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蘇花改應慎重考慮改採雙向雙線道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29 十月 2017 12:39

方圓

蘇花改第一階段「蘇澳到東澳段」預計將在明年2月通車,不過目前多數路段只規劃雙向單線道,引發許多花蓮鄉親熱議,更在臉書社群網站批評規劃不當,多數留言均認為應該要比照快速道路,單向至少要有雙車道才足以因應車流量。就此,吾人以為交通部實應從善如流。

開過蘇花公路的人都知道,除了天降落石的問題外,人禍其實才更是蘇花公路的危險因子,這又跟不當超車有關。而用路人之所以超車,十有八九都是遇到「路隊長」,特別是大貨車、遊覽車等大客車於上坡路段緩慢行進,導致用路人不耐。

從已公開的影、照片中可知,目前蘇花改在雙向車道間均設有柵欄、分隔島,且路段相對平直,理論上應可大大減低超車肇致意外的危險。不過,由於多數路段均設計為「雙向單線」,且預計可通行大貨車,如此一來,一方面對紓解大量車流的功效有限,另一方面在車流不順的時候,難保用路人不會「自動分流」成雙車道,屆時恐怕加劇塞車情形,甚且容易發生車禍擦撞。

根據目前可知資料,蘇花改「蘇澳至東澳」間路段,全線長約9.8公里,「包含蘇澳、東澳、東岳3座隧道總長約4公里、5座橋梁總長約4.4公里,其中隧道最長的是東澳隧道長約3.4公里,3座隧道都是雙孔設計,每孔路寬約7.8公尺;橋梁部份分為兩種形式,橋梁合併段雙向路寬約14公尺,分離段則為8公尺、10.5公尺的路寬,目前多數路段規劃為一條3.5公尺寬的快車道,緊臨路肩的右側為避車道。」

從上述資料可知,原則上大多數路段的路寬,是足以應付雙線的設計的。前幾天,臉書社團「蘇花公路即時路況」也放出一段蘇澳至東澳段的影片,從影片中可知,除極少數路段可能有點疑慮外,絕大多數路段要改劃成雙線道,路幅寬度都是綽綽有餘的。

誠然,以蘇花公路在平時的車流,單線的設計或許已經足以因應;不過,一旦遇到連續假期或週末,蘇花公路的車流就明顯增加,特別在連續假期更是被網友戲稱為「蘇花公路停車場」。而等到蘇花改通車後,可以預期將擠進更多的車輛。亦即,蘇花改是一條兼及觀光的道路,雙向均採單線設計,恐會自找麻煩。希望交通部慎重考慮在通車前,從善如流,改採雙向雙線道。

最後,根據目前已知的規劃,蘇花改「蘇澳到東澳段」是預計要在明年2月農曆年前通車,筆者也建議,如相關土木、機電及安全演練均完成後,能越快通車越好,否則一通車就要面臨農曆春節的嚴酷考驗,萬一果真成了「蘇花改大停車場」,政府、交通部恐怕會在新春就被轟成砲灰。及早通車,及早蒐集車流數據,及早擬定應變方案,也比較容易挺過春節的硬戰。

 

本論壇開放讀者投稿   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政治理會老百姓的死活嗎?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28 十月 2017 13:39

蕭福松

理論上政府是為人民而存在,負責任的政府更應創造美好生活環境與工作條件,讓人民有工作做、有錢賺。老百姓安居樂業了,社會自然安定繁榮,國家自能在穩定的基礎上,追求更長遠的發展目標。不過看台灣當前現況,政府拚政治的力道似乎較大,拚經濟的努力相對小,兩岸關係迄今未見好轉,直接影響人民生計。

「旅館供過於求,外資等著撿便宜」,如此新聞報導,讓人既驚且憂。驚的是,很多飯店民宿因陸客不來難以為繼,被迫要出售轉讓;憂的是,為了盡快脫手,勢必降價求售,虧損已不在話下,往後怎麼走下去,才更令人憂心。

飯店民宿出售轉讓傳聞不斷,原因是陸客不來,現在連夜市也受波及。高雄六合夜市,觀光人潮掉了7成,另一個瑞豐夜市,業績也砍掉6成,原本看好陸客市場而興建的全台最大夜市金鑽夜市早已收攤,凱旋夜市也從700多攤,暴減至20攤,生意掉9成,每個月虧損100多萬元。

飯店、民宿、特產店、夜市…,都因陸客帶來的觀光熱潮而大發利市,生意人個個眉開眼笑,陸客不來,都愁容滿面了。台灣觀光非陸客不可嗎?從陸客不來,台灣整體觀光收益減少35%,就知政治影響民生經濟有多大了。

夜市是觀光旅遊最末端的消費,攤商都是小本經營,一個攤位往往代表一個家庭的生計,當陸客不來、生意沒得做時,政府會像對待旅遊業或飯店那樣,給他們補助或減稅嗎?還是任他們喝西北風、自生自滅?

陸客不來,花東觀光業同樣受創慘重。知名的台東知本溫泉區,現在一到假日冷冷清清,不復以往遊客摩肩擦踵、人聲鼎沸的榮景,舉目所及,不是拉下的鐵門,就是求售出租的招貼。以往東海岸公路常見2、300輛遊覽車奔馳的盛況也未再現,觀光寒冬的到來,並非外部經濟因素,而是政治對立所致。

花蓮一位民宿業者感慨:「至今我還沒看到好轉的跡象」。他說,暑假結束了,10月也快過完了,接下來就等跨年,這段空檔時間生意最差也最難熬。他擔心花蓮旅館嚴重的削價競爭,將更雪上加霜。陸客不來,飯店門可羅雀、特產店關門、遊覽車招不到客人、民宿要出售轉讓,這般蕭條景象,政府看到了嗎?

由於兩岸關係的「僵持」現狀未變,觀光業只能繼續咬牙苦撐、嗷嗷待哺。或許在政治人物的眼裡,人民的生計並不如意識形態的堅持來得重要,問題是所謂的「善意」要堅持到幾時?

老百姓有求於政府的很少,關心的只是生活生計,哪有閒工夫去理會「這個國家」或「民主政體」啥的?兩岸關係停滯,事實已對台灣經濟及民生造成不利影響,政府不能故意視而不見。政治人物可以有自己的理想堅持,但也要顧及全民的安全及福祉,要老百姓陪著玩一場「零和」的兩岸遊戲,是不仁也不道德的。

 
台鐵退票計費方式對花東民眾不公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五, 27 十月 2017 08:19

方圓

台鐵計畫調漲票價近日引起花蓮鄉親熱議,花蓮區域立委蕭美琴也在質詢交通部長賀陳旦時,要求台鐵在未來做票價調整規劃時,必須考量東、西部交通環境差異,而有不同的票價計算公式。事實上,姑且不論未來票價調漲問題,臺鐵現行的退票手續費也應針對花東居民,做不同的計費方式。

2015年時,台鐵為解決許多人搶訂車票最後卻退票,嚴重影響有實際搭乘台鐵需求的旅客的權益,特別是旅行團大量切票,最後一刻才辦理退票,導致座位來不及釋出問題,因此祭出退票手續費由單一價改為4段制的作法,並且「越晚退手續費越貴」,最高甚至收取到票價的20%當手續費。

不可否認的,旅行社大量切票問題確實影響到一般民眾搭車權益,我們也樂於見到臺鐵願意針對問題設法予以解決。不過,目前臺鐵的退票手續費計價方式,對於一般民眾來說,卻不見得公平。

確然,只要民眾在乘車日4天前退票,手續費僅需20元,堪稱只是行政成本而已。但是,如果民眾臨時變更行程,10%(2-3天前退票)、20%(當天退票)的手續費幾乎算是「懲處」了。問題是,為了遏阻鐵路黃牛卻變相擴及懲罰到一般民眾,這是否合理?更別提,花東鄉親有時之所以要臨時變更行程,還全是因為花東特有的交通困境導致。

以筆者為例,一般往返北花自然是以鐵路為主,但是偶爾有特殊需要必須自行開車北上,此時就會產生一個問題:我無法預先得知我要北上當天,蘇花公路的路況如何?會否臨時落石封路?在此情況下,預定好火車票當作B計畫,應該是一般人會做的選擇吧?畢竟,北迴鐵路一位難求,等到確定蘇花不能走了再來買票,買到位置的機率更低。但如果我依此邏輯準備了備案,而蘇花可以走,我就要被扣10到20%的手續費,這樣合理嗎?今天我之所以準備備案,不是吃飽撐著無聊,而是因為花蓮到台北的交通有這樣的困境,因此不得不;花東的交通困境政府要不要負責?如果政府有責任,那麼「處罰」必須因此困境而做臨時變通的民眾,怎麼會合理?

不僅如此,民眾因應北迴線一票難求而發展出來的「兩段式購票」方式,在台鐵的退、換票規則裡,也再一次成為一種對花東居民的變相懲罰。因為如果民眾持兩段式購票的車票要變更行程,而又「不幸地」第二次買到的位置是一段直達的,那麼依台鐵的規則是不可以換票,僅能「退票」後重購,也因此無法享有一般「免費換票一次」的優惠,而須被扣退票手續費。問題是,今天花東鄉親為何要如此費事地兩段式購票?不就是因為臺鐵的購票系統有問題嗎?結果台鐵的問題轉嫁給花東居民來承受,這樣公平嗎?

20%的手續費說多不多、說少不少,問題是不盡合理。筆者建議在花東交通困境未改善之前,針對設籍花東或在花東工作、求學的居民,在退、換票的規則及手續費上,應該要有差別化處理,以體現分配正義,否則等同將台鐵、政府應負的責任轉嫁給民眾承受,極沒道理。

 
鐵路事故零傷亡勿心存僥倖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四, 26 十月 2017 08:22

陳海天

臺鐵一列從臺東開往樹林的第431次北上普悠瑪號列車,前(24)日下午4:20許正減速駛入花東線三民站進行「過站」時,全列車8節編組的第2節到第6節車廂,突於距月台南端不遠處出軌並稍呈傾斜狀,幸好無人傷亡,但原因尚待查明。

事故發生後,該列車無法行駛且需調派大批重型機具吊離以利搶修作業,臺鐵立即於局本部及花蓮地區成立應變中心展開緊急措施,除安排這班列車旅客約300人於三民站轉乘第4637次區間車到花蓮外,並於花蓮站「特開」431次普悠瑪號繼續北上至樹林站。而因受第431次列車出軌影響,三民站無法交會列車,經過該區間上下、行列車均有延誤,但在連夜搶修後已於昨日清晨5:50恢復正常。

臺鐵於事故發生後發布新聞稿說:對號列車延誤超過45分鐘,旅客可於1年之內至各站辦理全額退費,或免費搭乘同區間同等級車種列車1次;非對號列車延誤超過45分鐘,持一般車票旅客可全額退票,電子票證旅客可辦理0元解卡,定期票旅客可延長使用1天。臺鐵局對此事故造成旅客時間延誤,也深致歉意。

其實花東線鐵路去(2016)年6月4日中午,臺鐵第651次莒光號列車,曾在花蓮富里鄉東竹站至富里站之間,有6節車廂突然出軌傾斜,雖然無人受傷,但因現場搶修不易,花東線交通大受影響;不料同月22日下午,從高雄新左營掛有9節車廂的PP自強號經南迴線開往花蓮之第307次列車,行駛至花東線於花蓮瑞穗鄉富源公墓附近時,第8節及第9節車廂突然翻倒、第7節車廂則呈傾斜狀,造成2名大陸籍女乘客輕傷;由於現場都有一大段鐵軌嚴重扭曲變形,臺鐵行車保安委員會研判這2件事故原因均為氣溫過高使「鋼軌挫屈」導致。

這次普悠瑪號列車於花東線三民站發生的出軌事故現場,當時剛下過雨,氣溫也已降至攝氏20多度,會不會又與氣溫變化有關?還是軌道設施或列車機件甚至人為疏失…等因素所致?由於事關大眾運輸及列車行車安全,值得外界關心,但不宜過度揣測,只是臺鐵必須嚴肅看待,政府除了應積極調查發生原因、公布真相外,並應避免類似事故再度發生,且勿以為這次事故「0傷亡」而心存僥倖,更別以為花東線旅客較北迴線少很多,就輕忽安全!

臺鐵行車事故通常都由臺鐵內部之行車保安委員會進行調查,其公信力難免令人質疑,建議不妨比照空難事故由行政院飛航安全委員會調查,另行成立層級更高、更客觀、立場更超然的鐵道安全調查委員會,其調查範圍應擴及高鐵、捷運及輕軌和各公私營鐵路…等鐵道事故,成員最好能跳脫目前常見的產官學界「老面孔」,並讓相關調查人員遠離利益誘惑與糾結,俾讓真相更容易被發掘,大眾安全也才更有保障!

 
情殺頻傳 參考他方文化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三, 25 十月 2017 08:25

宋瑞文

情殺事件頻傳,其中駭人聽聞的兇殺場面,往往震驚社會,甚至引起媒體的嗜血與加油添醋,造成社會不安。

每當情殺事件發生,各方或許為了減少悲劇,紛紛提供分析見解。若犯人是高材生,便可能解釋為,人生順遂未經打擊;若是社經地位低,又或許被導引到家庭經濟壓力、疏於關懷之類。

但最顯而易見的原因是,這些情殺都是分手等感情糾紛;有時社會賢達也會指陳,「佔有並非真愛」、「離開心更寬」云云,彷彿佔有只是個人的精神偏差,只是個人心態調整不及的結果。

然而,我們的社會不是一直都以佔有、獨佔,來堆高愛的地位嗎?伴侶跟人稍有互動,生氣發飆也是情理之中;前任的痕跡沒有徹底抹除,憂愁忌恨也無人認為是心態偏差。

每天每刻,以佔有為形式的愛,充斥在我們的生活之中,「你是我的一切」、「你是我的唯一」、「沒有你我怎麼活」,情歌傳唱,日夜洗腦,沒有半點寬鬆。真有人失去伴侶便覺得失去一切,走偏尋短,歸根究底,少不了平日的潛移默化。

反之,建構灰色地帶,便是平常很少被提倡的感情教育。作家劉黎兒寫道:「日本這個社會,我原本覺得最可愛的地方是對灰色地帶的忍受度很高,像是男人劈腿,女人不會馬上逼問男人要選擇哪邊,這樣也給自己一次思考機會…但是現在日本也已經逐漸流行起二分法思考,動不動就分黑或白、零或和、贏家或輸家。」

除了灰色地帶,能夠緩和衝突,更進一步地說,沒有情殺與(絕對)佔有的社會,非常令人省思。

「瀘沽湖的摩梭人實行的是「走婚制」,男不娶、女不嫁,情愛生活完全不受婚姻契約的約束;沒有人為情自殺,也沒有人為情殺人;因為有強大的母系家族作為安全感的來源,很少有人把男女情愛視為生活的全部;每個人知足、互助、和諧、尊嚴…」。

顯而易見的,當「你不再是我的唯一」時,事情就有了轉寰,如何分散個人的情感重心,或許是合居形式的終老,作為終身婚家之外的選項,或許是社會團體討論中的開放式關係,作為單偶制之外的選項。

從摩梭人的例子可以知道,一個不會對感情做出極端行為的社會,除了觀念的不同,還需要社會安全制度的支持,或者說,後者才是前者得以存在的基本。

所以或許更重要的是,社會保險等攸關安全感的制度如何建立,都會幫助降低我們對(單一)感情的依賴,逃開在感情背後暗示著的一切人生失敗,避免悲劇的發生。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5 頁, 共 462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