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應速恢復議會總質詢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六, 13 十一月 2010 09:38

蕭福松

   花蓮縣議員邱永双因不滿總質詢議程被取消,憤而在脖子上掛出「我是縣議員,我要總質詢」的看板,並當場砸毀原本要送給縣府客家事務處的瓷畫。
 縣政總質詢是議員和縣長探討縣政的重頭大戲,也是全縣民眾關注的焦點。總質詢被取消,議員當然就沒戲可唱,準備好的劇本大概只能「留存供參」,其挫折感就好比嘴巴被封、手腳被綁一樣,難怪邱永双議員嘲諷花蓮縣議會是「揮刀自宮」。
 「蘇花改」通過與否,關係花蓮民眾生命安全及地方發展前景,不只花蓮人關心,其所引發的環保爭議,更受到全國矚目。花蓮縣議會聲援花蓮縣政府爭取「蘇花改」行動,表達地方一致支持的立場,是值得肯定的,變更議程,是可被理解、接受的。可是,在爭取「蘇花改」成功後,卻以「地制法」規定,總質詢議程不能排入定期會以外議程為由,拒絕恢復總質詢議程,就很有爭議了。
 老百姓選出議員,自是希望議員能為民喉舌,代表民眾發聲出氣,其中很重要的任務,就是監督縣府施政。這當中,有選民的付託,也有議員的自我期許,質詢縣府各單位,更帶有鞭策的意味,議員在總質詢期間與縣長探討縣政,不只可檢視施政良窳及利弊得失,也可讓選民觀察議員是否善盡民代的角色和職責。
 「府會和諧」是縣府和議會同心協力、攜手合作,共促地方繁榮進步最理想的模式,是建立在各盡其責、相互尊重及理性問政的基礎上。但「府會和諧」並不等同「府會一家」,尤不應是曲意掩護、沆瀣一氣、同流合污的代名詞。
 縣民固不願意看到民代為反對而反對,在議事廳上羞辱官員、杯葛預算的魯莽、不理性或作秀、出風頭作為,但也不願意看到因府會關係太密切、太和諧,而喪失民代應有的監督職責和功能。何況,民代對行政首長與業務主管的質詢權,本就是民代的核心權利與價值,豈可輕言放棄?
 邱永双議員的質疑不無道理,總質詢為期12天,「蘇花改」抗爭前後只有3天,其他時間哪裡去了?雖然「地制法」規定,總質詢議程不能排入定期會以外議程,但議員的質詢權利及被「借用」的總質詢時間,難道就這麼憑空消失?
 議會為了「蘇花改」而變更議程,現在環評已過,是否應考慮恢復總質詢?一來還給議員原該有的質詢權利,二來可藉此機會,了解縣長在「蘇花改」完工後,花蓮未來的發展走向。若強以「地制法」規定,迴避總質詢,恐會落人口實。

 
蘇花公路應早日恢復雙線雙向通車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五, 12 十一月 2010 10:10

江麟

   交通中斷已20多天的蘇花公路,這個月15日真的能恢復單線雙向通車嗎?可再提前恢復通車嗎?即使提前1天恢復全線通車,對花蓮來說,都是最重大的事情,花蓮人都會很高興。全台灣民眾更希望蘇花公路能早日恢復雙線雙向通車。      
 蘇花公路交通中斷以來,商旅不行,沿線商店大門緊閉,毫無生機,真的很可憐。位居廟堂的大官們一定沒有看到這幅慘狀,不然為什麼不請國軍立刻搭建倍力橋或令交通部公路總局開闢便道,提早恢復全線通車。
 10月21日,宜蘭縣下起超大豪雨,蘇花公路蘇澳到東澳段發生嚴重坍方,全線交通中斷,嚴重打擊花蓮縣的經濟、觀光和民生,花蓮縣各界都希望中央立刻採取各種應變措施,盡快搶通蘇花公路,不要等到11月20日才搶通恢復全線通車。     
 蘇花公路蘇澳到東澳段的2個崩坍點是,北端113公里50公尺處與南端115公里600公尺處,交通部公路總局本來預計11月20日才能搶通。
 行政院長吳敦義10月31日在花蓮縣政府說明政府辦理蘇花高速公路及蘇花公路改善計畫情形時說,蘇花公路搶通日可較原預估的11月20日提早到11月15日。
 蘇花公路交通中斷以來,台鐵加開北迴線班車,南迴線、花東線加掛車廂,加強疏運旅客,行政院農委會也補助花蓮縣農漁畜產品運費,希望盡量減少花蓮縣民因蘇花公路交通中斷而遭受的不便與損失。   
 蘇花公路因坍方交通中斷以來,交通部觀光局8日說,這段期間陸客來台人數並沒有因此減少,11月1日到7日陸客每天平均人次4188人次、11月8日到15日則可望達4472人次,反而微幅增加。問題是,來台的陸客中,到花東旅遊的人數有多少?觀光局並沒有說清楚。
 觀光局獲得的訊息是,蘇花公路暫訂11月15日恢復單線雙向通車。觀光局於是與台鐵局及旅遊業者於8日商議解決陸客團疏運問題,台鐵同意常態加開北迴線8列陸客優先班次,降低對花東觀光衝擊。
 台鐵同意11月15日起,每天常態加開宜蘭站往返花蓮新城站區間車3列共6班次、莒光號1列2班次,總計8班次、約1500個座次供陸客優先搭乘;遊覽車則空車由宜蘭開往花蓮接運陸客上車,解決陸客搭乘火車座次供給不足問題,並降低陸客團前往花東的旅遊成本。
 蘇花公路坍方修復工程進展情形如何?花蓮人完全不清楚,負責搶修的公路總局有確切把握可如期於15日恢復單線雙向通車嗎?如果無法於15日恢復單線雙向通車,搶修工程又要延後多少天,請公路總局公開向民眾說明。
 蘇花公路何時可恢復雙線雙向通車,公路總局也應給全民一個交代,因為蘇花公路是全民共同通行的公路,不是只有花蓮人通行而已。

 
環團的質疑是什麼?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四, 11 十一月 2010 10:29

劉嘉泰

   環保署召開環評大會有條件通過蘇花改環境影響評估案,一如預料,環保團體隨即發出不滿的聲音,並提出多項質疑,甚至認為這次環評審議因為政治力干預,「是環評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環保團體和環保人士究竟是質疑蘇花改環評的什麼內容或問題?這些問題究竟有沒有解決的辦法?如果有,那究竟是在反對什麼?是反對環評本身,抑或是反對興建蘇花改?如果是環評本身內容有錯誤,錯在哪裡?如果是根本就反對興建蘇花改,有必要一再把環評當工具阻擋蘇花改,以脫卸被指責「罔顧人命」的罵名?
 我們不妨把環保團體質疑蘇花改環評的意見攤開來逐一討論,看看到底問題出在哪裡?也順便檢視一下到底是誰理盲?
 「環保團體質疑蘇花改路線地質過於破碎、多湧水,且事前調查不完整」。公路總局則是說明,當初規劃蘇花改時,已掌握中央地質調查所、工研院、中研院等單位的地質資料,並有北迴鐵路和蘇花公路等38座相關隧道的規劃設計和施工紀錄,且從民國81年起,已累積13年、開挖32處、鑽孔838處的資料。
 道路開發當然地質調查資料愈詳盡愈能找出潛在的風險,相信沒有人願意在無知的狀態下貿然動工,結果最後製造出新的災難。目前蘇花改環評的地質調查或許可以說並未達到百分之百詳盡的程度,但各單位累積13年的調查,相信已是在現有科技能做到的範圍內,做出來最詳盡可以接受的結果,應不致有明顯疏漏,如果一定要調查了解到鉅細靡遺毫無疏漏才能動工,顯然與現實完全脫節。
 「環保團體質疑隧道工程可能阻斷地下水、破壞水文環境,造成湧泉、井水消失及海水入侵」。雪山隧道施工期間也曾遭遇類似問題,導致施工進度受影響,但最後透過工程技術克服問題。如果蘇花改施工也遇到類似問題,在技術上並非無法解決。
 「環保團體質疑長隧道嚴重考驗大火等救災應變能力」。這項未雨綢繆的質疑是應該受到重視,但蘇花改長隧道都還沒興建,就拿來做為反對和質疑的理由,也未免過於牽強。以雪山隧道為例,長隧道救災應變本來就是必要的措施,蘇花改的長隧道當然也不例外,至於救災應變能力是否符合需求和期待,政府相關單位當然要預先規劃和配置。
 「環保團體質疑施工期間恐影響當地空氣品質,施工機具造成噪音」。施工揚塵造成空氣污染,這點是台灣施工品質長期低落的弊病,但可以透過行政規範或處罰要求施工單位改善,並非無法解決的問題。
 至於機具造成噪音的質疑,這點我們就不太懂是啥意思?在蘇花山區施工,當地方圓數十里內應該沒有人居住吧!機具噪音會吵到誰?可能山區的野生動物受不了魔音穿腦,會舉白布條抗爭吧!

 
就是愛這「味」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三, 10 十一月 2010 09:59

蕭福松

   這一味就是「台灣味」,或稱鄉土味、草根味,較貼切的說法是「俗擱有力」。聰明的政治人物都深諳此道也擅用此招,平時和民眾博感情、稱兄道弟,選舉時則運用做鼓動情緒、製造高潮的利器,看場子,看對象,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一呼百諾,只要有人附和、鼓譟,選舉造勢就算成功。翻雲覆雨、說黑說白全在一張嘴上。
 政治人物靠張嘴,就能爭取選民認同,贏得選舉,同樣的,政論性節目主持人及眾名嘴,靠的也是一張嘴。一天到晚,說三道四,罵這罵那,罵得愈起勁、愈辛辣,收視率愈高。不但財源滾滾,邀約不斷,也大大提高知名度。笑談戲謔間,更隱然成為引領社會價值的「先知」,影響政府政策的「關鍵民意」。
 名嘴之所以是名嘴,必然是口才便給、口若懸河、能言善道之輩,但也應言論中肯、言之有物、言所當言,才能為人信服。假如胡說八道、斷章取義,或歪曲事實、強不知為己知,或堅持政治意識形態的惡意批評,則不只是濫用媒體資源,更是製造社會矛盾、挑撥對立衝突的「麻煩製造者」。遺憾的是,這股「名嘴亂流」,在國內正方興未艾。
 名政論節目主持人鄭弘儀到台中為候選人站台演講,講到激動處,連「X你娘」三字經都爆出口,台下群眾自也興奮激昂地附和「共鳴」。「X你娘」是台灣典型的國罵,不管自認是口頭禪還是問候語,終究是粗話,出自「名嘴」,尤顯不同。名嘴爆三字經,當然是看準台下群眾水準不高,喜愛這一「味」,用愈粗俗的語言,愈能煽惑情緒,營造「同仇敵慨」的氣氛,達到詆毀對手的目的。不過也疑問,台灣的民主素質及媒體素養,就這樣而已?
 假如選舉必須靠謾罵、攻訐、醜化對手,顯然台灣的民主是不及格、不成熟的;假如政治人物只靠一張嘴,就能贏得選舉,則這樣的民主其實是非常脆弱、危險的,突顯的是選民的盲從、不理性、易被操弄。
 電視台為了收視率,讓各擁政治立場的名嘴任意胡謅瞎掰、顛倒是非、扭曲事實,美其名廣開「言路」,實則是隔岸觀火,弄狗相咬,是極不負責任的做法。
 至於名嘴的「哽咽道歉」,更像鱷魚的眼淚,既不真也不誠。身為掌控媒體利器的政論節目主持人,豈會不了解「一言喪邦」的道理?或許群眾的掌聲和名嘴的光環,讓他忘了「我是誰?」。等粗話爆出口,惹出爭端,又硬拗是政策逼他「路見不平」。死鴨子嘴硬,可笑之至!

 
國中小代收代辦費應早日免收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二, 09 十一月 2010 08:47

文新

   監察院日前糾正教育部指出,「國民中小學代收代辦費諸多巧立名目」,要求不得再收。教育部召集地方政府開會決定,從101學年度起,國中小學生不用再繳班級費、學生活動費、游泳池水電及管理費、電腦設備維護管理費、蒸飯費、齟齒防治費等6項代收代辦費,全部由政府吸收。
 其實,這項行之多年的措施早就為人詬病,應早日廢除,減輕家長負擔,最好從下(100)學年度起就停收,不要等到101學年度才廢除。
 《國民教育法》第5條規定,國民小學及國民中學學生免納學費;貧苦者,由政府供給書籍,並免繳其他法令規定之費用;國民中學另設獎助學金,獎助優秀清寒學生;國民小學及國民中學雜費及各項代收代辦費之收支辦法,由直轄市、縣市政府定之。
 各縣市政府就是根據國民教育法訂定各縣市國民中小學收費應行注意事項,各縣市規定的收費項目不太一樣,有的多,有的少,很混亂。如台北縣收取的代辦費有教科書費、學生寄宿費、蒸飯費、夜補校機車停放費、交通車費,代收費有班級費、家長會費、學生平安保險費、游泳池水電及管理費、學校午餐費及午餐基本費、學生活動費、電腦耗材費、口腔檢查費。高雄市收取的代辦費有教科書費、蒸飯費、交通車費,代收費有家長會費、學生團體保險費、午餐費、電腦使用管理費、齲齒防治費、學生活動費等不一而足。
 監察院指出,現行國民中小學代收代辦費,部分本來就屬於學費或雜費,其中諸多巧立名目,長期以來都沒有檢視評估其合理性,對於外界爭議,也沒有確實檢討處理,行政院及教育部明顯怠忽職守,各直轄市及各縣市政府處置也有不當。
 國民中小學學生就學費用分為學費、雜費及代收代辦費三部分。學費部分,依法免收;雜費部分,國小現在未收取,公立國中則由行政院編列預算全額補助。因此,公立國中小學學生目前都不必繳納學雜費,至於代收代辦費收支辦法則由各縣市政府訂定。
 監察院表示,現行代收代辦費項目,很多是與教學直接或間接相關,學生在體育課不須繳納操場管理費、運動器材維護費或體育館場水電及管理費,但在游泳課卻要繳納游泳池水電及管理費;在音樂課或自然課不須繳納器材設備維護及管理費,在電腦課卻須繳納電腦設備維護及管理費;游泳池水電管理費及電腦設備維護管理費符合教育部所稱學費,卻列入代收代辦費,顯不合理。
 監察院說,代收代辦費項目與教學間接相關的包括班級費、學生活動費等,但是,國中學生不必繳學生活動費,但國小學生卻要繳,而班級費是班級事務所需費用,學生不必繳粉筆、板擦費用,卻要繳納教室布置、掃具費用。
 監察院指出,國中小代收代辦費爭議多,政府應限期,全面檢討,並訂定合理收費標準,該廢除的就取消,該保留的就要有明確定義並明訂收取標準。
 本(99)學年度起,有些縣市已不再收取國中小代收代辦費,但有些縣市仍然收取,形成「一國多制」的現象,教育部應明令各縣市自100學年度起不再收取國中小代收代辦費。

 
<< 最先 < 前一個 441 442 443 444 445 446 447 448 449 45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449 頁, 共 462 頁