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新護照用美機場圖樣是丟國家的臉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01 一月 2018 12:47

外交部於最近發行的第二代晶片護照內頁底圖,被民眾發現類似美國維吉尼亞州華盛頓杜勒斯(Dulles)國際機場圖樣,引起大眾譁然,認為是丟國家的臉,讓國家主權蒙羞。

外交部領事事務局發布新聞稿指出,外交部領事事務局第二代晶片護照內頁圖案是由合作廠商中央印製廠負責圖稿設計,除參採交通部觀光局的攝影作品及圖庫光碟外,也參考該廠人員拍攝作品;另為配合整體構圖美觀並凸顯特徵,該廠設計時並非全部依照原圖,而是擷取所需圖案並經美術編輯後,以手工繪製意象圖。

領務局表示,有關第二代晶片護照之第4頁及第5頁我國「台灣桃園國際機場」圖案,中央印製廠人員設計時,使用自行拍攝的台灣桃園國際機場第一航廈相片,為使構圖豐富,而增加象徵機場之飛機與塔台,但繪製圖案時誤採擷取自網路並標示為桃園國際機場之圖案,領務局已與該廠協調將於下一批印製護照時,更新該頁圖案。

領務局對此誤植除表示歉意,並深自檢討,日後將秉持為民服務理念,繼續為改善國人簽證待遇、提升我國護照安全及國際公信力繼續努力。

領務局說,2008年推第一代晶片護照加強防偽措施,第二代晶片護照著重於強化護照防偽功能,採用國際先進護照防偽技術設計,例如護照第3頁增加持照人第3影像,基本資料頁的防偽膠膜使用「金屬化表面凸起」技術,護照內頁並以台灣各縣市具特色之景點、地標、風土、民情為主題元素,圖案全面更新,充分展現「活力台灣」的風貌。

我國護照有效期限10年,約每8年重新檢視1次,包括外觀、內頁與防偽功能是否需要更改與加強,如外觀樣式有重大改變,交由政府與立委討論決定。改版流程是,先進行圖樣挑選,外交部與負責護照印製的中央印製廠討論內頁圖樣,以台灣各縣市名勝古蹟、自然風景為主,最後挑選出照片,由中央印製廠確認圖案版權,以及內文正確無誤後印製。

桃園國際機場和杜勒斯國際機場差異很大,印製過程都沒校對嗎?整體流程很有問題。護照是國人出國的門面,這樣都能印錯實在太誇張,外交部做事真的很不嚴謹,錯得太離譜。護照代表國家門面,這次的誤植事件,代表文官體制的螺絲釘真的鬆了,筆者建議行政院和監察院趕快立案調查、檢討究責。

蔡永雄 本論壇開放讀者投稿 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低薪問題可有解?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31 十二月 2017 12:20

方圓

最近由中央研究院出版的《未竟的奇蹟:轉型中的台灣經濟與社會》非常夯,除了廣受各家媒體報導引用外,許多年輕學子更是幾乎人手一本,熱門程度和《基本收入》有得比。這兩本書的熱門,其實一定程度反應了台灣社會對於台灣經濟遠景的憂慮。

眾所周知,台灣從2001年至2016年,GDP成長69%,平均國民所得成長58%,但受薪階級的平均薪資卻只成長16%,而如果以實質薪資來看,工業、服務業的薪資甚至微幅衰退0.6%。亦即,大部分經濟成長的果實並未分配給受薪階級是一事實,但是,原因究竟為何?

根據《未竟的奇蹟》,作者群認為「台商利用大陸進行『台灣接單、海外生產』的出口模式,是葉克膜經濟,也是台商外移、企業大型化、中小企業式微、勞工被剝削、長年低薪及人才外流的關鍵原因。」

也就是說,「台灣接單、海外生產」的模式,導致現在台灣前500大集團3分之1的產值來自大陸,造成GDP「虛胖」,在「外銷與GDP脫鉤,GDP又再與薪資脫鉤」的情況下,台灣GDP雖年年增長,但實質薪資停滯,連帶地內需動能也日益減弱,所得分配更是惡化。

進一步,林宗弘等人認為,涓滴效益並不存在,減稅更是沒有效,政府愈減稅,資金外流速度愈快,退稅給廠商,廠商並沒有在國內投資,從而也沒幫助到國內的市場跟產業的就業,反而,只要政府一減稅,就可以觀察到台灣資金外流速度加快了。也因此他們建議要恢復稅基、提高富人稅,並把稅收引進到產業創新。

相對下,台灣經濟研究院副研究員趙文衡在「台灣低薪現象的根本原因及解決之道」則是指出,在2001年以前,產值勞動生產力與員工薪資幾乎同步成長,即每一員工產出的利潤增加,也會反映在薪資上。「然而,此一趨勢在2001年後迅速弱化,兩者關聯性也快速脫鉤。由2001年至2016年,整體產業的單位利潤增加69%,薪資僅成長16%。」換言之,企業的單位獲利有增加,但員工的薪資卻沒有相應成長。趙文衡因此認為,「真正讓薪資無法成長的不是單位獲利不足,而是獲利轉化為薪資的力道大幅減弱」。

趙文衡因此提出「利潤薪資轉換率」的概念,即薪資上升幅度與獲利增加幅度間的比例,而自2001年後,多數企業分配給員工的利潤比例均降低。原因當然並不只是因為企業無良,而是有很多「系統性因素」。不過,根據趙文衡的研究,「在2001至2015年正是我國未分配盈餘快速增加之時,其占整體盈餘比例由14%上升至32%」,「未分配盈餘比例增加,可分配給員工的利潤總額自然就減少,若再加上分配給股東的比例增加,員工可得的部分就更少,這些均導致轉換率降低。」

總統蔡英文日前與財經媒體餐敘時提到她心中最低薪資的夢想數字是3萬元,行政院副院長施俊吉隨後即表示,這個夢想並不遠,只要企業成長果實分享給一起打拚的員工,不要只給股東,就可以讓台灣平均起薪超過3萬元。果若如此,則實質薪資停滯問題或許有解。


本論壇開放讀者投稿 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我們不賣花,只賣美麗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30 十二月 2017 09:29

新型領導理論中,有一理論叫「願景領導」,就是許底下的人一個美麗的夢想,讓大家滿懷希望死命去追求,能不能實現不知道,但起碼話講得很窩心、悅耳,要人不相信也難。「我們不賣花,只賣美麗」,正是典型寫照。在台灣,最擅長運用美麗辭藻、講好聽話、強力洗腦的,除廣告企劃外,就屬政治人物了。

蔡英文說:「勞工最低薪資3萬元,是她心裡的夢想。」這和她的經典名言─「勞工是我心中最軟的那一塊。」頗有異曲同工之妙。聽起來都很溫馨感人,但能否做到?是否口惠而實不至?就不得而知了。

正當勞團及青年學生走上街頭抗議「勞基法」修惡之際,蔡英文拋出其夢想,一方面有安撫勞工、轉移焦點之意,一方面,則是說給企業老闆聽,我都把標準訂出來了,你們好歹也幫幫忙,共襄盛舉,但顯然企業並不買帳。景氣差、買氣不旺、勞基法又搞得產業產能降低,維持現狀已不易,哪有餘力調薪?何況一下子從2萬2000元調漲至3萬元,莫非要企業老闆也做功德?

治國不比賣花,不能文青式的只賣美麗。領導人需高瞻遠矚、宏觀遠見,要能洞察時勢、掌握機遇,尤其要努力振興經濟、改善人民生活。蔡英文執政後,推動多項改革,格調拉的很高,要讓台灣蛻變,擺脫不公不義,可實際狀況呢?

年改被英國「經濟學人」雜誌預言是「共貧社會」的開始;「一例一休」適合國營事業,卻不適合各行各業,強推結果,造成今天難以收拾的局面;「非核家園」欲速不達,反製造更多空汙;「轉型正義」、「促轉條例」都標榜正義,做的卻是掀老帳、清算鬥爭之舉。

整個改革下來,削弱國家進步能量、錯失國際競爭良機、增加社會仇恨對立,豈是良策?低薪無解、貧富懸殊加劇、人民怨聲四起,只有改革的人自我感覺良好,就像「只賣美麗不賣花」一樣,很浪漫卻也很虛假。

假使沒有賴清德的「功德說」,長照照服員的薪資,可能提高到3萬2000元以上嗎?蔡英文說這部分政府已經負擔400億元的費用,之所以沒有向企業收取,就是不希望增加企業的負擔,但提高勞工最低薪資至3萬元,難道就不會增加雇主負擔嗎?況且調薪與否,主要還得看未來的經濟狀況,一旦超出雇主負擔,企業不是外移,就是調漲產品價格,又造成物價上漲,對勞工及全民豈是好事?

南韓總統文在寅宣佈,2018年南韓人民年平均所得將超過3萬美元,3萬美元被視為是躋身發達國家之列的重要標準。相較於小英總統希望勞工最低薪資3萬元的夢想,是不是顯得人微志小?

文在寅為提升南韓的經濟發展,不甩美國和大陸交好,台灣卻背道而行。然治國不能徒托夢想,如果繼續昧於兩岸情勢及國際現實,或執著於意識形態的堅持,台灣勢很難走得出去。

蕭福松 本論壇開放讀者投稿 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破格局的反勞基法惡修遊行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五, 29 十二月 2017 11:12

宋瑞文

因勞基法惡修,以工運團體為首的民間單位,於12月23日發起反勞基法惡修大遊行,當天下午,群眾聚集在民進黨中央黨部,人潮多到捷運善導寺站6號出口,於下午1點開始由護理、客運、物流、保全和其他等各行各業發表訴求,下午2點半出發,行走遊行路線,經過行政院,最後回到立法院群賢樓前、濟南路上。

現場來了非常多的勞工團體,像是台北市產業總工會、電子電機工會、桃園市總工會、桃園市職業總工會、桃園市產業總工會、高等教育產業工會、勞動人權協會等等,還有其他領域的民間團體,如環保團體、人權團體,甚至是性別團體、同志團體等,或者勞動黨等政黨單位,都眾志成城地一同前來。

桃園市總工會事前發布的新聞稿表示,讓台灣勞工更加血汗剝削、並且根本沒實質提高勞工工資的「過勞惡法」,簡直是放生台灣勞工「自生自滅」!民進黨完全忽略《勞動基準法》做為「最低勞工保護」的意義,反而將全部彈性交由「勞資協商」,我們堅決反對民進黨硬幹修改勞基法,讓這部過勞惡法變成血汗治國的工具!

值得注意的是,相較於其他抗議,過往勞工遊行,多半給人硬派、較不有趣的感覺,這次卻有幾個別開生面的地方。例如有人準備了少女團體,為勞工加油打氣,有人準備了蔡英文頭像,給大家打臉,或者像主辦單位設了過勞先師(諸葛亮)的祭壇,上頭擺滿各式補品,表現勞工血汗加班的慘況,在在都引人側目。

而最出乎主辦單位與眾人預料的,是當晚在宣布解散後,仍有一批民眾不肯離去,創造出別開生面的抗議方式。據獨立網路媒體焦點事件報導,當晚入夜後,下午大遊行的群眾不散,在忠孝東西路、中山南北路坐下集會後,再讓群眾聚合,現場人數維持在5、6百人左右,經過討論,如果靜待警方驅散,延長抗爭的效果有限,於是群眾開始集合,向附近路口移動,並且不定時、不定點發動「佔路」。

原本過去的抗議方式,多半是佔領某一點之後,在警方強力驅散後,不了了之地隨之結束,但1223反勞基法惡修遊行的群眾,卻是自發性地以相對少的人數,大範圍地擴張了「戰場」,這項新發展的抗議模式,大大提高了政府與警方壓制的難度,且由於是首次發作,以致於效果有限,但未來可能會得到更多民眾的響應配合,給政府施加更大壓力,值得觀察。

勞基法惡修的立法程序尚在進行,未來還有抗議機會,新的抗議方式是否能夠扭轉惡劣施政,值得國民注意。

 
只想好好過日子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四, 28 十二月 2017 08:46

陳海天

距離筆者2011年5月間赴大陸桂林旅遊約有6、7年,日前與花蓮市國興里幸福家園發展協會一行再赴廣西參訪,感覺又不一樣了。

上次到具山青、水秀、洞深等特色的廣西,是先從桃園飛澳門,再進廣東珠海,經肇慶(古稱端州)然後才到號稱「山水甲天下」的桂林旅遊,當時純粹想看看廣西著名的國家「5A級」景點──桂林象鼻山風景,並持家姊於1990年6月留影於漓江畔的照片,也站上同一位置拍照追思,另外也想到「山水甲桂林」的陽朔,觀賞名導演張藝謀作品──以現場露天實景為舞台的<印象‧劉三姐>。

而這次,則除了想再到桂林、陽朔「舊地重遊」外,其實也想看看當地社區居民日常生活情形以及廣西的首府──南寧市。

廣西壯族自治區面積達23.67萬平方公里,將近臺灣的7倍大,人口約4600多萬,也有臺灣的2倍,目前所有地級市已經通行高速公路,路網呈現「6橫7縱8支線」布局,至2020年總里程將達到8000公里以上,自治區政府並已提出了「縣縣通高速」的目標;而除玉林市以外,所有地級市都有已建成、興建中或者規劃中的高速鐵路網,也預計3年後實現「市市通高鐵」的目標。

而作為廣西政治、經濟、文化重鎮的南寧市有800萬人口,現有2條地鐵,最近還有6條地鐵都已陸續開工興建,民間經濟活動非常熱絡,且到處可見繼續增建的社區、大廈、吊車高聳作業忙碌…,一片欣欣向榮景象。

南寧市機車也有800萬輛之多,以燃油為動力的機車雖未明令禁止行駛,但當局早已不發以燃油為動力的機車牌照,故大多為電動機車,但或許都市裡不論路燈或店家燈光都很明亮,當地民眾夜間騎乘機車多未開燈,也少見有人戴上安全帽。

在桂林參訪了嘉華社區與將軍山社區,各項公共設施都滿完善的,雖然社區辦公室充滿政治氛圍,無論開會場所及居民服務櫃台布置,所有文字、照片、圖表…等,都是共產黨的宣傳及成果展示,但於參觀途中看到3、4位聚坐在公園邊打毛線邊聊天的大嬸,從她們的笑容與眼神可以看出他們對安穩的老年生活過得十分愜意,而一群在灕江堤上運動的民眾中,筆者隨機與位80多歲身體仍相當健朗的老阿嬤攀談,當她獲知我們一行都來自臺灣時,顯得非常興奮,並且透露她的哥哥在大陸「解放」時就已隨國民政府到臺灣,也自然流露出對自己親人的懷念及對臺灣同胞那種血濃於水的情感。

至於衛生方面,大陸許多景點和餐廳仍多使用「蹲式」馬桶,「座式」馬桶的設置普遍不足,這與臺灣一樣對老年人口漸增的社會,均有必要加速建設更友善的如廁環境。

此行讓人感到對岸「大國崛起」之姿,已令全球刮目相看,但回頭看看自己,由於投機政客們在強烈的意識形態作祟下與各種謀取個人利益的作為,已經誤了國家發展契機,也喪失了善良百姓的福祉,別忘了「覆巢之下無完卵」,盼望政治人物們多想想,還要繼續內鬥嗎?

相信臺灣大多數民眾都只有一個卑微的請求──請「給我們好好過日子」吧!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5 頁, 共 475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