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參加地方選舉 不能眼高手低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09 四月 2018 15:46

宋瑞文

前社民黨成員嚴婉玲,日前在臉書表示退出,並就參與政治的經驗,提出幾點建議,給有意參選參政的年輕人做為參考。

其中,就地方政治的角度,嚴婉玲的建言是:「地方選舉就該把目光集中回地方政治。不要一直把眼光跟焦點放在全國矚目的話題上,甚至是統獨之類的大義名分。「你可以表述你在國家認同或國家前途上的立場,但這不是你進議會的目的,先去翻看議事錄,你的縣市議會都在討論些什麼。」

「你的選區跟這些議題的關係如何?然後去看看地方新聞,哪些議題上了版面,反應又是如何,紮紮實實的去把選區的議題搞清楚,才有機會在跟選民多講兩句話時,有讓人記憶深刻的亮點。」

嚴所言甚是,所謂民意代表,雖不必媚俗奉承,仍需要瞭解民意,而不能一味述說大道理。

比方說,關於社運與政治的問題,很多人在談,但是,就一個市議員的權限,跟社運目標(例如勞工要保障)之間的確實關係,似乎很少被具體討論。

什麼是具體的例子呢?像之前高雄市抓了很多保全公司違反勞基法,但禍根是市府,怎麼回事呢?市議員吳益政的質詢說道:

「市長,70幾家保全業者有60幾家違法,這和違建一樣嘛!難道保全業者都在欺榨勞工嗎?」「以前是編1人的經費叫人家派2人,這樣是違法的。教育局現在進步了,但是你只付最低薪資。」所以,「只要按照現有規定投標的,每個都違法,所以你每家去查每家都要罰,這是結構的問題,教育局長,我說的是不是正確?」

一個市議員,一次觸及整個市學校的保全,等於一次解決無數勞資爭議的源頭,勝過無數次不對症的抗爭抗議。若說社運從政有其威力,這便是一樁經典的範例。

可惜的是,誠如嚴婉玲所指出,還是有不少標榜清新的候選人,議題設定過於離地,說的好聽叫曲高和寡,說的難聽是枉顧人民生活生計,極不可取,絕非為政之計。

而且,即便想訴諸有高度的政治藍圖,從在地政治的具體案例切入,才能超越抽象理念,進而說服鄉親。

黃色小鴨風行之時,基隆暖暖的社區工作者王醒之寫道:「問題是當基隆人的不快樂,被自己的市議會議長打算用一只來自荷蘭的黃色小鴨緩解時;當藍綠政治人物戳破選民希望的次數,和給希望的次數一般多時,真不知基隆人該如何快樂幸福起來。」對在地民眾展現了生動而有體感的舉例。

總之,不論是要接近理想,還是單純說明理念,參選地方選舉,都應該是落地生根的開始,而非失根氣絕的無端犧牲,政治既是眾人之事,認識與瞭解眾人自是基本,有心人應切記在心。

 
專業反被專業誤?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08 四月 2018 12:57

宋瑞文

在台灣,有不少關心福島核災的報導,而在日本,當然有不少深刻出色的作品,可作為他山之石。最近,日本「現代商業」刊出的一則福島避難居民的故事、「自絕了被國家拋棄的生命,母子避難者的悲劇」,深深地讓人動容。

報導是這樣寫的,福島避難災民、女性A像是唸咒般地告誡自己,不能讓孩子在避難後遭遇不幸。遷戶口到東京後,因為資格不符的關係,兩種獎學金都申請不到。除收入外,精神上也很辛苦。

國定避難區以外的避難者,被叫做自主避難者,被說是「任性地逃離福島」,被取笑說誇大輻射威脅,蔑稱為「放射腦」。災後繼續住在福島自宅的人,特別會在網路上痛罵他們。揭示了福島人之間的內部矛盾,這點在台灣的福島報導內,似乎無人提及。

每次A被這樣罵時,總是悲哀地想,「他們如果對輻射有疑慮的話,就住不下去了。」儘管如果沒有核災的話,大家應該可以繼續一起生活才是。A於是盡可能地不用避難者這樣的字眼,避開鄰近親友,獨自生活,沒有可以交談的對象。

有網友說,日本媒體幾乎都在讚美留在福島的人,避難者的壓力很大。台灣媒體似乎也因為不夠了解內情,而有這樣的傾向。

報導又寫到,2017年5月的某一天。A和民間團體的B約好,要商談生活怎樣過等等。卻在離公寓500公尺處的公園,把曬衣繩繫在樹上,頭掛上去後,施加身體的重量。B接到緊急聯絡說,A被送上救護車,保住了一命。B到醫院時,天亮了。在奔跑過來的A的家人,與B面前。醫生說A現在是腦死狀態。A的女兒悲慘地大哭。

在福島縣與神奈川縣,被政府中止住宅補助的避難者,被排除在避難者人數的統計外,於是避難者人數,在停止補助後的4個月裡,減少了3萬人。雖然政府會發表包括自殺在內的避難現狀數字,但是A的情況同上,她的自殺,是不會被計入的。記者在採訪時指出這點,政府只回覆說,之後會加上去。統計數字崩壞了。變得看不到真正的苦。

不少台灣福島報導,或者到現地採訪幾位民眾、團體便了事,頂多單純地對政府數據照單全收而缺乏剖析。然而,避難在外的福島人,較能說明災後居民實況、疾病惡化等問題所在。簡言之,福島的真相不在福島,而台灣媒體因為眼見為憑、現場主義的影響,不知不覺地有所遺漏,可以說是專業反被專業誤的一例吧。

 

本論壇開放讀者投稿  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別讓孩子成為亂飛的孤鳥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07 四月 2018 13:08

蕭福松

藝人狄鶯兒子孫安佐在美國被控涉嫌恐嚇案,隨著警方在其住處查獲1600發子彈,案情有升高之勢。才18歲的孫安佐捅出那麼大簍子,似已不是案發時狄鶯對外所稱是和同學的「玩笑話」。何以媽媽眼裡的乖寶寶,會變成美國國土安全部可能認定的「孤狼」,恐不是滿心疼愛孩子的父母所能想像。

現在孩子生得少,個個都是父母親的寶,如何讓孩子長成心目中理想的模樣,是很多「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父母心中迫切的想望。坊間雖諸多如何教育、教養孩子的書籍,但根本不敵自恃社會菁英或有錢父母的虛榮心,一句「不要讓孩子輸在起跑點上」的廣告詞,就足以讓很多父母緊張扮演起虎爸、虎媽的角色。

父母當然希望孩子將來有成就,所謂「成就」指的是名聲、財富、學歷、地位,即社會對「成功」的定義。父母期望孩子成為勝利組,對孩子不同的個性、資質往往視而不見,關乎人格形塑最重要的品德教育及生活教養更常被漠視。換言之,多數父母只重視孩子有形的成績表現,卻忽略內在無形的品德及價值觀養成。

有些「好勝心強」的父母,在孩子心智尚未成熟、本國語言文化歷史還沒奠定好基礎的情況下,便把孩子送出國,以為這樣就能讓孩子及早融入國際社會,將來更具競爭力,完全忽視小孩在沒有父母陪伴下,孤獨無依的恐懼感,以及可能產生的心理失衡及行為偏差。

很多藝人、名人喜歡在電視節目中,高談闊論養兒育女的經驗,講得頭頭是道,也充滿感性、理想和愛心,甚至把小孩打扮得漂漂亮亮一起上節目亮相,這當中難道沒有一絲炫耀和比較的心理嗎?但小孩是炫耀品嗎?可拿來做比較嗎?聰明的父母,應理解到每個孩子都是獨立的個體,都有不同的個性、資質,父母要做的是幫助孩子適性發展,而不是一味溺愛寵愛,或「越殂代庖」幫他們做決定、做安排。

「虎媽」不值得頌揚,更不值得鼓勵,她們所努力的,其實只是強要孩子成為她們「想要」的樣子。或許在孩子小的時候,尚能順從其意,達成想要的成就指標,一旦孩子自主意識抬頭或脫離掌握,不再遵行虎媽規劃的路線時,將會發現一切都是白費心機,徒無謂壓抑孩子的潛能,並錯失讓其學習獨立的機會。

孫安佐案將會是非常棘手的司法案件,後續如何發展,誰都說不準。然一個在大人眼裡單純的小留學生,何以會走到「涉恐」的地步,除了母親的溺愛寵愛、過高的期望以及過早的「放單飛」外,環境適應、同儕互動及本身的價值觀、行為認知,都是應探究的所在。

 

每個孩子都有無限的可能,其未來發展和命運也應由他們自己掌握,父母無須代勞,更不該為其做決定。用心關懷陪伴成長,做好身教言教,就是最稱職的父母。

 
遇連假 蘇花改要調撥車道因應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五, 06 四月 2018 12:48

方圓

蘇花改通車以來的第一個正式考驗(農曆春節因受花蓮地震影響車流減少)前天登場,完全沒有任何意外,塞好塞滿塞到爆,車流回堵到國5,蘇澳市區大塞車,連蘇花改、舊蘇花都變成停車場,用路人開到崩潰,怨聲載道。至於昨天的「比平常還順暢」,則很可能是因為「震撼教育」導致民眾紛紛避開此一路段。

前天走蘇花的網友紛紛在花蓮人、花蓮同鄉會及蘇花即時路況等臉書社群留言表示:「南下已經回堵到蘇澳市區,蘇花改變停車場」、「它是全新的停車場無誤」,「進來2個小時多還在7.8公里處……我看到台東要明天了吧!怎麼塞成這樣」、「12點左右進蘇花,5:00才剛要到東澳」」、「從蘇澳交流道下來已經開了1個半小時,都還沒到蘇澳市區!!已經是大型停車場!動彈不得啊!」、「1點從三峽出門,現在5點還在蘇花改的隧道。重點是今天這樣的日子,蘇花改還是單線道的,另外一道沒開放!不塞才有鬼!」…。

蘇花改、舊蘇花大塞車影響所及,甚至讓已經訂房的旅客打退堂鼓。據媒體報導,「石小姐上午9點半從內湖上國5,中午下國5蘇澳交流道,12點半從蘇澳要前往花蓮,就開始塞在路上了。…想說改走舊蘇花可能比較好,但情況卻更糟。…她12點半從宜蘭蘇澳上舊蘇花,6點多才到東澳,原本正常半小時車程,卻花了6小時,她與家人疲累不堪,只好在東澳用餐後取消訂房,打道回台北。」

除了塞到放棄、直接打道回府的遊客外,也有遊客在臉書表示:「唉~真後悔決定來振興經濟,時間都浪費掉了,進退兩難啊!」、「完全動彈不得,開4小時,6公里」「訂了好貴的理想大地飯店,到現在還沒到東澳,看來checkin時,就準備睡覺了」。

很清楚地,雖然連假到處都塞車,但蘇花改本身的設計有問題。

我們需要有蘇花改2期計畫,但這個2期計畫的重點很明顯不在花蓮縣政府所強調的蘇花改未施做的那3個路段上,而是:第1,國5與蘇花改沒有銜接,導致車輛塞在蘇澳市區,甚至回堵到交流道、影響到國5;第2,蘇花改設計為雙向單線道,且目前時速限定為60公里,造成從雙線道下來的車子卡在單線的瓶頸。

這2個瓶頸路段是現階段最大的問題,解決方法很簡單,就是要讓國5接蘇花,並且一定要繞過白米景觀橋;因為如果國5接蘇花還是在現在的蘇花改起點,那一樣會塞。一句話,白米景觀橋很漂亮,但它就是老鼠屎。至於蘇花改的單線道,因其他路段尚未完工,或有擴充的可能性?而已完工的部分,看看是否還有路廊可以擴充?如果有可能,務必擴充成雙線道,而如果沒有,或許可以考慮採取B計畫。

目前蘇澳至花蓮間的公路,有台9(蘇花改)跟台9丁(舊蘇花),平常日就依照正常行駛,但,遇到連續假期就必須調撥車道因應。亦即,每逢連續假期放假開始,蘇花改的雙向單線道改成單向雙線道,也就是南下車輛行駛蘇花改的南北向車道,至於北上車輛一律行駛舊蘇花,又甚至連舊蘇花的南下車道也可以繼續維持南下車道,如此南下就會有2至3個車道。收假的時候則調換過來,變成蘇花改的雙向車道全部行駛北上車輛,南下車輛改走舊蘇花。

簡言之,調撥車道作為可以從這個清明連假收假時段就開始處理,至於國5銜接蘇花改並繞過白米景觀橋,及蘇花改全線雙向雙線道則是中長期計畫,如此,花蓮交通問題才會初步有解。

 
這個社會需要「雞婆」者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四, 05 四月 2018 12:55

陳海天

就在兒童節前夕,有民眾在網路社群貼文,指出當天(4/03)下午2時許,在新竹縣竹東鎮中正公園目擊疑似虐童案件。此事經多家電視媒體引用播出,引起社會更大關注。

從影片中可見,1個可能7歲不到、穿著藍色衣服男童見母親欲開車離去,就爬上後車廂,並向母親哭喊「我下次不會了」、「讓我上車…」。但這個母親不予理會,並且怒罵「下次,還有下次?」甚至拿出雨傘趕兒子下車,自己再回到駕駛座開車。男童見狀,立刻爬到車廂後面,踩著後保險桿並一手抓著擾流器一手拍打後擋風玻璃,聲嘶力竭的哭喊著,但母親仍關上車門,假裝要開車離去,還踩油門讓車子緩慢行駛。孩子真是嚇壞了!

警方依車牌號碼找到這個年輕母親,原來她是1個人帶著3名幼子外出遊玩,大兒子太調皮,惹得她相當生氣,且當時天空已飄著雨,她急著帶孩子們回家,沒想到大兒子又鬧脾氣,不僅亂丟弟弟的玩具洩憤,還跟她鬧彆扭。

這或許是個單親家庭,1個女人家除了家庭還得兼顧工作與收入,帶著3個幼小的孩子出門,在照顧上的確很不容易,但不管怎麼說,讓孩子覺得「媽媽不要我了」,這種「被遺棄」的感覺可能對孩子的心理與成長過程都會造成永遠的傷痛!

另外,媒體也報導苗栗有個男嬰,去年2月間才剛滿月,他21歲的父親因不滿孩子哭鬧,竟狠咬小孩手臂,甚至將小男嬰的手腳拗折、拉扯,造成多處骨折,男嬰4個月大時因左膝窩流血不止送醫,才被醫護人員發現其年輕父親的虐兒行為。諸如此類的家庭天倫悲劇已不勝枚舉,但卻需要社會共同關切與檢討,我們的社會到底怎麼了?

近40年來臺灣已從農業社會轉變為工商業社會型態,說得好聽是「從傳統保守的舊年代走進尖端科技發達的新時代」,然而也因為生活空間受到了壓縮與複雜化,人們追求時間的節省與快速,導致人與人之間的互動變得愈來愈少,特別是在都會區中,常見已經在同個社區或大樓中住了10幾、20年的鄰居,別說彼此相互關心,就連見面時都「懶得」或「吝於」打個招呼,人際關係之疏離,於此可見一斑。

宋朝陳元靚《事林廣記》的警世格言裡有句:「自家掃取門前雪,莫管他人屋上霜」,後來也有人說「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同樣都在比喻只要顧好自己,不要去管別人的事。這完全是消極自私的心態,影響所及,各種「不正義」的事隨處可見,許多人都認為事不關己,在司空見慣下也漸變得「理所當然」了。

人們對周遭顯見之危險行為本應立即設法化解或尋求協助處理,而對潛在之危機也不該再冷漠以對,尤其是虐童事件層出不窮,對無法表達意識及毫無抵抗能力的嬰幼兒,如果不及時伸出援手保護,大人們於心能安嗎?

國家早已設有「113婦幼保護專線」電話,但願大家都能「雞婆」點,只要發現鄰居或周邊有兒童受到疑似虐待情事,就趕快撥此電話求助,讓專業人員提供各項線上諮詢服務,一起來防止或減少虐童事件的發生,幫助受害者脫離險境吧!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4 頁, 共 492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