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04 十二月 2018 07:32

宋瑞文

大選過後,通過反對日本核食進口的公投,國人反核食的意志,獲得強烈的支持。遺憾的是,網路上為核食的說帖,似是而非。若同意其中觀念,對我國的輻射防護,甚或反核人士的立場,都會有很大影響。

關於輻射防護,大家可能常聽到,所謂1年1毫西弗的輻射容忍額度,這是指所有的非醫療、非職業來源的人工輻射。來源可能包括,經由空氣土壤的外部被曝,或者來自呼吸、飲食的內部被曝。

麻州理工學院核工博士卓鴻年:「引用台灣《輻射防護法》中民眾1年游離輻射的暴露限值1毫西弗,來比較評估報告的食品輻射風險是不適合的。因為1毫西弗╱年的輻射劑量容忍基準是指,來自既存的本地核設施,而從日本進口的輻射污染食品,並非來自台灣的核設施,因此拿此標準來比較,是沒有意義的。

一般民眾輻射防護的基本原則是ALARA(as low as reasonably as achievable),亦即儘可能讓被曝輻射劑量越低越好。這個原則是基於目前科學家認為輻射劑量對人體健康的影響是直線性的,沒有安全下限(Linear Non-Threshold,LNT)(卓鴻年:回應張武修─核食第一道防線應拉到日本)」

而韓國也是如此想。有投書分析:「日本在仲裁小組主張有其他對貿易限制較小的替代方案,可達到韓國每年曝露量不超過1毫西弗的保護標準,因此認為韓國違反5.6條適當保護水準。但韓國回應,日本誤解韓方的保護標準。」

「韓方標準並非每年1毫西弗,而是「以合理可得措施儘可能降低食品放射汙染」(as low as reasonably achievable),並且認為沒有足夠的科學證據可證明日本的替代方案可以達到韓國的保護水準 。(許博任/限制福島五縣食品進口真會違反WTO規範?——從日韓輻射仲裁案談起)」

儘管韓國敗訴,但又馬上提起上訴。敗訴不代表沒有道理。但在台灣,卻有許多文章不明究理。事實上,日本部份食品通路也明白這點。

現在日本除了既有核設施的污染,又加上核災對整個環境的污染,把所有的容忍額度都算核食,並不合理。和反核學者小出裕章有合作的日本食品通路網站white food,訪問了中部大學武田邦彥教授,也向消費者說明了同樣的事情。

和核食一樣,核二廠近年外洩時,一樣拿所有的容忍額度1毫西弗來相比,顯得外洩劑量好像很低,而不是合理抑低原則(as low as reasonably achievable)。目前日本政府也用同樣的手法,用在各種污染標準,核食如此、空間劑量(空氣)、核廢土如此,樣樣都以1毫西弗為標準,用光容忍額度。

若是接受日本核食標準的邏輯,住核電廠附近的居民,遇到輻射防護爭議時,會站在不利的基礎上。由於花東地區也是高階核廢考慮的場址之一,因此,夾雜在核食其中的錯誤觀念,不可不防,必得民間自救或政府宣導,國民才有安全的保障。

 
媒體應使用大眾熟悉的語言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03 十二月 2018 14:00

蔡永雄

新聞報導,被診斷罹患食道癌3期的藝人安迪,日前突然在家昏倒,被送醫住進ICU。ICU是什麼?很多人都這樣問。

ICU,就是加護病房,是醫院內為需要高度密集醫療照料的重病傷患所特設的病房。為避免來自外界的干擾及感染,加護病房採密閉式設計,對訪客入內及會面時間皆有嚴格限制。加護病房內設有諸多設備與儀器以隨時監測患者的身體變化,並由醫療人員24小時輪班照顧。

ICU是醫學專業術語,除了醫護人員熟悉外,一般人不清楚,媒體使用專業術語時,應盡量使用中文,或在英文旁邊加註中文,例如ICU(加護病房),這樣,國人就知道ICU是加護病房。加護病房,就是大眾熟悉的語言。

除了ICU,媒體也經常用大家不熟悉的SOP、OCHA、CEO、CPI、GDP、GNP、DRTS等英文字,尤其是電子媒體主播經常在口頭上就說出這些英文字,很多人根本聽不懂,例如今年8月衛生福利部台北醫院護理之家發生火警,造成9死10重傷6輕傷,電子媒體主播一再說,9名OCHA中,有人已死亡。很多人在問OCHA是什麼。原來OCHA是醫學術語,泛指病患在送達醫院的急診室前已出現死亡的症狀,例如心肺功能停止。

SOP、CEO、CPI、GDP、GNP、DRTS,都是專業術語,一般人是不懂的,但經常出現在媒體上。SOP是標準作業程式。CEO是指首席執行官與總經理,都是企業的一把手。CPI是指消費者物價指數,也稱居民消費價格指數。GDP是國內生產總值,也稱國內生產毛額或本地生產總值。GNP是國民生產總值,也稱國民生產毛額或本地居民生產總值。DRTS,是交通部公路總局為提升偏鄉地區公共運輸服務便利性,推動的需求反應式公共運輸系統,但民眾聽不懂什麼是DRTS,公路總局將其更名為「幸福巴士」。

阿拉伯文、中文、英文、法文、俄文、西班牙文,是聯合國的正式語文,聯合國的所有正式文件皆以這6種語文書寫。中文、漢語,是聯合國通用的語文。我國的媒體應採用國人熟悉的語言才對,不要一味只使用英文而已,例如,寫DRTS,就直接寫幸福巴士,就對了,因為大家都看得懂,聽得懂。

 
花蓮另類的選舉典範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02 十二月 2018 12:42

宋瑞文

提及進步政治,許多人可能會想到都會區裡,年輕高學歷的候選人;或是德高望重的學者。但,若不以候選人個人形象為準,單看競選方式的純粹程度的話,那麼,花東地區已有一位默默耕耘,幾乎零宣傳資源的進步候選人:花蓮縣吉安鄉第2選區鄉民代表候選人王淑娟。

王淑娟,Tifa台灣國際家庭互助協會成員,學歷包括東海大學研究所、輔仁大學應用心理諮商碩士等。

王淑娟曾經從事家庭教育工作,在教會的一個家庭教育服務中心擔任心理輔導員,接觸的多為家庭婚姻的議題,負責有關家庭成長營及婚前講座或婚姻諮商。進入輔大應用心理系研究所就讀後,身兼家庭教育工作者及研究者的身分。

這次,是王淑娟第2次投入鄉民代表的選舉,一如以往,她的選舉基調質樸踏實,沒有擾人宣傳車,沒有昂貴的大型看板,更沒有製造垃圾的大量文宣,有的只是一戶一家,逐門拜訪的深談。對口是每一個選民的心,而不是擾亂選民的眼睛。

這樣的選舉過程,留下的不只是票數,還有候選人、政治人物跟選民的密切關係。雖然落選,但得到更多的加油打氣。

王淑娟說:「雖然落選,但我們相信我們的團隊已經樹立了另類的選舉典範。謝謝所有在這個過程中願意和我們談的朋友,談社區的願景、談對政治的想法。」「謝謝社區居民的支持和鼓勵。對我來說,沒有當選,就是留在原來的位置,回到我們希望吉安要更好的初衷,繼續在社區耕耘。」

王淑娟的耕耘方式,自然也被選民看在眼裡。一位民眾對她說:「我觀察你很久了,我是不會被黨派影響的,我要看你有沒有在做事。你一早就來街頭,現在又來這裡,昨天下午看到你先生在對面街上發傳單。」

「晚上又有人在附近的超商跟民眾接觸,你很用心。我還注意到,要找很久,才能找到你的宣傳布條,不多又很小。表示你很實在。」宣傳越大,儘管選民越容易看到,但不一定能說服選民,甚至引起疑心,讓候選人失去選票。

選舉的方式,是競選期間民眾的第一眼接觸,也是對候選人的初步認識。看板很多不見得是好事,選民可能會開始想,候選人哪裡來的這麼多錢,選後會不會貪污等等。看板很少也不見得不好,如王淑娟的例子,反而確實地印證了候選人確實資源有限,給人表裡如一的好感。

一位民眾對王淑娟說:「你身上掛的這條是不是原住民的服飾,這很好,讓人印象深刻。」她身上掛的布條是,太魯閣族老人家親手做的傳統圖飾布條。像這樣,又是另類的一種小小宣傳成就,也提醒了選民,花東在地文化的可貴。

 
人民用選票決定自己的未來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01 十二月 2018 09:42

蕭福松

選舉落幕了,當選的忙著籌組新團隊、擘畫未來施政藍圖,落選的則表示要沉潛休息一陣子,表面一切似趨於平靜,其實暗潮洶湧,新的政治角力才正要開始。

北農總經理吳音寧「階段性任務完成」、綠委建議蔡英文放棄連任,都只是開端而已,未來誰主民進黨主席?國會龍頭由誰擔綱?勢必又有一番權力角逐。

因著「韓流」狂潮的外溢效應,國民黨一舉拿下15個縣市,從選後的政治版圖看,藍色幾覆蓋整個台灣和離島,「民心思變」固為主要因素,然選民的自主意識抬頭,用選票決定自己的未來,尤為影響選舉結果的關鍵。

九合一選舉包含公投10案,被視為是蔡政府的期中考,檢視執政2年多的施政和改革是對還是錯,結果證明不是被質疑就是被否定,這並非韓流蠱惑人心,也不是人民不知政府苦心,而是主政者根本沒有貼近民心。於是原可守護的守護不住,不可能被翻轉的硬被翻轉,一場地方性選舉,變成人民對蔡政府的不信任投票。

德國一位社會學家說「政治和我們一點關係都沒有,卻影響多數人的生活」。的確誰當總統或縣市長,老百姓生活不會有多大改變,可是當政策不當或改革偏誤,影響到人民的生活、生計時,人民就只好以選票表達憤怒和不滿。政客滿腦子權力算計,但人民要的僅僅有工作做、有錢賺、能養家過平凡日子,主政者關心了嗎?

民進黨九合一選舉大敗,不是推出的候選人不優秀,而是選民拿當家的無可奈何,只好拿眼前可以修理的先給顏色瞧瞧,「韓流」正好提供一個情緒宣洩的出口。只是誰都沒料到,一面面激動揮舞的小國旗,意外喚起人民心中久蟄的國家認同,由而激發民主意識,進而掀起翻轉熱情,一夕之間,讓許多綠地變藍天。

藍大勝綠大敗,固是民進黨執政不得人心所致,但也非國民黨就得人心,而是選民自覺的勝利,換句話說,誰做不好就下台換人做。此次選舉也證明了人民不再只是投票工具,不會再被政客耍弄,而是能用選票自主選擇未來的公民2.0。

經此挫敗,執政黨再不能再以改革總有人反對,或既得利益者反撲等理由作為搪塞,應徹底並謙卑檢討。但如果只是府院黨互換位子,國家方向和施政主軸仍不變,恐更難找回失去的民心。

九合一選舉民進黨大敗,蔡英文的治國能力備受質疑,連帶在黨內的威望及連任之路也受到挑戰,必然引發更大的派系之爭。至於國民黨則像被勝利沖昏頭,才剛嘗到勝選滋味,就有人搶著表態角逐2020總統大位,勇氣固然可嘉,但若忽視人民的觀感及「接地氣」本事,恐只是一廂情願而已。

此次選舉最大的啟示,政治人物應以民為本、以民為念,要了解百姓的需要,感受人民苦痛,並設法為之解決,至於空泛的民主理念、台灣價值,就免了吧!

 
選賢與能而非選錢政治才會清明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五, 30 十一月 2018 07:41

宋瑞文

大選結束,或許大多數人在意的是輸贏,但少數候選人留下的典範,或許暗示著,台灣基層的力量已經出現改變了,不需要代言人。

儘管許多候選人都會標榜學歷,但不是只有學者,不是掛上改革兩字,才有進步的做法。有些草根的候選人,已實踐了低成本的競選方式。

如果所謂的進步政治人物,一樣花下大筆金錢,一樣沒跟基層民眾接觸,只是有學歷,仍然無法擺脫金權政治。又或者只是製造網路聲量,選民就不明所以地投給他,而無任何制衡的機制,如此,即便標榜進步,基本上也是騙人的。

表面上,說是超然的學者或是關懷的社工,卻還是只靠投廣告,只靠大型看板的話,免不了要耗費大量的金錢。在地方政治都如此,哪裡有真正的進步可言呢?

反之,有的候選人,雖然沒有名氣,但是挨家挨戶拜訪,有的跟一個家庭就談了一小時。沒有用任何一面大看板,甚至拒絕朋友捐錢。像這樣的候選人,值得大家鼓勵。肯定真正的政治嘗試。

我們的選民,越來越進步,即便是公園裡的阿公阿嬤,有的並沒有比年輕人差,而能選出腳踏實地的候選人。

別以為,只有特定身份的人才是進步的。教育群眾,有可能是高高在上,並不真實的想法。像這些不實的現象,需要被嚴格的檢驗,特別是有媒體資源的人,要幫助大眾辨別。

在基層,民眾其實知道很多。媒體上的每一篇候選人行程報導,可能是置入性行銷。不分路線,進步退步,或是藍綠。令人嘆為觀止。民眾應該要求所有的候選人,尤其是選上的,公布選舉花費明細,做為驗證的方式之一。

因為想選上,就用舊政治的花錢方式,那跟舊政治相差無幾了。那清明的政治就無可期待了,真正的民意如何展現才是重要。

若說在小選區不能堅持,在地方不能堅持,更大的城市又如何堅持。結果,新政治都是理論。實際上私下妥協,變成只買廣告的選舉。不是完全反對買廣告,但買廣告後,變成媒體報導稿,這點應該要受到公評。另一方面,要公布選舉明細,選民才知道小額捐款的流向。

只有選舉脫離金權政治,小老百姓才能脫離財團的威脅。儘管現階段可能還沒有辦法依理想行事,但也有過政黨呼籲公費選舉,規定候選人以同樣的資源,進行個人的比拚。

在理想的選舉制度到來之前,選舉恐怕還是勞民傷財的大規模政治拜拜,但願我們還是能逐漸接近,升斗小民也能入場競技的日子。選賢與能,但不是有錢人才能成為當選的能人。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3 頁, 共 537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